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五章 唐刀之伤

小说:猎罪神探 作者:道门老九
    走在寂静无声的雪夜里,我的视线只剩下那个如月光般清冷的女人。
    那一刻,我脑海里突然闪过一句话:我本见万物波澜不惊,唯独见你方寸大乱。
    一步又一步,我走的越是坚定,心跳也就越快,可是一直到我走到白月光的跟前,她才挪动步子朝我靠近了一点点。
    飘飘扬扬的雪花落下,一如我沉沦安定下来的心。
    我很想问问白月光,这段时间她到底去哪里了。
    可是到嘴边却只是一句简单的问候:“好、好巧啊。”
    “不巧,你在等我!”
    白月光看着我的眼睛,水光色的眸子一眼就拆穿了我临时找的借口。
    这一次,我没有逃避,更没有惶恐,而是直视着她:“对,我在等你,我想我是输了。”
    那个赌约,我是输了的,可我却输的很开心。
    因为赢的对象是你。
    白月光朝我挤出一个温柔的笑,声音却绵软无力:“今天,是满月啊。”
    她抬起头,纤细修长的脖颈扬起一个完美的弧度。
    我点点头,也看向了头顶的那轮明月:“是啊,满月好美。”
    月光洒在雪花上,流泻出一地皎洁。
    而雪又给月增添了一丝神秘清冷,雪夜里的满月是我见过最美的月光。
    可是白月光的嗓音却听起来那么哀伤:“丁隐,你知道吗?我出生在满月,满月一直都是我的幸运日。”
    原来白月光的名字有这么美的来历,可这不是好事吗?为什么我听着她的声音,感觉悲伤得都快要溢出水来。
    我偏过头看她,一滴晶莹的液体从她的眼角滑落:“可我的哥哥,最爱我的哥哥却死在了满月。”
    “丁隐,对不起。”白月光突然朝我道歉,紧接着身体软了下去。
    我着急上去扶住,手却摸到了温热的液体,低头一看,居然是血!
    淡淡的血渍从白月光的后背渗了出来,将裙子染成了鲜红色。
    我吓了一跳,两只手都开始颤抖,全然不复平时的冷静。
    我拿出手机想要打车,又觉得直接拨打120比较快,可是就在我按下拨号键的时候,白月光拉住了我的手:“不、不去医院。”
    “为什么不去医院?”我想不明白。
    白月光却把酒吧钥匙交给了我:“卧室、卧室有药。”
    我知道不应该由着白月光任性的,可我就是说不出一句拒绝她的话,于是我背着白月光进到了酒吧里面,把门锁住,一路来到里面的卧室。
    我把她放在之前我们一起看纪录片的床上,小心翼翼得将她的外衣脱下,这才发现她后背被血染透了,里面的毛衣都湿漉漉的。
    “右手边床头柜第三个抽屉里面有止血药,你帮我上一下。”白月光有气无力得说道。
    我赶紧照她说的做。
    可是药拿过来以后,又犯了难,毕竟男女授受不亲,我怎么能……
    白月光完全不计较这个,让我麻溜动手。
    我把头避开,可是手心传来的触感,让我的心越发炙热了,我只能硬着头皮将白月光身上的浅色毛衣脱下。
    现在她身上只剩下一件运动内衣,可这个时候的我根本来不及欣赏,因为在她白皙的肌肤上赫然有道笔直的口子。
    “上药吧。”
    “那你忍着点!”
    我咬紧牙关帮白月光的伤口消毒、止血,缠绷带,一通操作下来,我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我气喘吁吁得坐在床头,问白月光好点没有。
    白月光朝我点点头:“丁隐,谢谢你。”
    “这种小事儿,不用道谢,不过真的不用去医院吗?”我不甘心得问道。
    白月光嗯了一声:“只是一道疤而已,没有伤到内脏。”
    我问她:“你到底去了哪里,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你后背,好像是唐刀留下来的劈砍伤吧?”
    白月光的眸子晦暗不明,她盯着我沉默了好几秒,忽的笑了:“砍伤?又不是演电视剧,还唐刀,现代人哪有用这个的。”
    “可所有冷兵器中只有唐刀刀口修长,又快又准,这把刀如果再往前几厘米,你整个人可能都会被劈开!”
    “好了,别纠结那些了,好累,我想先睡会。”白月光敛了敛眸子,看上去确实很疲惫。
    我说道:“那你先休息,我看看再给你买点消炎药……”
    白月光轻轻嗯了一声,我从卧室里退了出来。
    可是刚出来,我就感觉全身无力,靠着墙壁滑了下去。
    因为刚才在白月光身上,除了刀伤,我还看到了鞭伤,这个女孩儿到底都经历过什么……
    心里抽抽得疼。
    难怪白月光会理解我的苦痛,其实我们是一类人,都是失去亲人,陷入黑暗孤独的可怜人。
    这几天我一直在听雪酒吧照顾白月光,而门外也每天会照例放一个停止营业的牌子,直到有一天,我的钥匙突然打不开听雪酒吧的门了。
    酒吧橱窗上也贴出了一张转让通知。
    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赶紧按照上面的手机号联系对方,却发现那头只是中介,中介说听雪酒吧转让的事宜已经委托他们处理。
    “先生,您是对听雪酒吧有意向吗?我跟你说,这个地理位置贼好,客流量也非常可观……先生,先生您有在听吗?”
    我挂掉了电话,忍不住苦笑道:“她这是又不告而别了吗?”
    这一次我没有退缩,而是直接找到了白月光家住的位置,好在那个地方没有转租,但无论我怎么敲门,都没得到回应。
    “躲我是吗?好,今天不开门,那我明天来,明天不开,那我就后天继续。”
    我等你亲手将那扇门打开的那一天,就算是块石头,我也愿意等。
    与此同时,我还要继续准备静川大学的比赛。
    饺子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问钟子柒我这几天怎么老是不在?钟子柒是个好兄弟,借口说我身体不舒服,这段时间一直医院两头跑。
    饺子以为我是学习太辛苦累的,居然还煲汤给我喝。
    我这是第一次见饺子如此温暖的一面,差点真以为她是对我有意思了,结果饺子却说:“喂,这次静大比赛奖金可是有三万块钱,你可不能给我们地表最强战队拖后腿。”
    我看饺子说的诚恳,再加上她说自己喜欢的是成熟帅哥那一挂的,对我这种小正太压根不感兴趣,我这才放下心来。
    另一边,我还是不忘去白月光家踩点,有时晚上一蹲就是一夜。
    有次有个女的加班回家,还以为我是变态,差点报警。
    还好我长得人畜无害,监控也确实没拍到我的异常举动,这才没闹到局子里去。
    就在我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漫无目的得等下去的时候,铁树开了花,白月光终于联系我了,只是内容却很是伤人:“别等我了,好好走自己的路吧,丁隐。”
    原来她一直都知道我在等她,知道我在找她,却故意选择避而不见。
    我直接拨过去电话,想问问她什么意思,却次次被掐断,只能无奈得回了一条短信过去:“我只是怕你一个人带着伤比较危险,若你觉得我吵,我不会再打扰你。”
    短信犹如石子投入大海,了无回应。
    我深吸了一口气:“别难过,还有大赛要参加呢。”
    只是当我重新投入到大赛的准备环节中时,一辆警车突然停在了静川大学的教务处楼下!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御宅屋,御书屋,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nk7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rouw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