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小说:意外赠品 作者:紫菜南芥酱
    他连抽烟都抽得那么认真。
    “先生。”科里不在意占主导打破现在这个局面,这在他大脑里甚至可以归类为美好了。
    切斯特抬眼瞟了他一眼。
    “先生,我可是第一次看你抽这玩意。我觉得香烟并不适合你,你该试试雪茄。”科里来到切斯特面前。
    他闻到了烟味,有些呛人,却让他想尝试。
    香烟、烈酒是他以前最爱的东西。
    科里盯着切斯特,他不在乎让自己的目光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停留很久,因为这个男人的容貌足够称得上是赏心悦目。
    科里想起了早晨萨妮的话,这使他笑得有些开心。
    科里微笑地说:“虽然我无意干涉你,先生,但是在一个孕妇面前吸烟是一个错误的行为。”
    只有在对抗别人的时候他才会把这些称号搬出来,oga、信息素、怀孕,这几个词地出现仿佛会让他变得让人同情。他乐于这样利用,利用他的软肋。
    切斯特抬手把烟灭在树上,站了起来。
    科里:“然后你又要走了,是吗?”
    切斯特脚步一顿,将目光转向科里。
    科里许久未见这种目光了,像把充满攻击力的小匕首。科里有些感慨,黑发男人太容易动怒了。
    “别这样看着我呀,先生,我并无恶意。”科里轻微地皱眉,那种由香烟引起的好闻的味道消散的快了些,“我还未感谢那天你把我送进房间,你很少有这样的好心。”
    切斯特的目光没有移开,他的身体好像还有些紧绷,跟那些即将上战场的士兵没有什么差别。
    这样的感觉让科里想笑,即便他从未停止。
    “说真的,先生。”科里摊开手,“你似乎很紧张,你这样总让我想起我们之间发生过不好的事,可是并没有对吗,我们之间从未发生过任何事。”
    所有的一切都是该死的信息素的诱引,虽然其中包含着快乐刺激和少许的疯狂,但它终究搬不上台面,它不该被过度的评论。
    如果没有信息素就根本没有发生。
    科里走近切斯特:“你知道的,先生。你不该在意这些,这只是个秘密,转眼就忘的秘密。没有人会知道。alpha和oga之间能干得事太少了,这平常到根本不用去记忆。”
    他们四目相交,科里察觉到男人身上压抑不住的怒气。
    像是冰原底下的一把火焰,崩溃时将会毁灭一切。
    但科里不会让平衡打破。
    他想着什么东西能让切斯特平静下来,或许是那本书,古铜色的镶着花纹的他老师的书。又或许是oga信息素。
    科里说:“我想向你提个要求,先生,我想出去,这需要你的陪同。我不介意是明天或者后天,更不介意与你一起外出。我呆在这里实在是太久了,无聊透顶。”
    在科里话语刚落时,一股淡淡的香味袭上了切斯特的身体。
    在那香味碰触到切斯特的嘴唇时,切斯特见到了一大片蓝。
    是隐藏着危险的壮阔的大海。
    这几乎可以算是不欢而散,但科里却默认了这是个好结局。
    他期待着那天会有个好天气。
    同意来得很快,至少比科里想象得快。当萨妮来通知科里的时候,科里都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
    他快速从床上起来奔到窗前拉开窗帘,淡淡阳光投射下来正照着他的脸。
    天空可贵地出现了一种浅淡的蓝,地面也是干的。
    科里想也许他要学萨妮一样感谢下上帝,可他还没做出什么动作就被萨妮催着去洗漱。
    科里穿上了平常穿的棉袄、格子衬衫、牛仔裤和皮靴子,对着镜子来回照了几遍,转身挂着一副笑容走出房间。
    他出来时看见切斯特坐在大厅的短沙发上翻着书,手里端着个镶着金边的白杯子。
    白杯子里散着热气,科里猜测里面装着他喜欢的咖啡。
    萨妮走到切斯特身边弯腰轻言道:“威廉姆斯先生。”
    切斯特放下杯子把书盖上,他侧过头,目光越过萨妮落到了后面科里的身上。
    他的目光有些冷,像是看着陌生人般看着科里。他的脸上没有一丁点的欣喜,或许是因为他在做一件他讨厌的事。
    科里对上他的视线,他情绪里的高兴还没有离去,他可不会让切斯特坏了他的心情。
    切斯特沉默地起身,他似乎没什么精力去回应萨妮。他捞起沙发上的大衣,边走边往身上穿。
    科里走过去跟在他身后。
    萨妮站在主房门口再次向切斯特的背影行礼。
    走到半路一个警卫跟了上来,在切斯特身旁低声说话。科里在一边挖着耳朵,他无意听他们在谈论什么。
    切斯特淡淡地点下头,挥手让警卫离开。
    警卫便站在原地没有再跟上来。
    科里和切斯特两人并排着顺着路向前,到达大门时门卫阿瑟走出来为他们开门,低声询问是否要通知司机过来。
    切斯特回头望了后方一眼道:“我们选择走路,对吗,达蒙先生。”
    科里笑道:“当然,先生。”
    这样棒的天气,还有他爱的阳光,如果他还呆在一个封闭的黑盒子里那就太可惜了。他需要行走,他很久没有这样了。
    阿瑟没有说话,切斯特直接走出大门。
    在他们走了没多久,之前那个警卫沃伦来到了大门口,阿瑟把一串钥匙递给他。沃伦收起黑色的钥匙,走出后往车库走去。
    中心广场,沃伦会在终点等待着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  还记得科里第一次要求出去是在遥远(= =)的第八章么……
    今晚去电影院看《京城81号》,支持吴妈( ̄v ̄)
    ☆、第30章 【出游】
    当科里的脚踏出房子规划的范围时他情不自禁地闻了下外界的空气,他仿佛闻到了一点点花香。科里明白现在是冬天,也明白这只是他好心情的产物。
    但他还是很开心。
    就连路旁边那些没有叶子的棕黑的高大的树木,他都愿意把它们想象成正准备跳舞的巨人。有时候,只要欢乐的歌声响起,巨人同样也会有优美的舞姿。
    科里随着切斯特下坡,他享受着这份安静,他不用再担心监测器响起来,他的标记者就在旁边。科里一直都期待着在没有寒风日子里出来散步,这很休闲。没有杂乱的房子,没有粗暴的歹徒,没有叽叽喳喳乱叫的警报铃。科里想,如果旁边的那个冰块脸也跟着一起没有就更好了,幸好他向来仁慈,他可以把切斯特当成是台alpha信息素的喷射器。
    他们走到了短坡的尽头,几辆车子驶过。
    科里站在路口等着通行灯亮起,他的目光落向对面。那同样是个路口,但走过去就会接触到不同的世界,繁华的中心,商店人群车辆。科里看见一个紫色的气球飞过高耸的建筑物飞向高空,科里真想吹个口哨。
    通行的标志亮起,切斯特的脚步声响起。科里压抑住心中的愉悦,跟着切斯特一起向前。
    他们来到了一条商业街,科里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切斯特又不愿回答他。总之,科里看到很多气球,五颜六色的气球堆在一起高放在店的招牌上。周围还有鲜花,水仙山茶瓜叶菊什么都有,它们一路排开。这里简直不像冬天,有阳光有人群有花,没有寒风刺骨,也没有白雪堆积,这里快活的像个天堂。科里把手伸进牛仔裤的口袋里,他微弓着背走得吊儿郎当的。他看见一位女士从一家看起来很高级的衣店走出来,她一手拿着一个皮式钱包,一手提着很大的衣袋。她漂亮的头发卷起来用绿色的帽子遮住。在这样的天气里这位女士真不怕冷,她水绿的裙子下是一截白皙的腿。
    科里望着那位女士走远,她融入人群,逐渐成为忙碌大军里的一员。
    科里以前常见到这样的女人,她们高傲贵气却有万种风情。
    科里顺手摘了一朵小花,在手里轻旋着。他歪着头去看身旁的切斯特,切斯特黑衣黑裤,原本就显白的皮肤在阳光里更是白得发透。他不知道男人在看哪里,男人的眼睛总是深邃迷离的。切斯特的嘴紧闭着,让人觉得什么话都不会从里面蹦出来。
    走到路的中途,科里闻到了一股香味,是一家奶茶店。店主站在柜台将热腾腾的奶茶端给客人,而客人笑着感谢。奶茶店透明的橱窗里厨师正在做慕斯蛋糕,厨师做得很专心,不然他会发现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多了一位观看者。厨师弯□用镊子夹起树莓放在蛋糕上,一个一个逐渐形成一圈。
    科里都有点想为厨师的认真鼓掌,这真让他感动。他摇头晃脑地走开,不紧不慢地追着已走远的切斯特。
    厨师直起身按了按额头,他有些奇怪地望向窗外。没有人。服务员连敲了橱窗几下,厨师才回过神将刚完工的蛋糕送出去。
    商业街快到尽头,科里收获了四个不同颜色的气球,一个扎满鲜花的花圈。基本上人们递给他什么他都微笑地接受,他甚至有点想让在街边跳舞的小丑给他画个鬼脸。可切斯特不等他,男人的脚总是不停歇地向前,且越走越快。
    时间到了中午,阳光变得更淡了。但科里不觉得饿,商业街上除了有服装店饰品店电影院还有许多试吃点,店家使用这种在街边摆食物的方法吸引顾客,被摆放出来的食物通常小而精致。科里虽然不喜欢吃甜食,但不妨碍他好奇心地产生,他乐于听那些年轻女孩为了招揽客人而喊出来的称呼。
    喷泉正处于商业街的尽头,喷泉周围有一圈人工草坪,走累的人们可以坐在草坪上休息,他们或闲谈或喝着奶茶或看着自己的孩子。单纯活泼的小孩天生喜欢喷泉,特别是造型美丽又独特的,这更受他们的青睐。尽头的喷泉中是一尊小天使的雕塑,它们摆成一个要飞翔的姿势,手里拿着倾倒的u形水壶,喷泉的水就从水壶中流泻下来。
    水面很清澈,科里尝试着走近一点用手指轻碰散落在外围的那些水珠,是温的。科里发出一声轻叹,在贫民区他可没见过发热的喷泉,就算是有,也会被那些要劳作的贫民当初是浇灌农作物的水源。
    科里又走近了些,他本意是不想被那些正在水中玩得高兴的小孩攻击,可惜他这个念头还没完,一把水就洒在他脸上。
    科里故意发出叫声,引得对面的女孩咯咯直笑。
    科里抹去脸上的水,眯着眼睛去看。他面前的小女孩赤脚站在水里,喷泉底座很高,科里又是半蹲□,小女孩差不多比他高半个头,这可有点居高临下的意味了。女孩穿着一身长袖的花棉裙,袖子被卷得老高。她很瘦,茶色的头发扎成两股麻花板落在她的肩头。
    她笑得很欢快,睫毛长长的很可爱。
    女孩伸着两只手:“你快乐吗,先生。”
    科里眨眨眼睛:“是的,不过我被你泼了水,这让我有些难过了。”
    女孩歪着头,用她稚嫩的声音说道:“水是温的,你会感觉到暖和。”
    “我想你是对的,美丽的小小姐。”
    科里用手捧着水故意蹭到女孩的面前,女孩叫着跑开,科里幼稚地紧跟其后。很快其他的小孩也加入这场追逐赛,其中有个小孩还扑到了科里的怀里。他真是太小了,科里接住他时还闻到他身上那股奶香味。
    并非小孩无缘无故就这么亲近科里,他们从科里身上感受到了亲切,这种亲切他们也曾在他们的母亲身上感受过。他们对此很放心,他们知道这个看起来怪模怪样的男人不会伤害他们。
    孩子有时候是敏感的,他们能迅速捕捉到那种特殊的变质了的oga信息素。
    提示怀孕的信息素。
    切斯特站在旁边沉默着,他所在的位置绝对安全,那些水洒不到他身上。他看着站在喷泉旁的蓝眼睛男人,男人的情况有些糟糕,头发全部都被打湿了。但男人对此好像不是很在意,他笑着抱住怀里那个孩子,往正急匆匆赶过来的孩子母亲的方向走去。
    摆出各种形状的水流,孩子的欢声笑语和浅薄的阳光,它们把商业街的尽头这个小区域渲染得近几虚幻。切斯特的视线停留在远处科里的身上,他和孩子的母亲站在一块,孩子的母亲一脸担忧,科里则毫不在意的微笑。此时科里像极了一个普通的男人,或者该说他本来就没有一点oga的柔弱样,他四肢修长容貌帅气,不知道的人会很正常的把他和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放在一块,把科里当成一位很开朗的父亲。
    但切斯特却知道他不是。切斯特的视线不知不觉往下止在科里的腹部,那里还很平坦,可不阻碍他是个oga的事实,他永远都将是个oga。
    科里走到切斯特身旁时,他的脸上还淌着水。就正常情况而言没有吹风机或者烘干机,那些从湿漉漉的头发中流下的小水珠是很难自动消失的。
    科里胡乱地抹着脸,头发他不用在意,只是湿了一大片的外套让他有些为难,这让他觉得有些冷了。科里想着自己可能会再来场感冒,毕竟成为oga之后人们总告诫他要注意保护他那脆弱的身体。
    蓝眼睛的男人像条大型犬般甩着头发,在瞥见切斯特皱眉地退了一步离他远些时,男人更是露出一口白牙笑得很开怀。
    科里边吸着鼻子边跟着切斯特往前走,周围的商店开始减少,切斯特的宽厚背影更显突兀。他就像台机器,尽管科里在此之前无数次的用这个词来形容过他。他真是太像了,冰冷、僵硬、永不停止。
    这一路上切斯特都在行走,他的目光始终向前,那些鲜花那些欢呼都吸引不了他。
    科里跟着切斯特走进了最后一家男装。
    在进去的十秒内科里是没有反应过来的,他随意地瞟着四周直到看到切斯特和里面的营业员交谈并示意那个女beta时他才明白这里不仅只是个简单的认识。
    切斯特无法忍受到要为他购买新衣,科里觉得有趣。
    那个女性beta很快就为科里挑选了几套衣服,科里自然地接过衣服走进试衣间。
    科里摸着衣服,他认为自己还该善良点,他该形容切斯特是台偶尔会出格的机器,切斯特并不完美,他有时难以捉摸的举动让科里都不理解。
    或许阿瑟的话是对的――他们感激他,却又不亲近他。
    他们终于走完了商业街,正绕着中心广场。在广场的最北边有一面很大的大摆钟,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下午两点。按住切斯特的计划,他们绕广场一圈后会看到早已在那等待的警卫,然后他可以安心地宣告这次的外出结束。警卫会送他们回家,他们也不用再呆在一起。
    在这来临之前,他可以比较慈悲地再分出自己的一点时间陪身旁的oga逛百货大楼。
    可遗憾的是oga似乎并没领情。
    科里对着这个第一层就是超市的百货大楼笑道:“先生,你带我出来的目的就是来逛超市?这可有些奇怪。”
    当然alpha的决定是永久的,他们从不收回。
    就算没有得到赞同,切斯特还是走了进去。
    科里拉紧领子,新换上的衣服干净又保暖,这让他可以退让一下。虽然他喜欢热闹,但可不是指这里,这里已经可以用嘈杂和闹人来形容了。
    切斯特有模有样地推着手推车,他们沿着货架慢慢地走。科里先是专心地看货架上的货品,过了会就开始不耐烦地四处张望。
    超市很大,里面应有尽有,人也是,伴侣,单身,老人,小孩。科里看着左手边一对伴侣,男alpha推着推车,女oga伸手从货架上拿下一大袋面包片。这位女性oga的怀孕特征已经很明显,男alpha接过她手里的面包片还对她微笑,那笑容温柔极了。
    科里顺手从货架上拿下一袋梅子扔进推车里。
    切斯特一停脚步,推车转轮的声音立刻就停了下来。
    科里侧过头,他的蓝眼睛被超市明亮的灯光一照显得亮晶晶的。他笑着说:“先生,我想你不会介意在这里给我买些什么吧。”
    这是个肯定句。切斯特看了他一眼,推着车继续往前。
    科里拿了很多东西,基本上只要是他经过的货架他都会从里面拿出一两袋,如果不是推车空间有限,他或许会把超市里所有东西都拿来。
    可是科里最想要的东西却没有,香烟和烈酒,科里望着柜台上的一整瓶威士忌只觉得有些可惜。
    科里倚在超市大门旁的墙壁上,切斯特正在结账。
    很快切斯特提着袋子走出来,科里回头时不由笑出来,高大严肃的男人提着一大袋零食,这看上去太滑稽了。
    科里接过切斯特手里的袋子胡乱地翻里面的东西。
    “哦,先生。”科里闷闷的声音传来,“你落了我的布丁,蓝莓布丁,你知道…… ”
    切斯特直接转身,把科里的话挡在身后。
    科里抬头看着走进超市的男人,嘴咧开露出个狡黠的笑容。
    科里靠着墙无所事事的看天,切斯特进去的时间有些久。装满东西的袋子在他的脚边,他稍微一动就会引得袋子发响。
    宽阔的街道上车辆来来往往,这个时候人们似乎还为了工作在奔走。街道旁的中心广场上只有寥寥几人,但科里从摆在一旁的器物和小彩灯可以推测出当夜晚来临,这里一定热闹非凡。
    科里开始断断续续地吹口哨,等待人的滋味可有点不好受。
    突然,科里闻到了一股味道,这股味道和他十分贴近,仿佛只要一碰到那股味道就会自动地钻进他的身体,并完全融合。
    这种感觉很微妙,仿佛这股气味是从科里身上发出来的。
    科里轻微地蹙起眉,他的感知让他寻到了一个同类。
    一个oga,一个快要发情的oga。
    科里开始找寻,最后锁定了街道对面的那个少年。
    少年站在原地,似乎很害怕。他纤弱的身体在飞快驶过的车群中越缩越小,科里看得出他在颤抖。少年的头发是浅淡的黄,瞳孔的颜色也很浅,让人莫名想到了某些刚出生的动物,比如雏鸭。
    科里瞥过少年露出来的手腕,上面并没佩戴监测器。这可倒霉了,一个没有伴侣的不具攻击性的oga,发情会让他软得像一汪春水,他将会成为最好的食物。
    少年的手搅在一起蹭着衣襟,他的小脸浮现出了红晕。这名oga正慌张地四处望着,他伸出的一只脚却在车子来临后又惊慌地收回来,oga捂着胸口喘着气。
    科里双手相交着,习惯性挽起的嘴角让他像足了一个看好戏的旁观者。
    这本是只有oga信息素相交的世界,可没预兆涌来的alpha信息素强势得像把利斧生生将这个莫须有的世界劈开,平衡被打破。
    科里厌恶这些涌进鼻腔的浓烈的信息素。
    一个强壮的alpha沿着街道走来,他很快就和那个天真的oga交谈起来。从之前oga的举动科里就知道这个oga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如果他是为了逃脱制度科里倒会佩服他的勇气,也会赞叹他的愚蠢。
    alpha的手臂搂上了少年的肩膀,少年开始挣扎。
    几辆车过去,同在街边徘徊的几个alpha也被吸引了过来。
    他们或拉着少年的手或捧着少年的脸,他们才不管这个少年是谁,发情的oga信息素是最美味的,它令他们神魂颠倒。
    少年扭动的幅度加大,他尖尖的小脸变得通红。少年都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他张着嘴想到大叫求助。
    一辆大巴缓缓开过,科里看到的最后画面是少年被布堵住了嘴巴。
    作者有话要说:入v第一更。
    ☆、第31章 【同类】
    切斯特拎着袋子走出来,他没有找到蓝莓口味的,这让他有些烦躁。不过他买了很多其他口味,希望可以用此来弥补下。
    切斯特来到超市门口,他只看到放在地上的袋子。
    袋子里的零食装得好好的,周围也没有多余的痕迹。
    切斯特望了一圈,对面只有几个趴着的alpha。
    切斯特把新买的布丁放进大袋子里,提在手里。
    这时候,城市高空传来了警报。
    嗡嗡的声音几乎传遍了城市的每个角落,它们长久而持续。所有人都停下了步伐向高空望去,这警报让他们心惊。
    “编号68315的伴侣切斯特?威廉姆斯先生,您的oga正处于出逃状态,他所在的位置为西侧的纽香街。如果您在周围,请您立刻找到您的伴侣并把他带回去,不然我们将出动士兵逮捕他!再重复一遍,编号68315的伴侣…… ”
    伴随着警报,一个充满威严感的男声出现在城市的每一个喇叭里。
    “哈哈……不行了……我跑不动了。”
    在高大建筑背面的阴暗处,有两个人影飞快地越过。随着道路的不断增加,其中一个矮小的人越跑越慢,最后无力地弯着腰喘气。
    前面那个牵着他的人不得已停下来。
    少年断断续续地说:“你、你是谁……为什么要带我跑,还有……还有刚才的警报是怎么回事?”
    科里瞥了眼正亮着红灯嘀嘀乱叫的监测器,轻啧了一声。
    科里扯了下少年的手:“喂,快走。”
    “不行了……真跑不动了。”少年软绵绵的恨不得直接就坐在地上,“你的体力怎么会这么好,刚刚你直接就打倒了那些alpha,那真是个奇迹!还有你手腕上那个会响的东西是什么,是城市里的新奇物吗?它实在是有些吵。不过如果城市里的人都带,我也会去买一个。”
    你不用买,科里想,如果你再呆在这里废话你马上就会得到一个,还不用任何金钱。
    科里道:“假如你还继续在这里磨蹭,小孩,你还会再一次经历方才那些事,被吸引的alpha围绕,我想你会喜欢这样。”
    少年怒道:“你怎么能这么说!还有我不是小孩,再过两天我就成年了!”
    科里俯视着他:“对于那些摸不清自己的分量喜欢乱跑的人我都称为小孩,幼稚,蠢笨,他们自不量力并且沾沾自喜。”
    科里用力一扯少年,少年没稳住脚一下就撞进了科里的怀里。
    哦,真是没用的oga。科里有些烦躁,警报声和警铃声搅得他心神不宁。
    “天啊。”少年还埋在科里的怀里,他一说话科里就感受到热,“我闻到你身上的味道,跟我的相同,不,又有一点点不同。你居然是个oga!你跟我一样!但是你怎么长得这么高,比我高了一个头!还有你的力量,这真不敢让人相信!”
    科里把少年提起来,拉着他往前走。
    少年显得惊慌失措,他瞪大了眼睛,反应过来时赶忙拉住科里的手。面前这个男人力气太大了,他双手握住费了好大力才让男人停下。
    少年叫道:“不,不行。我知道你怀孕了,你有了孩子。可你还跑这么快,还打人,你怎么都不爱惜自己。”
    科里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想冲进商店拿一卷胶布把这个少年的嘴给贴上。
    他有些后悔救他了。
    “好吧,你这个可爱的小孩,听我说。”科里无奈道,“这是…… ”
    又是一阵警报大响,跟刚才的不同这次警报的节奏变得十分快。沿街的几家商店快速关门,砰砰的关闭声在此刻显得怪异非凡。
    少年缩着脑袋,他害怕这种声音,它们就像在他的大脑中回旋跳舞,让人无法忍受。
    少年想找个地方躲起来,手却被猛地一拽,他别无选择地跟着奔跑。
    两个吹着警哨的警察从后方追来。
    其中一个骆色头发的警察在背后威吓道:“前面的oga,请停下来,不然我们将不会再尊重你们。”
    “实际上。”科里笑着向后抛话,“只有该死的笨蛋才会听你们的话,警察先生。”
    他们现在正奔走在一条房子与房子之间的夹道里,阳光全部被遮蔽,到处阴暗升腾。少年剧烈地喘着气,那些空气一闯进他的嘴里就化成锋利的刀子割着他小的柔软的肺部。他抬起头,房子有很多的小窗户,从窗户中伸出穿着线的小国旗相互交叉,遮挡住了天空。
    少年感到恐慌,他简直就在逃命!他又不是穷凶极恶的暴徒!
    可他停不下来,这条小道拥挤漫长,他们背后又是紧追不舍的警察,出口只在前方。
    少年跑得腿软,他紧握着面前黑发男人的手。
    他盯着前方,出口就快到了。他受不了没有光的日子,只有那些浅薄的黄光照到他身上的时候他才会重获新生。
    一辆黑车急速而来,转弯时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黑车稳稳当当地停在出口,挡住了他们的去路,阻止了这场追逐。
    科里迅速停下,他几乎是把少年抱起来才阻止了少年继续往前冲。
    车门很快打开,科里眯着眼睛看着切斯特从车上走下来。
    他一出来科里就觉得切斯特真是太爱黑色了,夹道里的黑根本抵不过他大衣的十分之一。他的脸寒得快要结出冰来,黑衣男人的愤怒快要到达极点。
    科里怀疑切斯特若是一位巫师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举起手中的魔杖把这里全部冻结。
    “我觉得我们现在可以好好谈谈了,oga。”一个警察从后方冲上来,科里轻松地闪过,把少年推向切斯特。
    少年几乎是一瞬间就跪倒在地,大量的运动让他失去了体力,眼前这个冷脸的alpha又肆意地散发着信息素。那些信息素异常强大,压着他快要动弹不得。
    少年哆哆嗦嗦地说道:“我……我什么……都没干…… 这里真是…… 真是太荒谬了!”
    切斯特走近他,少年被那股子气息压迫,只能手脚并用地向前爬,边爬边啊啊啊地乱叫。一个单纯而年幼的oga,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局面。
    科里被警察拦住,只得冲切斯特大喊:“别让他跑了!”
    切斯特回身抓住少年,少年死命地挣扎。
    少年快要哭了,晶莹的泪水蓄满了他的眼睛。他手脚并用想要挣脱,更不惜用言语去威胁:“我是艾秋?奥米勒,我爸爸是牧场主,他管着上千头牛和羊!我的伴侣是乔?康桂尔,他是一位士兵!我敢说你们这样欺辱我,他一定会为我报仇!我的爸爸也不会放过你们!”
    切斯特反手把少年压在墙上,冷言道:“闭嘴!”
    少年闭上眼,泪水从他的脸上滑落。
    由于切斯特的到来,监测器停止了警铃,科里被吵得一团糊的大脑也清醒了些。
    一名警察手握警棍和他们对峙,另一名骆发警察背对着他们正与通讯器对话。
    “是的,我们找到他了。还是在纽香街,尽头,对,alpha也来了,不过我们还发现了一名oga,不,没有监测器。请尽快派些人过来,我和吉米,我们应对不了…… ”
    “嗨。”科里走上前。
    拿着警棍的警察连声喝道:“站在那里别动。”
    “警察先生,别这么激动。”科里走近他,“我今天看到你的儿子了,他很让人喜欢。我还有幸和你的妻子说了几句话,他们在玩喷泉,我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和话中的主角见面。”
    警察警惕着,他的手紧绷着在暗暗积累力量。
    但蓝眼睛oga的话还是让他有点分神,他的确有个儿子,很小,才四岁。今天他的妻子也带孩子出门了,他不确定妻子是不是带着孩子去看喷泉。
    科里伸手拽住警察的领带,警察猝不及防,举起警棍就想攻击。
    科里接住警棍,他挨着警察很近。“保护oga的法律。”科里低身说道,“它们足够让你被终身监|禁。”
    趁着警察有一丝迟疑,科里抬脚踹向警察的腹部,警察闷哼地倒在地上。
    科里来到第二个骆发警察的身后,对着他的后颈就是一掌。第二个解决得很快,在通报信息和反抗之间骆发警察选择了前者,可当他被打倒在地时,科里毫不犹豫地踩碎了他的通讯器。
    殴打还没有结束,科里莫名地发怒。他的身体里尽是火焰,那些焰苗烧着他岌岌可危的理智。他被黑暗覆盖,里面没有丁点阳光。
    科里感到后方有人在接近,他回身就是一拳。对方接得轻巧,拳头和手面的搏击发出闷闷的声音。科里眼睛发红地盯着黑衣男人,打架的后遗症还存在,他身体里的暴力因素被催醒。
    切斯特一手托着已经晕倒过去的少年,一手按住科里的拳头。
    “走。”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御宅屋,御书屋,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nk7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rouw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