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六章 无人生还

小说:猎罪神探 作者:道门老九
    饺子‘啊’的一下,尖叫出声。
    羊毛卷指着不远处的那面墙壁,大声喊道:“影、影子!”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暗示,我真的感觉似乎有道小小的影子出现在了墙壁之上,一点点得朝我们靠近……
    慕容清烟展露出刑警的威严,拔出腰后配枪,娇咤一声,想要掩护着我们后退。
    这个时候的羊毛卷早就打算脚底抹油溜了,只不过这里久未清洁,直接把他摔了个狗吃屎。
    我将羊毛卷扶起来,拉着他一瘸一拐得往外撤。
    极度的心理紧张下,我好像听到了婴儿的啼哭,有时候又是桀桀桀桀的怪笑,直听得我们心肝儿打颤,双腿发软。
    渐渐的,好像不止一个婴儿的声音!
    整条鬼哭长廊四面八方都涌来了嘶哑的尖叫,越听越心惊,越听越觉得它们离我们越来越近,甚至就要扑上来了。
    我们一路狂奔,直到离开整个七号楼这才停下。
    四个人坐在楼道口哼哧哼哧得喘气,羊毛卷用袖子擦了一把脑门的汗说道:“刚才什么情况。”
    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
    羊毛卷骂道:“那你们跑什么?”
    饺子朝他冲了一句:“不是你的白蜡烛突然熄灭,我们会跑吗?”
    慕容清烟还算冷静,解释道:“可能是虚惊一场,咱们都太敏感了。”
    羊毛卷不愿意吃闷头亏,看向饺子道:“不是你说七号楼发生了诡异事件,故意把我的蜡烛吹灭了,我才懒得跑呢。”
    “我吹你蜡烛?我闲的啊。”饺子回道。
    羊毛卷道:“不是是谁,那里窗户都没开,压根不可能突然进来一阵风。”
    两人争论不休,就在这时,我们头顶的白炽灯突然嘶嘶作响,电光火石间,我仿佛又看到了一张恐怖的僵尸鬼脸。
    没等我开口,另外三人腾地一声就站了起来,不约而同得朝楼下冲去。
    这一次着实把我们吓得不轻!
    我们来到楼下,此时的天阴沉沉的,好像就快要下雨了。
    羊毛卷看了看自己空落落的双手,问道:“咦,我全家桶呢,我全家桶咋不见了。”
    饺子翻了个白眼,嘀咕了一句:这货还真是心大。
    羊毛卷猛地看向她,问她刚才说了什么。
    饺子随口扯了个谎:“我是说,你不是鬼妈妈么,就这点胆子啊。”
    羊毛卷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惊诧:“我胆子小?要不是你们几个搞幺蛾子,我能被吓住。”
    我好心劝慰他道:“这种偏灵异的地方,最好还是少去,谁知道会不会阴沟里翻船。”
    羊毛卷说这是他第一次被吓住,世上根本就没有鬼,要是有的话,刚才那东西早就缠上我们了,还能让我们成功离开婴灵池?
    “好了,赶紧给钱吧!给完了我要带你们去下一个地方了。”
    我摇了摇头,不确定婴灵池是否存在僵尸婴儿。只知道刚才的磁场确实不太对劲,要不是慕容清烟是警察的话,自带一身正气,短暂威慑住了对方,可能真的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也说不准。
    毕竟酷似尸仙娘娘的张点点,确实打破了我对某些神秘领域的认知。
    羊毛卷朝慕容清烟索要报酬,慕容清烟却给了他一张纸,上面写着自己的联系方式:“我卡里的钱不够了,有机会来这个地址找我,我现金给你。”
    羊毛卷不悦得捏起那张纸,读了起来:“静川市公……”
    他刚看完那几个字,眼睛瞳孔突然放大,表情变得极为认真:“你、你是……”
    慕容清烟伸出手,微笑着说道:“感谢您对市局刑警队长的配合!”
    羊毛卷转头又看向我们,想从我跟饺子嘴里得到否定答案,我们却告诉他,目前正在查一个案子,正好跟七号楼的僵尸婴儿有关。
    “不、不会吧。”羊毛卷拖长了尾音。
    我们将第二人民医院最近发生的一些异常,简单跟羊毛卷说了一下,希望他能告诉我们更多的有用信息。
    羊毛卷面色为难得推脱道:“我又不是当事人……”
    我问道:“那你是从谁的口中得知僵尸婴儿传说的,方便给一下他的联系方式吗?”
    羊毛卷犹豫了一下,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只得告诉了我们一个地址:“这是当初那个米婆的住址,我爷爷跟她一个村的,念初中以前我都在那里,听说过很多这种故事。”
    这也是为什么羊毛卷会在网上用鬼妈妈这个网名编故事的原因,因为小时候听的这种东西比较多,所以有了很多的素材。
    “张家米婆挺准的,我们村里小孩儿上坟回来高烧不退,都是找的她解决!但自从那次医院驱魔后,她精神就不大好了,足足有大半年没出门,不过张家米婆现在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我爷爷过世后,我就再没回过家乡。”
    我看向慕容清烟,慕容清烟皱了皱眉头,捏紧了那张纸条,说道:“那也只能到时候过去碰碰运气了。”
    羊毛卷继续说道:“反正我这个人是不大相信会有什么僵尸婴儿出来吸血,就算是要报复,也该找当初害它的那些人,你们说对吧?”
    我们觉得羊毛卷说的话很有道理,打算先从医院查起,之后再去张家米婆那里碰碰运气!
    羊毛卷在得知我们的身份以后,也不敢找慕容清烟狮子大开口要钱了,毕竟他在网上宣扬封建迷信这档子事儿,随便找个借口都能端了他的饭碗。
    因此,他很是好脾气得让我们有啥事儿尽管找他。
    望着羊毛卷离去的背影,饺子用力跺了跺脚,提醒慕容清烟,羊毛卷还没把之前的钱退了呢。
    慕容清烟笑着道:“就当赞助他下一次相亲吧!”
    由于之前的事儿,我跟饺子都不想在这个医院多待。慕容清烟让我们先回去休息下,她需要核查一下羊毛卷说的当年流产的那件事是否属实?
    我跟饺子一起坐上回校的出租车,车上饺子问我要不要放松一下。
    “放松?”
    我有些不敢相信这话是从饺子嘴里说出来的。
    饺子却点了点头:“对啊,电影院,咖啡厅,或者你以前喜欢的酒吧也行。”
    她越说越脸红,说到最后,头都低了下去。
    这时候的饺子很可爱,难得的娇羞让她整个人都红扑扑的,像是一只垂涎欲滴的红苹果。
    可我的脑海中却不合时宜得出现了一张脸,那张脸快折磨得我要疯了,两年了,整整两年都没能让我忘记她。
    我脱口而出的一句好烦,让饺子直接误会起来:“烦,丁隐你居然说本小姐好烦?”
    饺子生气,我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连连否认自己不是那个意思,随口说了一句:“我就是感觉这个案子有点烦。”
    饺子的怨气稍稍平息了一些,双手抱胸,撅着嘴巴傲娇得说道:“哼,那我就勉为其难得原谅你了。”
    虽然别人觉得饺子蛮不讲理,但她还是挺会心疼人的。
    饺子让我不要多想,不舒服的话就早点休息,等慕容那边查清楚当年的真相,我们再采取下一步的行动!
    我知道慕容清烟一向效率很高,却没想到第二天,她就弄到了当年那个院长的信息,而那个院长
    也确实是流产女学生的父亲。
    然而没想到的是,正当我们准备登门拜访之际,却得知了院长跟女学生不久前出了交通事故,双双意外离世。
    而就是从那时起,第二人民医院开始发生各种诡异事件!
    我忍不住脱口而出:“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饺子打了个哆嗦,提出了一个大胆猜想:“羊毛卷不是说只有女学生一直供奉着那个婴儿,才能化解它的怨气吗?会不会是因为女学生突然意外死亡,没人供奉僵尸婴儿,这才导致它到处作祟……”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御宅屋,御书屋,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nk7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rouw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