第三十二章 灵异照片的真相

小说:猎罪神探 作者:道门老九
    我让慕容清烟说详细一点,于是她将两人的聊天记录直接发给了我。
    慕容清烟问布偶猫:“小姐姐你是不是对价格不满意?别人给你多少,我可以继续往上加。”
    布偶猫的态度却很冷淡,回都不回就下线了。
    似乎木已成舟,一切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慕容清烟问我现在该怎么办:“要不,我直接摊牌吧?告诉她我是警方,怀疑她现在有危险,必须尽快被保护起来。”
    “可她现在已经下线了,估计我说什么,对方也看不到……”
    慕容清烟甚至怀疑是自己之前说错了话,这才导致布偶猫误以为她是坏人,所以取消了见面。
    我看着两人的记录截图,立马冷冷一笑:“不是你的问题,是她!”
    “嗯?”慕容清烟正要我说的仔细一些,就在这时,我听到李老师点我名了。
    “丁隐,你来说说,丁某到底是缢死的,还是被勒死的?”
    所谓的缢死也就是指上吊导致的死亡,跟勒死都需要一条索状物缠住颈部,二者在脖颈处留下的伤痕很像,所以往往会有凶手在将受害者勒死以后,伪装成上吊自杀。
    但我根本就没有听到李老师刚才讲的案例,只一心想着赶紧告诉慕容清烟自己的发现。
    布偶猫前后的语言风格相差极大,之前的她说那么多话,都没有用一个标点符号,到后面这个人的回答里却都带有标点符号。
    如果我没有猜错,刚刚回复慕容清烟的根本就不是布偶猫!
    “丁隐同学!”
    李老师今天的装扮很是素雅,上身是纯白微透的雪纺衫,浅蓝色的包臀裙下,是一双被肉色丝袜包裹的美腿。
    她气势汹汹得走到我面前,夺过手机,然后用教鞭指着我的鼻子:“答不上来,就出去罚站。”
    钟子柒把零食往桌兜里一塞,想上来帮我说好话,却被李老师的一个凶厉的眼神逼了回去。
    旁边的几个男同学幸灾乐祸:“噗嗤,丁隐刚才只顾着玩手机了,哪知道什么甲乙丙丁。”
    “哈哈我看丁隐是骄傲了,不把李老师放在眼里。”
    “得了吧,这么难的题目,我就算听了,都想不明白,他能答的上来?”
    眼看李老师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我也不敢让她再重复一遍课题,只能迅速得扫了一眼ppt。
    “还不确定吗?”
    李老师看我一双眼死盯着ppt,催促道。
    我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李老师不禁冷哼一声:“看来我真是走了眼,还以为你是静川大学今年的黑马,其实不过是个伤仲永……”
    “是丙在撒谎!”不等李老师说完,我立马打断了她。
    李老师有些意外,旁边的男同学哈哈大笑:“这算不算驴唇不对马嘴,问丁某怎么死的,他说丙在说谎。再说了这道题嫌疑最小的就是丙,不然就是甲帮丙做了伪证,那甲不也说谎了吗?”
    我也忍不住微笑起来:“看着你得意洋洋的样子,真是不忍打断,但是甲并没有说谎,他只是被骗了。”
    我指着黑板上的题目先回答了李老师的第一个问题:“典型的缢死者脸上并不会出现淤血,所以丁某是被勒死的。”
    “可丁某的死亡时间不是凌晨吗?那个时候,甲明明说丙跟他在一起。”有人不满的反驳。
    我摇摇头:“看清楚,上面写的甲说在十二点的时候,丙的闹钟响了,吵醒了甲,甲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发现是十二点,然后丙跟他道了歉,说自己是设置错了时间,没搞清楚上午十二点原来指的是凌晨。”
    那个同学说很正常啊:“我有时候想定中午十二点的闹钟,也会不小心设置成上午十二点。”
    因为这个时间实在太特殊了!
    我摇了摇头,说错了:“其实那会根本就不是十二点,闹钟包括墙上的钟表,都是丙故意设计的,为的就是加强十二点这个概念,让甲帮他作伪证。实际上那个时间段,他早就杀完人回来了。”
    众人纷纷看向李老师,李老师面色难看得点了点头,她摁了一下遥控器,ppt上立马出现了答案。
    凶手正是丙!
    而他的犯罪思路跟我刚才说的完全一样,这让大家再次对我刮目相看,可我压根来不及管这些,一心想着赶紧把手机要回来。
    可是李老师却当做没看懂似的,用教鞭敲了敲我的桌子,留下一句好好听课。
    我只能叹了口气。
    等好不容易熬过这下半节课,李老师终于愿意把手机还给我了。
    我一边开机一边往外跑,那头的慕容清烟都快要急死了,一连串的信息跟未接来电。
    “你怎么搞的?”手机刚接通,就听到了慕容清烟微怒的嗓音。
    我连忙道歉,却在教学楼下,迎面撞上了前来‘逮人’的慕容清烟。
    慕容清烟一张脸冷成了冰块,钟子柒畏畏缩缩得往后退了三步,我也不敢上前,尽量隔着几步跟她说自己的分析。
    “这我已经知道了。”慕容清烟面色不好的回复。
    原来在我提醒她有问题之后,慕容清烟也来来回回对比了一番布偶猫前后的对话,发现似乎是换了一个人。
    想问问我们是不是想到一块去了,结果我电话关机了,她只能冲到学校。
    慕容清烟丢给了我一个档案袋:“之前你拜托林队要的旧案卷宗,我给你顺便带过来了,还有,你不是怀疑叶灵珊的那张黑白遗照有问题吗?”
    “这个猜想也是对的。”慕容清烟将技术部门的鉴定结果拿给我看,原来在那张黑白遗像里居然还藏着一幅女人被吊死的图。
    那幅图是用一种特殊的透明花粉描摹的,在心理暗示,视觉嗅觉等多重作用下,我们几个才会看到尸仙娘娘吊死的样子。
    “那种花粉用的是曼陀罗等几种草药萃取而成的致幻迷药,越是在密闭空间,威力就越大!”
    慕容清烟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忍不住说道:“要不是你这小鬼是宋顾问的徒弟,我真怀疑你才是尸仙娘娘案的凶手,不然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
    听到慕容清烟的话,我不禁皱紧了眉头。
    慕容清烟还以为我生气了,连钟子柒也拍了下我的肩膀:“小隐子,你该不会真这么小气吧?一句玩笑还认真了?”
    我没有理他,而是看向慕容清烟:“布偶猫找到了吗?”
    “没有。”慕容清烟摇了摇头,说警方对接了交易平台,刚刚才得到布偶猫的手机号码跟ip地址。
    “她手机一直没人接,我打算先去她宿舍看看!”
    慕容清烟在前方带路,意识到我没反应之后,忍不住回头催促:“丁隐?走啊。”
    我没有跟上去,反而朝她说:“在此之前,我想先去另外一个地方!”
    “哪儿?”慕容清烟直直得盯着我。
    我干脆利落得回答:“树木园。”
    “在那里,吊死谢娟的附近,有一大片曼陀罗花。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布偶猫已经遇害了,而且很有可能是死于五行中的土!”
    我一字一句,缓缓得补充。
    同时一阵凉飕飕阴风吹过,我胳膊上竖起了一堆的鸡皮疙瘩……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御宅屋,御书屋,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nk7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rouw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