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小说:意外赠品 作者:紫菜南芥酱
    上门。
    科里烦闷地倒在床上,胡乱地把被子裹在自己身上。
    萨妮在她年轻的时候经常做这种食物,对于它的制作方法她简直了然于心。她谢绝了厨师先生想帮忙的好意,一个人在厨房做得不亦乐乎。她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以前,住在有些破旧的小屋子,和她的家人,每天看着家乡的景色,过着平淡心安的生活。
    这让她很怀念。
    萨妮把蒸好的辣酥饼一个一个在盘子上摆好,再配上了一杯苹果柠檬汁。萨妮高兴地端着这些敲开科里的门。
    科里躺在床上,眼睛闭着。远处宽大的落地窗的窗帘被拉开,白色的光透过窗户在房间里四处流离,给这间房间添上了少有的宁静感。萨妮看着休息的科里,他的脸被光线描绘,呈现出一种独特的立体效应。
    萨妮将盘子放到床头的矮柜上,蹲下身轻轻拍了下科里:“达蒙先生,好些了吗?我做了一些你爱吃的,是你母亲告诉我们的。你要试着吃点吗?”
    科里无力地点点头,很轻地说:“放那吧。”
    萨妮笑了起来,她的笑容充满了善意:“我感到很亲切,我已经很久没做这种食物给人吃了。我不知道能不能和你说,达蒙先生。这是来自我家乡的,我想我很想念的家乡。”
    “i地吗?”科里微微睁开眼去看她,他看到萨妮脸上惊讶的表情,还有她始终微笑的鼓眼睛里面有着水光,下午温和的光芒漫延过来,她的眼睛在这样的覆盖下水光粼粼。这使她变得鲜活了起来,她好像年轻了十几岁。
    萨妮兴奋地叫道:“i地,哦,确实是那里!那儿可比这里远着呢,听说坐火车要坐个两三天。达蒙先生,请你原谅我这样吵你,你是怎么知道那儿的?i地偏远到在这里几乎没有人会提起,它偏僻落后与世隔绝,我都怀疑现在那里还是一个一个的小房子并排着。不过那里的人儿却是好客的,他们善良热情又淳朴。他们赤着双脚带着他们健康的身体在泥泞的小路上走着,挥舞着牛鞭,看到人就跟他打招呼。那里的空气都有一种泥土的淡腥味,新鲜的让人想流泪。”
    科里平淡地回答:“我在那里长大,和我的父母姐妹,那段日子很快乐。”
    “可后来你们来到了这里,这可真让人感伤。”萨妮语速放缓了下来,她放在科里被子上的手不自觉地上下抚动着,企图用这样的触摸方式让这个男人感觉舒服一点。“你很像我的儿子,达蒙先生。我看到你总想起他,你们都一样活力充沛。”
    科里再次闭上了眼睛,问道:“萨妮,你有儿子?”
    萨妮淡笑着,她的表情从一开始的高兴过渡到平和,她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中。她的笑容看起来温柔极了,柔软甜美得像蛋糕上的白奶油。科里看见她的笑容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是的,先生。”萨妮轻柔和缓地答道,“如果他现在还在,应该和先生你一样大。”
    “他去哪了?”
    “离开了。在他十六岁体检被判定是个oga的时候。他一时接受不了,我和他的父亲都是beta。利时他,啊也就是我的儿子,想到以后他要成为别人的附属品,那段时间他的情绪很激动。然后他就走了,在医院的天台。其实我觉得并没有那么严重,对于不同的人种,在我眼里他们都是一样的,这只是一种生存方式。”萨妮顿了顿,她的手垂在空中颤抖了起来,最后她克制住保持着自己的笑容,继续轻抚着科里。
    “出事之后我和他的父亲都很伤心,我知道那个人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心里是难受的后悔的。后来我们就分开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儿,我一个人来到这座城市。威廉姆斯先生好心地收留了我,让我在这里工作。”
    科里的眉毛皱了一下,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比如安慰,比如斥责这绝情的规则,但他听着女仆的话,他感受到里面暗藏着悲哀和坚强。科里只得保持着自己没有起伏的语调:“上帝会宽恕他的,他会成为天使,倾听上帝的声音,然后等待着你去见他。”
    “我也是这样想的,先生。”萨妮笑着流下了眼泪。
    科里摸索到她的手在上面拍了下:“萨妮,唱首i地的歌谣给我听吧,我突然有点想听。”
    “好的,谢谢你,达蒙先生。我很感激你没有赶我走,听我这个老妇女在这里絮絮叨叨的,这些话我都还没跟人说过。”萨妮笑着摇摇头。
    萨妮微皱起眉毛,她似乎在酝酿着。科里等待着,没多久,歌声就从萨妮的嘴中飘了出来。萨妮的声音很轻,她并不敢大声地唱。但这无所谓,声量足够他俩听了。萨妮选得是i地最古老的一首民谣,带着奇特的沧桑感。科里听着听着,他觉得全身的神经都在这缓慢悠长的歌声中渐渐放轻变得安宁,刚刚被切斯特的态度引起的负面情绪全部消失,继而被一种轻盈的像是春风的气流所包围。
    科里仿佛看见了家乡大片大片肥沃的土地,清澈见底的河流,白色的芦苇被风一吹苇穗纷纷扬扬像是飘扬的雪。他感受到了阳光的温热,雨后空气的清新。他放缓了呼吸,他在这悠悠歌谣中步入睡眠。科里感到前所未有的好。萨妮慈爱地看着科里,她没有停止动作也没有停止歌声,她在这个四处都是白光的房间里眯起了眼睛。这个房间太过静谧,让人置身在这里不由地放缓步调,想要一直呆着这个没有污秽充满光明的小空间里。她难得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安静下来,他睡得像个婴儿一样恬静。
    萨妮微笑地把被子拉上一点,把科里外露的手放进被子里。
    她不知道此时陷入沉睡的黑发男人正随着歌声回忆着故乡,他带着疲倦的身体睁着他好看的蓝色眼睛将故乡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他注视着远处的一片竹林,竹子的清香在空气中弥漫着。科里看见竹林旁一个笑得灿烂的少年向他招手,阳光照着他使他的脸模糊不清。
    科里想,萨妮说的没错,这笑容可真美。
    暖暖的,就像火炉里永不熄灭的火。
    作者有话要说:  辣酥饼这种食物纯属瞎掰=_= 瞎掰时想着它是蒸出来的,表层放满番茄胡萝卜丁杏仁肉松,看起来红艳艳(ˉ辍ィ
    然后友(剧)情(透)提示,萨妮讲的故事对后面情节有帮助,小伙伴们不要忘记哟= =+
    ☆、第9章 【秘密】
    一个月过去了,科里的孕吐情况得到了缓解。
    他不再像之前那样闻到一点点难闻气味就吐得昏天灰地的,食物在他的胃里停留的时间变长,有时甚至直接被消化。呕吐的现象是不可避免的,但这种转变对于一个吊儿郎当的男人来说已经算是一件好事。
    情况的转好让这个无所事事的男人又活跃起来,他那让人摸不清的大脑里除了勾搭还有恶作剧的成分。科里依旧脸色苍白四肢无力,可这些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不算什么。他的房间有一面向外的落地窗,落地窗对向花园。他会挑个时间,将自己的身体隐没在窗帘里,露出个脑袋紧紧地贴在窗户上。就这种无聊的把戏每每都把来修剪草坪的园丁师傅肯曼吓得心惊肉跳,黑发男人对此乐不知疲。
    在这段空闲的时间里,科里摸清了切斯特的家。这幢灰蓝白底的房子里共有七个佣人,分别是厨师康纳德,警卫托弗、杰克、沃伦,然后就是他见过的女仆萨妮和门卫阿瑟以及不常来的园丁。佣人的卧室集中在第二间小尖屋顶房,最外是阿瑟的房间,最内与厨房相连的是萨妮的房间。在这过于大的房子里,仅仅有这么几个人根本填不满。科里走在廊道上时,很深切地能感受到来自独立成户的大房子里的空虚和寂静。而第三间尖屋顶房里面则全是书,一本一本有序地列在墙上的书柜里,四面墙壁上都有。科里站在门口粗略地看了下,他对这些有字的纸并不感兴趣,呆了会就无聊地走了。最后一间长方形梯形屋顶房是仓库,里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材器物。
    科里逛完后总结,这是幢多么无趣的房子,像个冰冷冷的大壳子,把阳光一闭,外界一阻隔,就此安心终身。
    除了了解房子内部,科里还研究了下套在手腕上的oga监测器。不得不感慨这个国家的变|态能让它的部下研究出这么个神奇的家伙,它坚固防水,内部也的确装了很多如那个老头所说的怪东西,除此还有一种比较麻烦的,这个监测器似乎能感应并分析alpha的信息素。科里试着一步一步远离切斯特的房子,当他离大门还有三四米时只知道无声的显示直线的显示屏顶端突然亮起了红灯,并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警铃声。科里急忙用手捂住并往回走,越离近铃声越小,到达主房门口时铃声才消失,显示屏恢复原貌亮起绿色的线,一条一条划过平滑的表层最终消失。
    科里撇撇嘴,这让他明白切斯特正在主房里,或者是在他的书房里翻着他的文件又或者是在他的卧室看着书,总之切斯特让自己随时都处于忙碌当中,像台机器,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歇。
    监测器让oga不能离alpha太远,它无形中担任着绳子的功能,将两个有了关系的人捆绑在一起,不管他们是否愿意,冷血又无情。
    科里甩了甩手腕上的监测器,让它别粘着自己皮肤那么紧。挂着一脸嫌弃,科里走进主房进入他的卧室,在过道上他看见切斯特的书房和卧室大门紧闭着。科里来这里多久就有多久没见过切斯特,如果不是oga的感觉,他几乎都怀疑切斯特根本不在这里,只有他一个人被丢在这个大监狱里。
    科里伸了个懒腰,摇晃着脑袋,进了房间钻进被窝。
    漆黑深夜,万籁俱静。
    陷入睡眠中萨妮被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吵醒,她翻了个身,那阵声音消停了一会后再次徘徊在她的耳边。萨妮感到烦躁,她努力地睁开眼睛,看到的只是房间里大片大片的黑暗。
    静谧,因而那细小的声音更显突兀。
    萨妮睡意全无,她屏住自己的呼吸仔细地去听。没有月光照耀的昏暗之中,有个人正占据着她房间的一角。他或许是个该死的小偷,又或许是个…… 萨妮不敢想象。
    萨妮颤抖地伸手去摸床头的台灯,失去光明的她始终处在劣势。但开了灯又会发生什么,萨妮有了迟疑。怀揣着这种矛盾的心情,萨妮战战兢兢地探过去。突然,她的手指触到一块有着暖意的东西,萨妮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神经紧缩成一团。一只手迅速捂住她的嘴,萨妮的尖叫声消失在了那人温暖的掌心当中。
    “嗨嗨,别担心,是我。”
    熟悉的声音让萨妮的粗|喘平缓了下来,萨妮慢慢地转过头去,她看不清楚对方的脸,但她能感受到温热的呼吸。
    萨妮发出颤音:“上、上帝保佑,达蒙先生?”
    “是的,萨妮。”科里笑着回答,同时松开了手。
    萨妮打开台灯,她看见科里穿着平常的衣服蹲在她床旁边,他的眼睛在灯光的照射下格外明亮。萨妮望着他友好的笑容生气不起来,她调整了下情绪,高度紧张和睡意让她感到疲倦:“夜这么深了,达蒙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快换了睡衣去休息吧。”
    “我无意吵醒你,萨妮。我很抱歉,我以为这是厨房。”科里挪动着身体,“我这就出去。”
    萨妮奇怪地问道:“达蒙先生,你想去厨房?你要去那里做什么?”
    科里回头微笑,露出来的牙齿在暗处更加洁白:“大探险,萨妮你不觉得这很有趣吗!”感受到了萨妮埋怨和责问的目光后科里才老实地摸摸肚子,“我只是感觉有点饿了。”说着他还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摆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样。
    “我的上帝,这真是好事!”看不惯科里这种可怜样的萨妮连忙起身披起外套,“交给我吧,达蒙。你哪懂得弄什么!”
    科里满意地跟在萨妮的身后,占尽了便宜的他在没有灯的走廊上露出了一个欠扁的笑。
    萨妮利用厨房里剩下的材料,轻车熟路地就做出一些能够填饱肚子的食物。她刚把食物端上桌,科里就迫不及待地坐过来夹着食物往嘴里送,边吃边赞美着萨妮的手艺。
    萨妮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吃得那么香,也很开心。怀孕初期的症状折磨着这个男人,好心的萨妮时常为他担心,现在看到他这么开怀地吃着东西,她心里的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
    萨妮撑着头:“达蒙,以后如果你感觉到饿了,可以直接来叫醒我。不用担心,我很高兴能为你这么做。”
    科里咽下嘴里的食物,真诚地看向她:“我为你不再以先生称呼我而感到欢喜,这是不是代表着我们的关系近了一点。我和威廉姆斯先生不同,我很乐意,况且我们还是同乡。”
    萨妮一时没注意,现在经科里一提醒顿觉得有些迫窘。但她的年龄让她无法像个小女孩一样忐忑不安,萨妮豪爽地回答:“只要先生你不觉得这失礼。”
    “当然不,其实我始终都觉得自己应该尊称你为萨妮太太。你的食物真是美味,谢谢你的款待。”科里快速地将盘子里的食物扒干净,起身端着盘子往厨房的水池走。厨房很大,萨妮怕打扰到其他人只开了一盏小灯。科里眯起眼睛尽力地看清前方,走得很慢。
    萨妮歉意的声音响在身后:“我感到抱歉,达蒙。威廉姆斯先生不喜欢看到家里有灯,所以你要小心些。”
    “别为这介意,萨妮。”
    科里走过窗户,忽然,他像是瞥见了什么有趣的东西,脸上的笑容变了变。科里把盘子放进了水池,回身后顺带捞了个苹果,边啃边走到窗前。
    “快来看,萨妮。大门前好像停了车,红色的尾灯一直亮着。”
    萨妮并不像科里那样好奇,她习以为常地道:“那应该是威廉姆斯先生和凯蒂小姐,凯蒂小姐总是这样对我们的先生,她是个好姑娘。她不愿先生送她再一个人回来,每每坐着先生的车和他一起,再叫她的司机来接她。”
    科里发出探究的一声:“凯蒂小姐?”
    “他们说凯蒂小姐是先生的未婚妻,他们…… 哎呀。”萨妮慌乱了起来,她猛然意识到在一个有了孩子的人面前谈论这件事是多么的愚蠢。她急忙的调转话题,“康纳德厨师是个大嘴巴,先生以后少听他在耳边吹点什么。”
    科里却一点都不介怀,他卡茨卡茨地咬着苹果:“你说威廉姆斯他有未婚妻,这是政府帮他配对好的吗?他们每天都会出去,在外面幽|会到这么晚?”
    萨妮听不得他这么直接的话,慌忙道:“这我怎么会清楚呢,先生你也别多想了。”
    科里忙用笑容安抚惊了神的女仆。
    在这里科里看不见他们的脸,只隐约看到一对模糊的人影。他们站在一起,看似十分亲密。科里咬下最后一块苹果肉,狭长漂亮的眼睛里露出狡黠的神色。
    他像是在计谋着什么,最后他为着脑中的计划高深莫测地笑了。
    至从那天科里意外看到切斯特和他的未婚妻后,他就像埋藏了秘密的小孩,整天沉浸在自己筑建的神秘花园里。他将通往这里的大门紧紧锁住,在这花园里潇洒度日。
    切斯特是唯一拥有钥匙的人。他像是来自黑暗的审判者,将一切灰烬抹去,把所有曝光。他握住了开启通道的契机线,只要跟随着他,科里就能见到有趣的东西。科里宛如嗅到血味的野兽,一路匍匐前进,直到将猎物咬住,死死不松开。
    这是隐秘的、强烈的、野性的,这是血管里的加速流动的新鲜血液,它赐予人刺激。科里几乎能听到它在耳膜上吧嗒吧嗒地跳着踢踏舞,带动着一种电流,让放在膝上的手指都不由自主地一扬一摆。科里坐在床上,阳光贪恋他的头发,将发着光散着热的触手缠上发丝。科里闭着眼睛,他在这暖黄阳光中蠢蠢欲动。
    三天后,晚上七点整。落地窗外的天空深蓝一片。隔壁的门房发出轻响,女仆送别的声音响起。科里在灰暗中睁开眼睛。
    他快速地爬起来,在没有开灯的房间里,他的脸像是被涂抹上暗色调的材料,丰富的表情全部被掩盖。他拉开门走出来,礼貌而真诚地与女仆萨妮打招呼,说自己想在外面的院子里走一走。
    善良的萨妮自然不会怀疑他的鬼话,她甚至拿了一件大衣给科里披上并提醒他要快点回来,深秋的夜晚总是寒冷的。科里点头,他奋力地克制着步调不让它们没了章法。在萨妮的眼里,科里的动作那样的缓慢,他伪装的是那么的好。
    没人会想到一个面色苍白的oga心里藏着什么幺蛾子。
    科里顺着草地走着,他环顾四周。天空深蓝色的一块已经被黑色吞噬,显得庄重而高雅。科里走到白色的围栏旁,阿瑟和警卫都不在,他背后的厨房里厨师康纳德正在欢快地磨着刀。科里飞快地越过围栏,像黑暗中一闪即逝的闪电。
    切斯特一个人正随着短坡往下走,他的步调稳重,身材笔直。远远看去和路旁高大雄伟的树并无差别。科里跟在他的身后,离他既不远又不近。科里走得很谨慎,他仿佛在鞋底上装了两个肉垫,把所有的声音都吸走了。
    悄然寂静。
    科里看了眼腕上的监测器,这家伙并没有发出声音,这个范围刚刚好。科里裹紧了身上的衣服,顺便往身上嗅了下。他闻不出身上的oga信息素的味道,但他不确定切斯特。很快科里就把这个想法在脑中扼杀,他太过如履薄冰了。
    当一个男人深夜去见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哪会有空闲去在意别人。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留言么么哒!
    ☆、第10章 【灰狼】
    到了路口,科里看见了一辆白色的车子停在那里。科里急忙躲进树林里。切斯特走近,白色的车门打开,从里面出来一个女人,一身长裙勾勒出她的玲珑曲线,科里有种想对她吹口哨的冲动。女人亲昵地搂住切斯特的脖子,在他脸庞落下轻轻一吻。
    两人相拥着,一起进了车子。
    车子启动,向前开走。
    科里从树林里蹿出来,在路旁拦了一辆的士,他钻进去让司机跟着前面那辆白车。车子向前行驶,距离不断地被拉大。监测器开始发出铃声和红灯,科里捂紧袖口把手塞进衣服里,可声音的传播无法阻拦,尤其是在这么个狭小的空间里。
    的士司机是个中年男人,戴着一顶异类的鸭舌帽,穿着绿格子衬衫和牛仔裤。肥胖的身体使他整个人像是卡在方向盘和驾驶座中间。的士里开着灯,科里坐在后座上能清晰地看见这个中年男人油腻腻的袖口。
    司机专心致志地开着车,可那一阵阵声音仿佛小蜜蜂般在他耳边围绕着,使他分神。司机透过后视镜去观望。后座坐的是个奇怪的男人,弯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暗淡的红光照着男人的下巴,硬生生将一个诚挚的笑容给扭曲成诡异。
    男人似乎知道司机在注意他,他往旁挪了挪,继续微笑着。
    司机想收回视线,细小的声音却在他心头不断地围绕,让他在意。他时不时地瞥过后视镜,终于忍不住问道:“先生,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男人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
    司机呵呵笑着打回场:“先生你手里是不是拿着什么,我猜那也许是乐队发的荧光棒,你们这样的年轻人都喜欢这种刺激,在黑成一团的环境里。但你这么早就让它亮着一会就没用了!”
    男人继续保持着笑容没有出声。
    “我懂,年轻人的浪漫。”司机颇为遗憾地看向前方。
    白车在前,的士随后。宽阔道路周围皆是繁华的夜景,璀璨的灯光渲染着周遭。科里透过车窗透明的玻璃看着外面的人群,他们的影子飞快地从面前越过,他们的笑语却黏在了玻璃窗上久久不愿离去。
    科里闭上眼睛,他默默地感受着外界特有的景象。
    安静没多久,前面那个多话的司机又开了口,神情还是疑惑的:“为什么你要追着前面那辆车,它看起来那么名贵。”
    “那里面有我的朋友。”科里把朋友两字发的特别重。
    司机一时没回,他似乎被科里的突然回复给惊到了。同时他心里产生怀疑,深夜追逐名贵的车,持续的微弱铃声和手上红色光。司机紧张地从后视镜里去看科里的样子,越看越不像是个正经人。
    要不他是个放|荡的情|人,要不他是个准备谋财害命的歹|徒,要不……
    司机胡乱地想着,踩上油门提速。
    还好到达的地方不远,赶在科里的耐心耗尽前,白色车子停了下来。深红色大尾灯一闪一闪到最后停歇于一片灰暗,科里注意到他们的目的地是一间酒吧。这间酒吧简直华丽到无法形容,最顶部的店名被蓝灯缠绕着闪出巨大刺眼的光。科里没见过这样的酒吧,他的印象里只有贫民区里隐没在破烂街头的史密斯老板开的酒吧,在那里一阵轻风就可以把那间酒吧的木门吹得嘎吱响。
    科里忙叫司机停下,他们不能离白车太近。的士熄了火,隐藏在隧道里。科里在漆黑之中看见切斯特挽着未婚妻凯蒂小姐下车,然后白车开走,他们向酒吧唯一的门走去。
    这间酒吧的地理位置简直迎合了切斯特所有的兴趣,它的外表看起来更像是一大间餐厅,独自的立在道路的一旁。在这里除了酒吧没有其他的店面,而为了到达这里,科里他们穿过了最繁华的地段,穿过了一段黑洞洞的隧道,而后它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伴随着一种奢靡的寂寞。
    科里开了门,对着车里的司机说:“车钱记在威廉姆斯先生的账上,切斯特?威廉姆斯。”
    司机慌张地也开门下来,当他看到科里站在他面前,一只手握着另一只手的手腕,而被握的手腕处发出红色的光,还有一路而来熟悉的声音,司机沉默了。
    科里还是那副笑容:“放心吧,威廉姆斯先生不会赖账的。”他念着切斯特的姓氏,那四个单词在他的舌尖滚动着,营造出一种说不清的暧昧。说完他向着前方――那间酒吧――跑去。
    科里边跑边回头看着那个司机,司机还站在车门前,一脸狐疑地看着他,或者说是把目光聚集在他的手腕上。酒吧旁的空地,天然的停车场上有两辆车启动亮着灯准备走,引擎发动的声音在这个深秋冰凉的黑夜里格外清晰。
    贪婪的喜欢玩乐的人,全身充满了金钱的铜臭味。他们聚集在这块与闹区隔绝的地方,被放大几倍的音乐所覆盖。
    科里突然松开手,刺耳的警铃声响起,科里真想哈哈大笑。
    背后的司机大变脸色,他张着嘴,曲起身体像是要开跑。科里都能猜得出那个多疑的胆小的司机要说出什么。
    ――快抓住他,那是个要逃跑的oga!
    科里迅速地停下来,把手背在身后,动作跟之前一样,一手握紧另一手的手腕。他随着人群而动,在他的面前是两个不认识的男人,男人的前面是穿着风衣的切斯特和美丽的凯蒂。他们在经过门时,凯蒂把披在身上的皮衣脱下交给了酒吧里的门卫。
    这一切都是这么的自然,每一个进门的都是尊贵的客人。
    科里腕上的监测器犹如没了电的机器人拎到陆地上的鱼,声音和红光渐渐减弱消亡。他置身于最安全的范围,和他的alpha在一处。
    科里侧过头,对着那个满头大汗的司机挽起了一个狐狸般狡猾的笑容。
    还未进去,就被里面的音乐震得耳朵发麻。酒吧里很暗,黑色红色蓝色的灯光相互交织着。科里靠着墙壁缓慢地往前走,经过长廊后他来到了酒吧的内部。
    内部非常非常的大,被划分成了四个区域。歌台,舞池,散台和吧台。吧台共有两个,在舞池的两侧。科里倚在大门旁,感受着酒吧里的疯狂。歌台上一个乐团正在奋力演出,鸡窝头的主唱嘶声力竭地喊叫。而舞池里数不清的人随着歌声在扭动。这里仿佛是一个崭新的世界,黑压压的人在里面欢腾跳跃,将平常隐藏的外表剖开,把最原始的最疯狂的一面宣泄出来。天花板五颜六色的灯照来照去,险些把科里的眼睛给晃花。
    科里吹了个口哨,他有些兴奋了。
    他起身向黑暗中走去,寻找切斯特的身影。最后他来到吧台,吧台这边跟炫彩漆黑的舞池不同,后吧是个大型的透明酒柜,每一行都透出温暖的黄光。黑色操作台的一角又放置了四五个形状怪异的藤编灯,齐齐放出暗淡的灯光。吧台的设置简易之余给人一种乡村淳朴的感觉。这让刚从舞池疯狂过后的人得到了一种心灵上的安慰,不由坐下来点上一杯酒慢慢消磨时间。
    科里捕捉到了切斯特的身影,他和凯蒂坐在不远的散台里。从这里漫延过去的灯光为切斯特镀上了一层金色的边纹,勾勒着他修长的手指留下好看的线条。
    科里弯起唇角,这笑容意味深长。他坐上了吧台前的长脚椅,伸出一根手指:“威士忌。”
    穿着笔挺干净的黑西装裤西装背心加白衬衫系领结的酒保明显地愣了愣,最后笑道:“不,我猜您只需要一杯温开水,先生。”
    科里回过头,面前帅气的酒保笑的优雅。
    科里挑了下眉。
    酒保倾身停在一个合适的地方,既不逾越又显尊重。他伸出戴手套的手停在科里颈边轻轻往回扇动:“您怀孕了,我都能闻出您身上那股香甜的味道,很舒服。”
    科里不再关注身后的切斯特,他转正身体,一脸玩味地看向酒保。
    一个alpha,他有点感兴趣。
    这时的吧台还没有其他人,科里把所有的视线都落在了酒保的身上。他细细地观察着他,他能感受到酒保身上的信息素,它们被收的很好但仍有一两点遗漏在外面。像盗贼慌忙之下掉出的两颗宝石,有着心醉神迷的美,充满光泽与浓郁的引诱气味。
    酒保全然不在意科里近乎侵|犯般的眼神,他转身从柜里拿出一个透明的杯子,边准备边对科里说:“我会为您加点蜂蜜,这会让您感觉好些。您怎么敢来这里,我敢保证您这么肆无忌惮散发着身上的香味会引来一大批心怀不轨的野狼。”
    酒保将调好的温水放在科里的面前,有几缕轻烟从杯中冒出。
    科里用手指推了杯子一下,他的表情还是那样放荡不羁,一点都没有oga该有的怯弱样。他迎着酒保的目光,似一把利剑劈开那并不深的黑雾,轻而易举。
    “是你们的老板教导你们可以这样随意的评价客人歪曲客人的要求的吗?”科里微笑,一点都不像在生气。
    酒保将水重新推回去:“维护酒吧的秩序也是我们的工作,我可不希望在这里发生什么轰动的事。”
    科里顿觉索然无味,他觉得眼前的这个酒保太好看透,他黑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情愫,他不喜欢。未知、神秘和挑战才是他的最爱,不容侵占的威严感和深渊一般的刺激感会让他全身的细胞都活跃起来,扯着嗓子叫嚣。就比如,切斯特那双漂亮野性的眼睛。
    科里拿起杯子往椅上一靠,十分懒散:“已经晚了。”他摇晃水杯,透明的水撞到杯壁发出啪的声响。科里抬起一双眼睛,那里面散发出的光让人恨不得立刻将他压在身下。
    一个会调|情的老手。
    科里平缓地带着从鼻腔中传出的笑意说道:“野狼,来了。”
    一只手臂从后面搭在科里的肩上。
    大野狼露出绿莹莹的眼睛。
    “一个人吗?”
    作者有话要说:  跟踪g
    大灰狼嗷呜吃掉大野羊=w=
    下次更新时间为26号晚八点!
    ☆、第11章 【绅士】
    陌生男人端着酒杯从容不迫地坐在科里旁边,手不安分地绕过科里的肩膀往下延伸。男人凑到科里面前,对科里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嘴里还不忘吩咐酒保:“金酒,加冰块。”
    酒保露出个爱莫能助的表情,背过身去准备。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男人故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御宅屋,御书屋,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nk7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rouw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