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小说:意外赠品 作者:紫菜南芥酱
    钩子。
    “哦你这套衣服可比那套酒保服要好看得多了。”科里不徐不缓地说道。
    酒保点点头:“我非常感谢你还能记起我来。”
    酒保走到科里的面前,他端详了一会科里。似乎觉得这样不满意,他又蹲下来把手从口袋里抽出来。科里看到他两只手都戴着白手套,笑得更加张扬。
    酒保用戴着手套的手捏着科里的下巴来回看,他的眼睛变得很些迷蒙。像是看到了什么珍贵的东西,迫不及待地想要把它收入囊中一样。
    “你真美,达蒙。”他喃喃道,眼神变得有些痴迷。
    科里觉得他好像不是在看他,或许他只是在看一种生物――名为oga的生物。
    科里不由嘲讽地道:“你叫起来可真难听。”
    作者有话要说:  求留言求收藏么么哒!
    下次更新时间为7月1号晚八点!
    ☆、第14章 【危机】
    酒保全然不在意科里的态度,他的手指在科里的脸上游走。酒保手指冷意透过薄薄的卫生手套传递出来,这让科里觉得很不舒服。科里还闻到手套上消毒水的气味,它和空气中的霉味混杂在一起,简直让人想要立马捏着鼻子赶快离开。
    但科里没有将他的反感表现出来,在陌生人面前他喜欢伪装,所有正常人该表现出来的情感他都不想要。他乐于看着一件步入正轨的事情在下一秒飞速地扭向另外一个方向,即使那个方向充满着未知。
    迪拉摩奇在旁看着,他突然咧开嘴露出个狰狞的笑容:“这就是有钱人养的玩意,腕上带着黑套子,天天叽叽喳喳跟笼子里的金丝雀一样的叫唤,上面的嘴也一样。哎小子,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你们是要向我家里要钱吗,先生?”科里瞪大了眼睛。
    迪拉摩奇哈哈大笑起来:“这听起来多可笑!那只是个徒有虚表的大房子!不过没有关系,我们有了你,一个可以用高价卖出去的oga。”迪拉摩奇斜地从上到下看着科里,“看起来硬邦邦的手长脚长也不知道卖得出去吗,谁知道呢,反正那些个人呀花样多得很。你会过得很快活的,小子。到时候富贵了别忘了我们兄弟几个呀。”
    “如果卖不出去的话,我会愿意收留你的,达蒙。”酒保在旁说道。
    科里默默将他们的话收进脑里,他没想到这团看起来简单的绑匪背地里竟进行贩卖人口这种犯罪活动。他扭动了下手腕,捆在上面的麻绳却越来越紧。
    “哦别动,达蒙。你不应该感到害怕的。我们今晚就出海,你马上就会换个新环境,高兴点。如果没有人要你,还有我,我是说真的。”酒保拍拍科里的肩,说得格外温柔。
    这种温柔,在现今这种的环境下,假得都让人觉得可怜。
    科里有点想吐。
    酒保探过身隔着头发在他额上落下轻轻一吻,然后站起来拉了下外套,语气有些冷淡地对那些绑匪说:“我得回去了,我不能离开酒吧太久,晚上我会再过来。”
    在转身的一刻酒保脸上的表情发生了变化,他颤抖地拽下戴在手上的手套,狠狠地甩在地上。他眉毛扭紧咬着牙齿,快步往仓库内部走去。
    迪拉摩奇瞟了酒保背影一眼,呸的一声往地上吐了口口水。待脚步声消失后他才走上前用脚踢了踢科里:“千万别想得那么好,小子。如果到最后都没人买你,我们就干了你再把你杀了扔进海里。我们可没这么讲究,只要有个小洞塞得进去我们就得欢呼。至于他――”迪拉摩奇抬高手,大拇指往内朝酒保离开的方向指去。迪拉摩奇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脸上浮现的笑容被仓库的阴暗浸透,显得这个绑匪头子丑陋又凶残。
    oga监测器的报警铃还在不断地响着,一阵又一阵,吵着每一个人。科里想着这些绑匪的威胁该结束的时候,迪拉摩奇忽然弯下腰凑到科里脖子边嗅了嗅,嘀咕了一句。
    他的动作很快,转眼迪拉摩奇就到了兰格利的身边。迪拉摩奇冲着兰格利喊:“如果这小子再叫唤你就一拳打昏他或者捅他一刀,别再打扰我了!”
    回应他的只有咀嚼声,他皱着眉头往兰格利的头上拍了一掌。兰格利猝不及防,最后一口面包没咬稳掉在了地上。兰格利颇为可惜。
    科里看着绑匪头子走进仓库内部,光线无法触及的昏暗包围着他强壮的身体。科里想着他小声嘀咕的一句话――我可什么味道都闻不到呀――唇边泻出一丝嘲讽的笑。
    一个beta。
    地面因为时间的推移变得冰冷,从木板穿透进来的风也开始有了变化。阳光没有了,天空步入黑暗。绑匪们在仓库里点了两盏煤油灯,但科里感觉不到任何温暖。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冷得发僵,被绑住的地方又酸又痛。
    换了个人看守他,是一个很高大的壮汉。在这么冷的季节里这个壮汉只穿了一件棕色背心,露出他结实有力布满肌肉的两条手臂。科里用自己的大腿去比较,都没有超过。
    科里又觉得有些饿,可眼下没有人会管他。仓库里很忙,几个绑匪来来回回地搬着东西,迪拉摩奇的叫唤声时断时续。煤油灯散发出来的黄光照着他们的身体,将每个人的影子都拖得长长的。
    科里听到了引擎发动的声音,这些绑匪要走了。
    意料之中,很快迪拉摩奇就带着兰格利走进来。迪拉摩奇挥了下手,兰格利拿着匕首和壮汉一起走下来。壮汉紧按住科里的肩膀,兰格利开始割捆在他身上的麻绳。
    风猛烈地灌进来,煤油灯焰抖动了一下。科里心脏跳动的频率渐渐加快,割动的细碎声传进他的耳朵里,科里几乎要停止呼吸。
    一个瘦小的绑匪跑了进来,他仓皇地大叫:“迪拉摩奇!头儿!”迪拉摩奇正愤怒地想要骂他,瘦小绑匪哆哆嗦嗦地抖出了后半句,“警察!警察来了!”
    “快点!”迪拉摩奇吩咐道。将仓库里还剩余的最后两个物件抱起来,其中一个扔给那个瘦小的绑匪,两个人快速地往外跑。
    壮汉慌了神,他声音粗重小眼睛直往外瞄。监测器的警铃声围绕着又加重了这种紧张的氛围。与此同时,麻绳被割断,科里用力一挣,抬手就给了面前兰格利一拳。兰格利被打的趴在地上,匕首飞了出去。壮汉感觉到手中的身体失去了控制,害怕地惊叫出声。科里回身猛力踹向壮汉的膝盖。
    煤油灯焰小的只遗留下青色的光。
    壮汉身体向前歪去,科里见机抓起地上匕首往仓库空缺的一角跑去,轻而易举地打碎了那些单薄的又被腐蚀个透的木板。
    壮汉终于反应过来,咆哮着像头暴怒的野猪向科里冲来。就在此刻,仓库的大门被人闯开,一大批警察如洪水般涌入进来。
    无数个黑洞洞的枪口直往里指,壮汉收回手抖如筛糠。
    兰格利刚跑了两步就被三个警察按在地上,不禁大叫:“这是个诅咒!魔女的魔法棒!我们都完了!”
    科里悄悄往外爬,不理会身后发生的一切。
    科里出来后蹲在一个角落小心翼翼地观望着。他处于仓库的后方,土地很少,半米处有一条小河。小河静默地向前流淌,河对岸有几间低矮的房子,暖黄的灯光从窗户中泻出来洒落在河面上。
    仓库里已经没了动静,只留下几个警察在四处检查。大部分警察在仓库的大门口。
    科里用牙齿咬着匕首割断了绑在手腕上的绳子,再把绳子抛进小河。科里扭动着有些僵硬的手腕,对着小河吹了一声口哨。新鲜的空气让他的心情轻快了不少,背后警车高扬的警报器声又掩盖住了监测器的铃声,这对他的逃走很是便利。
    科里微低下身,握紧手上的匕首。他用手背粗鲁地往额头上一抹,轻手轻脚地往前走。
    银白的月亮悬挂高空中,投射下来的光却很暗淡。科里眯着眼睛,耳畔回荡的尽是鞋底摩擦粗糙地表的声音。科里来到了仓库的边缘,他小心地探出脑袋,前方没了房子的遮挡,他必须要谨慎。所幸没有人,旋转的蓝红灯光顺着角落漫开,科里克制住自己越渐加快的心跳,茫茫夜晚冰冷而潮湿,科里向前迈去。
    强势的alpha气息像只利爪从后方急速袭来,一直寂静的后方传来脚步声。科里连忙制住生生改变方向回转过身,然后他听到了保险被打开的声音。
    黑洞洞的枪口直直地指着他,穿着黑大衣的男人沉声道:“站在那里,别动。”
    监测器嘀嘀了几声停止了,刺眼的红光消失在黑夜之中。
    科里慢慢站起来,他望着前方,望着那个男人。
    他的alpha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几章都是短小君,下一章会有3000+,而且下一章会稍微有一点进展(?)咳咳
    更新时间为7月3号晚八点!
    ☆、第15章 【警告】
    切斯特站在原地,他像棵白桦般挺拔高大。他笔直的身躯包裹着这漆黑深夜里独特的冰寒,伴随着影子向前延伸。切斯特拿着枪,看向面前的那个男人。
    切斯特没有闻到血的味道,他的眼神轻轻瞟过男人裸|露在外的皮肤。切斯特觉得科里真该感到庆幸,他遇上的不是一群穷凶极恶以虐待人为乐趣的匪徒。
    “我没想过你会来,我亲爱的先生。”科里恢复了以往的笑容,他朝前迈步。
    科里的脚步极轻,月亮将他的影子拖长,竟营造出一种慑人的气势。
    切斯特抬高头:“别动。”
    “为什么?”科里歪着脑袋,“难道你是怕那些蓝制服的警察看到我们俩这么亲密的在一起?不不,他们看到你拿枪指着我,一定会吓坏的。”
    科里走到切斯特面前,他修长的手指抚上了漆黑的枪身。
    “别拿着这个,你知道吗,刚刚我有多害怕。”
    科里手一斜,匕首闪出一道凌厉的光。
    oga信息素在那么一刹那蛊惑住了强大的alpha,但危险也伴随而来。他们见面后总共还没说过几句话,科里就发起了攻击。
    科里紧握匕首向切斯特扫过去,切斯特向后一闪。但科里本意并不在此,他左手握住成拳猛击切斯特的手腕,手枪被击落,顺着地面滑向远处。
    科里笑了起来,目前为止最强的武器已经来到了他这边。
    切斯特并不会这么容易就被压制,他的手如铁钳般制住科里那只握着匕首的手。手枪只是他的武器,除此之外他还有着力量,这来源于他的本性。可科里已无心再纠缠,他松开匕首灵巧地挣脱了切斯特的钳制,在切斯特下一次攻击来之前已扑身捞起地上的手枪。
    科里喘了一口气,他觉得这很不容易。alpha的气息熏着他的脑袋,让他莫名地想要服从。科里保持着笑容,拿枪指着对面的切斯特。
    “这次可换我说了,别动,先生。”
    切斯特轻握着从科里那儿抢来的匕首,他的眼神中多了几分轻蔑,仿佛科里的威胁不足挂齿。匕首锋利的刀面晃出漂亮的光晕,切斯特从容不迫地向科里走近。
    他脚步沉稳,鞋底打在地面上震得科里头皮发麻。
    科里果断地扣动扳机。
    扳机那儿传来咔咔两声,再无动静。
    科里连忙去看手枪,作为枪来说它无疑是漂亮的,流畅的线条和精致的结构,无论视觉和触感都让人有着说不出的震撼。爱枪者一定会视它如珍宝,而对于只把它当成能够逃跑的武器的人来说它毫无用处,因为它是一把假枪,一个模型。
    科里真该感慨,他还不知道切斯特的伪装技巧是这样的好。科里抬起头,他来不及做任何动作来修补这个错误,因为一把散着冷气的匕首已贴近了他的喉咙。
    切斯特压近他,黑色的大衣像是重重迷雾将切斯特包裹。他英俊的脸上冰寒一片,像是在抑制爆发的愤怒,一个字一个字地说:“跟我回去,现在。”
    科里举起双手,那个没用的手枪模型挂在他的大拇指上。
    “我想这是明智的,先生。”
    科里朝前慢慢移去,切斯特跟着他,匕首紧紧地一刻不离。
    这样看来,切斯特倒更像是一个会要挟人的匪徒。
    他们靠这种方式从路口边缘回到了科里绑架时呆着那个仓库,科里瞥见仓库的那个空缺,地面上一层碎木板。夜风吹着科里背后发凉,他的脑袋高速运转起来。切斯特几乎不分神,他的眼神像极了已盯紧猎物的捕猎者,凶残,嗜血。
    科里不是挣脱不了,他并不怕自己受伤,他刚刚没有犹豫就向切斯特开枪,他无所畏惧。但切斯特不能,切斯特要保足自己的名声和地位,他完全不敢杀掉他。
    科里思考的是他能逃多久,他可不想脖子上被划了一刀还没走两步就再次被压在地上。他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他不喜欢做无用功。他用余光瞟着身旁的切斯特,男人的表情没有一丝波澜。科里突然皱起眉来。
    旋转的警灯蓝红光线顺着边角延伸,切斯特面无表情,他手上的匕首悄悄向后移动,他想把匕首移到科里的后颈处。
    就是这个转换的空挡,科里快速转身,他将手中的手枪斜地扫向切斯特。切斯特想要避开,科里又揪住了他的衣服把他往里一带。他们转了诡异的一圈,切斯特猝不及防,匕首在科里的颈脖上划了一条。科里手绕过切斯特的脖子,按住他的头,自己的唇贴了上去。
    一个毫无预兆,突如其来的吻。
    科里的手压得太紧,切斯特为了支撑身体反射性地伸手撑着,手掌打在仓库的表层发出哐当一声巨响。
    切斯特冷冷地盯着眼前的oga,oga散发出一种柔和的香甜气味,这种气味化解了他想要攻击的念头。oga的舌头灵巧地滑进他的嘴唇,舔舐着他紧闭的牙齿。
    科里撬不开切斯特的牙齿,他只能在表面徘徊。他一遍一遍地舔着切斯特的嘴唇,然后猛地咬住他的嘴角。鲜血的味道漫延地很快,切斯特冰封的表情终于破裂,切斯特紧皱起眉毛,科里露出笑容。
    痛感让切斯特的封锁开了个小口,科里趁机而入。他的舌头仿佛成了一把利剑,来势汹汹,横扫一切。他吸吮着切斯特柔软的部分,将残留的血液流在上面。这淡淡的腥味加剧了他们的兴奋,这像是一种原始的悸动,alpha与oga的相互吸引。切斯特感觉有什么破土而生,oga的味道无孔不入。切斯特被这种气味牵引,手上锋利的匕首什么都没伤害,却割断了他的自制力。最后一道防线被滔滔洪水冲垮,切斯特在这洪水中起起伏伏。切斯特情不自禁地扣住科里的头,反伸出与它交缠。
    这种尝试意外的美妙,时间像是飞快倒转回到了那个难以控制的夜晚。彼此之间的契合仿佛与生俱来,而许久未有的亲密被笼上了一层陌生感,刺激着他们的神经。
    科里的耳边传来啧啧水渍声。
    当这个不算长的吻结束后,科里还意犹未尽地轻贴在切斯特的嘴唇上,一点一点,蜻蜓点水般的留恋着。
    切斯特眼中的迷茫还未散去,这使他变得真实。这个男人在oga的攻势下卸去了伪装,成为了一个普通的alpha。
    科里好笑地看着他,水蓝色的眼睛如水润一般。
    “先生。”
    这一声轻唤将切斯特拉回现实,切斯特顿了两秒,眼中瞬间燃起熊熊怒火。
    “哦,威廉姆斯先生。”科里与他对视,“我还没看过你这种表情,哈哈。”科里低低笑了两声,“你总是冷着一张脸,好像什么都不会影响你,这让人讨厌极了。”
    科里接着又说:“我刚刚一直在想怎么从你这把厉害的匕首上逃开,当我看到警车的灯时才意识到,你们这些上层的有地位的人是多么的厉害,这么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这里,一定是用了办法,关于oga,或者关于这个监测器。”
    科里:“威廉姆斯先生,你是这么爱着人们对你的称誉。为了这个你心甘情愿地接受我,让我住进你的家。但你又讨厌着我,你允许绑匪在你的房子里这么肆无忌惮,却没有给他们留下任何珍宝,无非就是想让他们注意到我。一个毫无防备的房子,一个毫无防备的oga,谁会不心动呢。而你现在又来找我,你的如意算盘打得这般好。你一面希望着绑匪把我带走,一面又想把我带回去维护你的地位。”
    “威廉姆斯先生,你看看你,看看你的表情,这多么可笑,刚才你这么简单地就受到了我的影响。”科里的手指有意无意地划过切斯特后颈的皮肤,科里的语调很缓,缓得不像是在揭穿一个阴谋,倒像是讲一个悠久的故事。
    科里用力地n住切斯特的脖子,科里收敛起了全部的笑意,他用从来没有过的冰冷语调说道:“没有下一次了,先生。”
    他看着切斯特,切斯特也看着他,他们挨得很近,科里的手还搭在切斯特的颈上,这几乎是个暧昧的过了头的姿势。他们很亲密,如果可以抛去科里的警告或者他们之间这种糟糕紧张的关系的话。
    科里保持着这种危险的表情只有几秒,他慢慢地眨了眨眼睛,他凑向切斯特,把头抵在切斯特的颈边,“警察来了。”
    科里抱了抱切斯特,笑着放开了他。
    科里朝前走去,几个警察拿着枪冲了过来,科里极不优雅地朝他们吹着口哨。警察停下来,他们望了望面前的oga又望了望后面站在那里的alpha,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科里慢条斯理地从警察中间走过,还伸手拍了其中一个的肩膀。
    科里一直走到仓库正面的大门,那里停了无数辆警车,红蓝色的灯光交替着,科里觉得有些刺眼。这时候,有几个警察压着匪徒走向警车。科里看到其中一个是穿着休闲装的酒保,他朝他戏弄地吹口哨。酒保停了下来,他脸上的表情太过明显,科里懒得浪费时间去看。
    科里耸耸肩,向切斯特的车子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占了便宜√
    揭穿小切√
    平安回家√
    明天再见√
    ☆、第16章 【热感】
    绑架事件结束后,科里无所事事,继续呆在切斯特的大房子里熬日子。
    科里还记得他和切斯特从仓库里回来时已是凌晨,切斯特一直冰着一张脸,他们没有交谈过一句。科里无所谓,他很累,只想回去找个地方睡觉。
    当车子停在白色的大门前,科里看到了萨妮和克劳瑞丝。
    她们是含着泪水抱住他的,这让科里在寒冷的深夜里感受到仅剩的那么一点温暖。
    今天是个好天气,科里没有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他明目张胆地横躺在大厅的长沙发上,两只脚|交叉着,挂在脚上的拖鞋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的。
    科里打了一个哈欠。明晃晃的光线照着他的脸,但他还是想睡觉。他伸了个懒腰,随手拿来一个靠垫压在脸上,就这样闭上了眼睛。
    阳光让他觉得很温暖,久了甚至让他有种身体发烫的感觉。但科里喜欢这样。
    不时有佣人经过科里所呆的沙发,可没有一个会来打扰他。好心的萨妮拿来薄毯给科里盖上后,继续去做事。
    科里睡得很舒服,他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全是黑暗,他却没有感到一丝慌乱,仿佛这些黑暗与他是熟识的。他在黑暗中行走,前方渐渐发亮起来。他看到了一个大型的火炉,橘红色的火焰在里面燃烧着。科里看着这个火炉,他感到有热感透过火炉慢慢传递到他的身上,这很温暖。他像是在一个静止空间里,周围黑暗无一丝波澜,只有这火,似乎拥有了生命般不断燃烧。
    科里是被人推醒的,这让科里很不满意。
    梦里火焰传来的热感好像还残留在他的身上,他觉得暖暖的,一阵阵热感不知从何而来。他睁着惺忪的双眼,迷茫地回望过去。
    萨妮弯腰迅速地把掉在地上的毯子拾起来,又把科里弄乱的沙发靠垫整理好。
    萨妮:“达蒙先生你快点儿起来,吵醒你我很抱歉,但威廉姆斯先生很快就回来了,他带了凯蒂小姐过来。我想为了避免麻烦,你还是回房间里去吧。”
    科里迷迷糊糊地站起来,他觉得脑袋有些发胀,他甚至有些看不清楚前面的路。那些奇怪的热感聚集到他的脑袋里,他踉踉跄跄地往回走,挨着门碰了几次才握住门把。他费力把门把扭开,他几乎是瘫倒在床上的。
    科里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四肢无力加重了这种效果。
    科里再度睡了过去。
    这一觉不知过了多久,科里被热醒了。
    他坐了起来,后方好像有什么粘稠的东西流了出来。科里随手一摸,又什么都没摸到。
    他莫名其妙地摸了摸鼻子。
    科里来到房门前,他站在那里听了一会。外面很安静,他没有听到说话声。
    或许他们走了。科里这样想着,扭开了门把。他晃晃悠悠地走出来,想去厨房找些吃的。科里走出主房,一时白光绚烂,科里不舒服地眯起眼睛。
    科里走下台阶前往第二间小尖屋,这段路科里走得十分缓慢。他感觉自己比平常更加敏感,他能感受到空气中飘荡着alpha的气息,浓郁而芬芳,像是不断扩张开来的藤蔓,无声无息地向他这边蔓延,企图在他毫无防备之时将他拖进无底的深渊。
    更糟糕的是,科里感觉自己的身体隐隐地在回应着。那些oga的天性在热切地盼望着,盼望着它的主人来到这儿,哪怕仅仅是一个手指的触碰。
    科里用力地握紧手,但他的步调还是没发生改变,慢得像散步。神奇的是在这前往的路上科里没有碰到一个人。这栋无趣的大房子呐,科里默念着,晃进了厨房。
    他推开厨房的门,有哼唱声传了过来。女仆萨妮背对着他站在桌子旁不知道在鼓弄什么。科里眯着眼睛看了一通,确定厨房里只有萨妮一个。
    科里一步轻一步重地往萨妮那边走去。
    萨妮完全没有注意后方,她沉浸在做食物的快乐中。每次做食物她都可以感受到那种来自故乡的怀念感。萨妮哼着i地的小调,把一个新鲜的草莓安在奶油上。
    一只手从后方伸过来轻而易举地就把草莓拈走。
    萨妮差点尖叫。
    她抖着手瞪大了眼睛转过身,看到得是一脸迷糊的科里正把草莓塞进嘴里。
    “太甜了。”科里抿了抿手指。
    “达蒙先生!”萨妮急忙从旁边的果篮里重新拿出一个草莓安上,“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科里晃着脑袋又想去拿,萨妮连忙把做好的奶油蛋糕端起来。
    科里:“不会有人喜欢吃的,这太甜了。不过我睡了这么久觉得有些饿,这个也可以勉强。”科里转身又从果篮里拿走几个圣女果。
    “不行不行。”萨妮慌慌张张地来拿果篮,“这些都是凯蒂小姐需要的,她和威廉姆斯先生还在书房里等着呢,要是少了什么我可担当不起。”
    萨妮把果篮和蛋糕安置好,回身搓着手充满歉意地对科里说:“真是很抱歉,达蒙先生,你先在这里等等我,我去送完就回来。我给你烤饼干,或者蒸你爱吃的辣酥饼。”
    萨妮向科里行了个礼,端着东西走出厨房。
    科里把厨房翻了一遍,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
    科里手撑在案板上缓慢地蹲了下来,热感一阵一阵地袭来使他脑袋变得昏昏沉沉的,他现在觉得不舒服了,这热感让他感到窒息。
    科里笑了一下,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科里缓了一口气,他没有听萨妮的话,该说他本来就不会去听任何人的,即使这对他来说是好的正确的。科里再次摇摇晃晃地走出厨房。
    这次他在庭院里绕了一个大圈,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主房门前。科里别无选择,只得往里走。当他扭开门的时候他感受到了alpha的气味,它们是移动的,铺张开来如一张大网。这些鲜活的alpha信息素,在给他安心的下一刻就在他身体里最敏感的一处狠狠地撕开一个口子。
    门渐渐打开,科里如愿以偿地看到切斯特。切斯特拿着书正往里房走,他没有注意到科里也没有注意到他身上挥发出的那些致命的荷尔蒙。
    门被完全打开,切斯特脚步一顿,他回过头,寒冰般的脸上涌出了几分嫌恶。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科里几乎是贪婪地看着他,他的目光掠过他白皙的额头,深渊般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最后停在那薄薄的血色不多的嘴唇上。他想起被绑架的那个晚上,漆黑的夜空,背后是小河流淌的声音,空气冰冷潮湿。那个吻,带着血液的腥甜,刺激着他的神经。
    那是个错误的做法,他不该挑衅他,让那些化作为一个契机。
    现在他在契机的掌控下,他的眼睛只能注意到前面的这个人,标记了他的alpha。科里弯起嘴唇,他感觉到后颈的那个印记在不断膨胀。
    “威廉姆斯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科里压低声音语调缓慢,他一步一步走过去,手指摸着旋转楼梯的扶手,“你不该出现在这里。”
    威廉姆斯面无表情道:“这是我的错,达蒙先生。”
    “对,这的确是。”科里踏上几节楼梯,弯下腰,“我之前说过我会感到寂寞的呀,先生。”科里的眼睛在切斯特脸上逡巡,他能清楚地看见这个男人眼睛里毫不掩饰的厌恶。
    威廉姆斯:“你需要休息了。萨妮!”
    萨妮匆匆忙忙地从大厅一侧出来,看到楼梯上的科里正想大叫,而切斯特在场让她又不得不压低声音,“哦,达蒙先生,我到处在找你。”
    科里朝她眯眯眼。
    威廉姆斯低头笼着手里的书:“萨妮,送达蒙先生上去。”
    说完威廉姆斯就走出了主房。他走得很快,仿佛这里有什么病毒似的。科里朝着他的后背恶趣味地吹着口哨,继而晃悠悠地往上走。在到达第二层时,他听到了钢琴声。
    悠扬的钢琴声从不远处的书房传来,婉转柔和,含蓄沉郁。科里几乎可以通过这声音想象到画面。在书房的巨大落地窗下,四周都是堆满书籍的书架,空气中飞舞着细小尘埃。一张玻璃小圆桌,上面摆放着甜品和散着热气的咖啡。两把圆形小椅子,相互对立充满情趣。而离圆桌不远处摆放着一架钢琴,一个女人,或穿着充满知性感的米色长裙,或穿着优雅干练的风衣,纤长手指在黑白相间的键盘上起起伏伏,她闭着眼,柔顺的长发垂下,露出好看的颈脖线条。
    那是平凡人无法理解的悠闲和自在,那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随意踏入的领域。只有那些名流,那些贵族,他们安然享受着这种平静,得到心灵上的一种共鸣。
    科里也不懂,他只喜欢喧嚣和热闹,他甚至不知道那些抹满了奶油洒满了香粉的海绵点心有什么好吃的。科里和着钢琴声吹了几声悠长的口哨,然后笑着晃进了房间。
    科里在无聊的等待中又睡了一觉,当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时,他觉得从窗外洒进来的阳光更加浓烈了。
    门把被人旋开,科里坐了起来,回头看到切斯特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
    科里抓了抓头发,转了个方向对切斯特微笑:“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先生。”
    身上的热感没有消散,反而因为切斯特的到来而越渐浓烈。科里眯起眼睛,他没有听到钢琴声或者说话声,这个空间寂静的像是只剩下他们俩。
    切斯特走进来,他步调沉稳。他直径走过科里,走去角落。切斯特伸手拉开角落柜子的第一层抽屉,从那里面拿出一瓶药和一个盒子,又走回来轻声放在床头柜上。
    “抑制剂,分服用和注射两种。我个人是比较偏向于注射,但是我把这个选择交给你,达蒙先生。”切斯特用手点了点盒子。
    “哦,先生。”科里笑的站起来,“你想的真周到,我非常感谢你。”
    他伸手抚上切斯特的颈脖,猛地将他拉过来。他们双目相对,额头几乎相贴。科里盯着切斯特的嘴唇,压低声音:“我发情了,就在现在,你害怕吗?”
    他端详着切斯特的眼睛,突然噗嗤笑出声来。他放开切斯特,笑哈哈地坐回床上。
    “达蒙先生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御宅屋,御书屋,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nk7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rouw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