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

小说:意外赠品 作者:紫菜南芥酱
    斯特拉了一下科里。
    科里没有动,他的拳头握得越来越紧。
    “这名oga快发情了,他会熬不下去,希尔顿会救他。”切斯特又拉了科里一下,科里才缓缓地跟他走。
    警卫沃伦早已在车旁待命,他接过切斯特手里的少年把他放在副驾驶座上。切斯特帮科里开后车门,等科里进去了他才进去并关上车门。
    沃伦坐进去启动车子,黑车扬尘而去。
    克劳瑞丝站在床前调整输液的速度,调好后她伸手探向艾秋的额头。
    “帮他打了抑制剂,他很快就会安定下来。”克劳瑞丝回到办公室对坐在沙发上的科里和切斯特说道,“不过他这几天可能没少饿肚子,为他输了些营养液。你们是在哪里找到他的,他还没被人标记过。”
    科里靠着沙发手指交叉握着,他盯着自己的手道:“我猜他是一个人跑来的,他曾说他有伴侣叫乔,是位士兵。”
    “他要去兵营?那可比这远多了,坐火车要一天一夜。”克劳瑞丝坐到办公桌旁,“达蒙你现在情绪有点不稳定,要我为你准备些抑制剂吗?”
    科里露出一个笑:“不,我并不需要那玩意。”
    克劳瑞丝:“那你们打算怎么安置他?”
    “送他走。”切斯特抢在科里面前回答克劳瑞丝,“送他去兵营。”
    克劳瑞丝和科里一时没了声,切斯特的回答让他们惊讶。这不仅仅是他的内容,男人以前很少会管这种,这种少到简直可以称之为零。现在他不仅回答了,还给了一个比较坏的答案。
    不过这会让那个躺在床上的oga高兴,毕竟这是他的愿望。
    克劳瑞丝:“这很危险,威廉姆斯。我可以给他一些抑制剂,但他终究还是个oga,一个正常的oga,他应付不了外面的一切。”
    克劳瑞丝说这话时还望了科里一眼,仿佛这话是对科里的责备。在娇小的oga群中,科里就像怪物般的存在着。
    “我会派沃伦跟着他,沃伦是个beta,对他构不成威胁。”切斯特站了起来。
    克劳瑞丝更加的惊讶了,切斯特难得的会去管那些和他自身利益不相关的事情,她都快要忘却他还有善心这回事了。
    “这段事就告一段落了,麻烦你了,希尔顿。”
    切斯特起来的时候科里还瘫在沙发上,切斯特也没管科里,自顾自地走出大门。医院很安静,呆在克劳瑞丝的办公室里都能听到外面的脚步声。
    一下一下,连贯有力。
    科里默默地数着,十五下,一层楼梯。
    脚步声忽然停了下来,在下完第一层楼梯后,外面寂静无声。
    科里再等了一会,脚步声还没有响起。科里起身走了出去。
    此刻萨妮正在大厅打扫壁炉里的灰烬,她必须将速度保持的很慢,不然灰烬会飞起来把空气搞得一团糟,那味道可不好闻。
    萨妮哼着小调,她从来都不把这些工作当做必须完成的任务。这就是她的生活,她从中得到乐趣。再说今天的天气这么好,黄色的阳光洒满了外面的草坪,她没缘由感到难过疲惫和孤单。
    萨妮小心地将装满灰烬的袋子缩口,提着它往大门走去。
    还没走到,大门就被人用力地撞开。
    科里用得力气很大,那扇大门被他撞到墙上又反弹回来。科里不满地接住它,把它推向墙壁。如果下一刻那扇门再回来的话科里会毫不迟疑地踹它几脚。
    他憋在心里的怒火挥发不出去。
    后进的切斯特望了一眼正僵在过道上的萨妮,年纪大的女仆受不了这种突如而来的刺激。“你先出去吧,萨妮。”切斯特解开领口的扣子。
    “是、是的,先生。”萨妮拖着袋子离开,走时还把主房的大门关上了。
    切斯特又解开了袖扣,他需要轻松一下。
    科里还在房间里晃悠,他撑着腰不停地走。身上的那种燥热让他多动,他无法忍受。他就想现在冲出去把那些人揍得稀巴烂,该死的他为什么还会在这里。
    “先生,你是不是觉得你们很了不起。”科里主动找上切斯特,“妄自尊大的alpha,你们以为自己可以干到任何的事,你们比天都大。不过事实上你们的确能这样,法律赋予你们,国家给你们。这多可笑,当你们被oga信息素弄得神志不清的时候,就是你们最脆弱的时候!强者…… ”科里发出一声嗤笑。
    切斯特瞟了一下科里,蓝眼睛的男人忘了戴他虚假的面具,他的愤怒无处隐藏。切斯特漫不经心地说:“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达蒙先生。”
    科里:“是的,你的心比天高,你从来坐享其成。你怎么会知道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那些alpha是什么样的,他们露出的表情就跟你的一样,十足的混球,让人恶心!”
    科里挥舞着双手。
    “你在为了一个oga生气,你在为你的同类说话?”切斯特走上去抓住科里的手,反身把他抵在大门上,“你该冷静下来,达蒙先生。”切斯特的目光一寸寸地压上科里,“你该冷静。”
    那是一种如铁钳般无法挣脱的力量,切斯特平常沉默地让科里都快忘了他也是拥有着这样的能力,就像是他第一次走进这个家,在明晃晃的灯光下,切斯特的手掌压着他,使他动弹不得。
    暴力从来只有暴力来能制住,这是相对的。为了使这个精力充沛的男人不再闹出什么事,压制他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可他们挨得有些近,眼睛里都是对方。
    一瞬间的惊愕是消除不了怒火的,被切斯特握紧手心里的手有了动静。切斯特更加用力地回握过去,他将科里的手举高,交缠在一起的手共同撞击着门面发出咚得一声。
    然后切斯特就吻上了科里,他钳着科里的下巴,不让他逃开。
    这似乎已经偏离了最初的初衷,一个猛烈的吻,混杂着alpha不加掩饰的信息素,它们攻略着柔软,令人战栗发麻。
    切斯特离开科里,他们相互对望着,交换着彼此微微发热的呼吸。
    “哦先生,你总是狡猾地使用你那些信息素。”科里另一只没有被压制的手漫上切斯特的后颈,将他拉向自己。
    清晨站台上空无一人,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沿着铁路慢慢走过来,走到尽头时向即将发动的火车敬了个礼。
    最早的一班火车扬起了汽笛,预示着一段旅程将要开启。
    艾秋坐在第一节车厢的最后一个位置,他的对面是警卫沃伦。
    艾秋深吸了一口气,他握紧袋子里的抑制剂。
    大红色的火车在白光下缓缓前进,艾秋侧头看着窗户里的景色从清晰到快速地混在一起。艾秋低下头蜷缩进棉大衣里。
    他即将要去远方,去见他的爱人。
    作者有话要说:入v第二更。
    小切已经会等科里了,还有后面的xd
    下一章反派大boss会出现一下,这种文还是有反派的,看我认真的脸=l=
    ☆、第32章 【妹妹】
    科里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对着天花板反复地思考到最后才承认了这个事实,切斯特居然主动地吻了他。
    这几乎就跟做恶梦一样。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虽然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两天,但它所引起的效果是长久。这实在让人记忆深刻。
    科里躺在大厅里的长沙发上,双手交叉枕在脑后,细碎的头发被他压在手掌中,蹭着他脸和脖子痒痒的。
    右手边传来一声轻响,紧接着是萨妮的问候声。
    从房间里出来的切斯特就站在沙发旁整理他的行装,萨妮在一边低着头侯着。在这么近的距离,科里都可以听见切斯特的手指抚过衣料发出的悉悉索索声。
    科里望着天花板的眼睛慢慢向右偏去,他看到切斯特正在整理袖口,可眼睛却是看着他的。
    他们来了个对视。
    科里觉得有些烦闷,扬手拿了个靠垫盖在脸上。
    科里并没有睡着,他全无睡意。闷在靠垫下他听着切斯特的脚步远去,听着房门被关上。科里并不急地把靠垫拿下,他吸着在这狭小空间里变得发热的空气,让自己的思维不断发散。
    在沙发上躺了一会,科里又坐了起来,最后终于受不了起身去四处晃悠。他实在不适合去扮演一个乖乖呆在一处思考问题的角色。
    科里先在庭院里绕了几圈,小草和花都还没出现,只有一些风若有若无地刮着。科里瞟见萨妮正在厨房忙活,他又晃晃悠悠地去了厨房。
    萨妮在厨房擦拭着碗柜,尽管在科里看来这个家已经算得上一尘不染了,但女仆总能找到可以忙碌的地方。
    科里倚在窗户旁做个隐形人不去打扰萨妮的工作。
    后来科里又去了饭厅,因为热情的厨师敲着窗户一定要他来品尝新做的可乐饼。
    科里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饭厅里,他的坐姿很随意,两条腿架在面前的长桌上。他拿起半块可乐饼吃着,面包屑落了他满手。本来康纳德同他一起呆在这里,但康纳德的创作热情是永远不会止息的,他滔滔不绝地讲着做菜的事,后来更是抑制不了想要实践的欲|望。
    他走时甚至为他充满智慧的想法欢呼了一下。
    康纳德总是夸张的。
    科里吃完后双手撑在脑后,椅子被他晃得嘎吱响。
    男人的坐姿实在让人无法评论。
    这时萨妮捧着一大束花进来,她将新鲜的花束插|进长桌中间的花瓶里,再把替换下来的花束收拾好。接着她又开始用抹布将周围擦拭,桌子、椅子、油画的边框等等。
    她提醒着科里不要坐得这么危险,科里随意地与她交谈,让她唱i地的歌谣给他听。
    遗憾的是歌谣并没有响起,切斯特回来了。
    每当切斯特一回来整幢房子就被一种莫名的冰冷所掩盖,人们诚惶诚恐,所有步调都被扭转回原点。
    萨妮连忙上前弯腰向切斯特行礼。
    科里看着正在脱大衣的切斯特,他离他有些远,科里看不清切斯特的五官。
    科里慢慢使椅子接触到地面。
    他突然有点不高兴了,如果可以他现在就想起身离开,可他又有些懒。科里呆在椅子上不愿动弹,他望向别处。
    “哥哥!”
    科里愣了一下。
    “哥哥!哥哥!”
    科里回过头,他简直不敢相信。他那呆在平民区的小妹妹,他的琳达正向他跑来。科里急忙起身向他妹妹走去。
    “哦,我亲爱的琳达。”科里兴奋地把她抱进怀里。他已经顾不得这幢房子的主人还在这里,天知道他有多想念他的妹妹,他的亲人。
    琳达的一头长发还是乌黑光亮的,她玻璃球般透彻的棕色瞳孔里浸满了笑意。不过她穿得有些少,旧棉袄和棉裙,科里碰到她光裸的小腿都是冷的。
    这让科里急不可待地抱着她靠近壁炉。
    琳达却不关注这个,她先亲了许久不见的哥哥的脸颊,然后望着他的蓝眼睛咯咯直笑。她的笑容像铜铃般轻脆,这是目前为止科里听过的最美妙的声音。
    切斯特沉默无声,他似乎默许了这种吵闹现象的出现。他解下围巾递给萨妮,告诉她他们可以去那间大书房。谁都知道这个他们是指谁,萨妮按下心中的诧异连声说是。
    切斯特离开大厅走进自己的房间,他离开的有些快,他都没有吩咐萨妮为他准备热咖啡。
    科里抱着琳达,他们亲密地碰着额头。在这短暂的重聚中,相拥似乎比言语更加重要。
    直到科里的手有些发麻他才不甘心地把琳达放下,琳达站在科里的旁边显得很乖巧,但孩子的天性让她忍不住四处观望。
    这里是她从来没见过的,燃烧的火焰,漂亮的大吊灯,会转弯的楼梯,这里实在太大了,她看天花板的感觉就跟看天空一样那么触不可及。
    科里蹲下来帮她捂手,贫穷的日子让琳达既没有手套又没有棉鞋,但是她从不抱怨。
    离开了一会的萨妮走上前,告诉科里她在第三间的大书房里准备了热茶和甜点,让他带着小妹妹过去,那里还有很多书,可以让他的小妹妹快乐地度过在这里的日子。
    琳达会喜欢看书的,科里想,她以后获得的知识一定会比他多。但其实科里更想和琳达在一起玩玩具,他喜欢琳达的笑脸,不过这幢无趣的房子除了书除了文件就没其他的了。
    科里牵着琳达跟着萨妮的身后,琳达一路笑眯眯的,她甚至主动向萨妮问好。
    科里把脖子上的围巾扯下来给琳达围上,问她是怎么来的。
    “我在路边玩,然后看到了黑色的车,我认得它,它曾带着哥哥来见我。”琳达如实地回答。
    科里想着切斯特应该是经过了贫民区,科里低头又问:“妈妈呢?”
    琳达这时显得有些自豪:“妈妈去工作了,把我放在莱昂先生家。莱昂先生家很忙,连小狗都被他们带走了,没人和我说话,我就出来了。之后黑车子就从我面前经过,我很想你,哥哥,我就追在车的后面。车子开得很快,后来又停了下来。我跑过去的时候看见车门是打开的,我就钻进去跟刚刚那个人,跟他讲我想要见哥哥。”
    科里皱了下眉,他的脸上半是不满半是不忍。但他很快就调整好心态,他可不想破坏这种难得的重聚。科里笑着问:“那你是怎么称呼刚刚那位先生的?”
    “威廉姆斯!”琳达叫起来,“我听妈妈这样叫他的。”
    科里微笑道:“哦,你真勇敢呢,你不怕他吗?”
    前面的萨妮也笑了起来,她的笑很浅。她时不时回头,用慈爱的目光注视着琳达。女仆萨妮从来都喜欢小孩。
    琳达高兴地挥舞着双手:“他摸了我的头,就像平常哥哥对我那样,然后我就一点也不怕了。”
    科里一时无言,没人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尔后他再次把琳达抱起来,亲了亲她的脸颊,对她笑:“你真幸运,小琳达,或许待会在书房里能找到你爱的童话书。”
    大书房里的构造还如之前一样,不过对于第一次见到的琳达来说却是新鲜的。琳达欢乐地奔到正对面的那扇巨大的落地窗前,她用脸贴着玻璃,她看到花园,一大片红色的花正不畏严寒地怒放着。
    落地窗旁边的窗帘地质丝滑,琳达玩着窗帘,她将自己裹成一个大粽子,再飞快地转圈从窗帘中出来。
    她的裙子飞起来时也像一朵小花,白色的小花。
    琳达乐此不倦。
    大部分时间里琳达都在自娱自乐,她偶尔会来拉她的哥哥。琳达的精力充沛到萨妮不得不将那些奶茶再重新热一遍。小女孩实在是太会玩了,她根本不会停下来去吃东西。
    直到琳达玩累他们都没吃东西。
    小女孩的睡意来势汹汹,她一点也不想坐上椅子。她靠在科里的身上,他们挨在一起休息。
    萨妮轻手轻脚地为他们盖上毯子,坐在椅子上撑头微笑地看他们。
    在经过一段短暂的午睡后,琳达终于想吃东西了。
    他们直接在书房进行午餐,琳达吃了煎鸡蛋、玉米饼、火腿奶酪三明治和一大杯橙汁。科里吃不下那么多,说实在,光是看着琳达他就觉得很满足。
    吃饱喝足后他们便开始找书,科里翻到的大多数都是关于经济的,其余的还有一些名著,甚至他翻到一本一打开里面密密麻麻全是公式的书,科里多看一眼就觉得头疼。
    萨妮在下面帮科里扶稳梯子,她解释道:“那是先生在贵族学院的课本,先生看到一定会觉得很怀念的。”
    科里翻了个白眼,该死的贵族学院,难怪从那里出来的人会像台僵硬的机器。
    科里将书重新塞回去,旁边忽然传来哗啦啦的声音。
    “琳达。”科里提醒她,“你要小心点,别弄坏这些书了。”
    琳达回不了他,她已经被埋进一个小书堆了。
    科里笑了起来,他放弃手上的寻找,下来拯救他的妹妹。
    他撑着琳达的手把她直接从书里抱出来,琳达被落下来的灰尘引得打了好几个喷嚏。科里摸摸她的头,把她抱到一旁。
    科里:“萨妮,把书放在那,我马上就来整理。”
    “没事的,达蒙。”萨妮已经弯下腰开始收拾,“这些都交给我好了。”
    在科里抱妹妹走开的时候,他没有看见,这时跪在书堆旁整理的萨妮已经停止下动作,中年女仆正对着地上的一本书出神。
    要是平常的科里看见,他一定会很随意地把书拿起来甩两下,嘴里念叨着这是什么玩意,再把它放进柜子里。这本书引不了科里的关注,因为他并不认识。
    或许该说这世界上已经很少会有人记得,人们每天都遇到大量的事,同时又遗忘大量的事。
    萨妮颤抖地把书拾起来,她轻轻拂过书面,她触摸着书面上鼓起来的字,她的神情虔敬的像个教徒,双眼却又溢满了悲伤。
    萨妮已经哭不出来了,在经过这长久的年岁后。
    萨妮盯着书面。
    书面上只有简单的两行,书名和作者名――
    《请拯救我们的国家》,麦基?隆德著。
    萨妮叹了口气,小心地把书放进书柜里。
    科里回来后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掉落下来的书已经被萨妮收拾好。他微笑地向萨妮表示感谢,而萨妮同以微笑回应他。
    琳达跟在科里身后,她拽着科里的裤子探出个头来。她似乎知道自己闯祸了,这让她不敢再靠近那个大书柜。
    当科里爬上梯子时,她只能胆小地站在萨妮的旁边,拉着她的围裙。
    萨妮轻蹭了一下琳达,希望她别这么害怕。
    童话书找得并不那么便利,科里很难得才找到几本有插图的。科里不介意把里面一个严肃的故事扭曲成幼稚的王子斩断毒藤蔓拯救高塔的公主,他想琳达也不会介意。
    科里胡编乱造地念了大半本书,期间无数次地把琳达逗笑。琳达夸赞她哥哥的聪慧,也夸赞这本书的作者是个最伟大的人。
    她爱这个故事。
    在故事念完后琳达又重新看了一遍这本书的插图,尽管她不是很懂。有些时候她觉得王子的脑袋其实更像是一个三角形。
    最后萨妮唱了i地的歌谣,琳达在这悠扬的歌声中跳起舞来。
    切斯特沉默地站在门口,他听着里面的歌声,里面的欢笑声,那里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是他从来都不曾碰触的。
    切斯特双手垂在身旁,他从未想过把面前这扇紧闭的大门拉开。
    也许在他的心里也明白,当这扇大门被打开后,里面的一切将不复存在。
    克劳瑞丝就在切斯特的身旁,她同样听到了这些欢乐的声音。她倚着墙,一只手拿着一份用夹子夹好的文件――在切斯特看到她后就立即分辨出她手里的东西,女医生从来不无缘无故地来拜访他。
    “政府已经给出了答复,他们选好了你孩子的抚养者。”克劳瑞丝望着切斯特,男人的脸上还是一贯的淡漠,“抚养者是l国的伯爵,听说他是个热爱孩子的人,参加过很多慈善晚会。但是我却查到他有虐待儿童的倾向,我不知道他是怎么骗过政府的。”
    “威廉姆斯。”克劳瑞丝正色道,“我们国家向来民主,你知道虽然国家强行将alpha和oga分配在一起,但国家给予了他们权利,关于不想住在一起共同抚养后代,就像你和达蒙。这期间不凡有一些伴侣反悔,当他们看到孩子,当他们熟悉了彼此后却要分离,国家也仁慈的给予他们反悔的权利。事情永远不是一成不变的。机会只有一次,威廉姆斯,就是我手中的这份文件。”
    克劳瑞丝的眼睛里竟然涌出几分恳求的神色:“只要你的一个名字,你们将拥有保留孩子的权利,你们没必要呆在一起。威廉姆斯,你是位商人,给自己留条退路。”
    切斯特看向克劳瑞丝,他站在原地没有动。
    书房里的欢笑声一直都在,他们似乎总是在他离开之后才敢这么真实的展露。
    只有他行走在寂静里。
    切斯特看向克劳瑞丝手中的文件,他用那种让人难以揣测的目光注视良久。就在克劳瑞丝心灰意冷到想要离开的时候,切斯特走上前,他接过克劳瑞丝手中的笔,在文件最末端留下自己的名字。
    这是一个单方面的承诺,一个alpha对国家,对法律,对oga的承诺。
    它一旦完成,就不能反悔。
    克劳瑞丝看着文件上的名字,她抬头时,已经找不到切斯特的身影。
    夜晚来临,琳达|赖着科里不愿走。无奈科里只能打电话通知贫民区的母亲让她不要担心。在电话里科里感觉母亲的声音依旧是疲倦的,她有些力不从心。
    对于琳达的离开她也没有责怪,只是嘱托科里多注意下别让琳达捣乱。
    因为忐忑不安的琳达科里只能蹲下来说话,琳达的小脑袋紧紧地挨着话筒听母亲的回复,在母亲答应之后她快乐得立马就想大叫,被科里用眼神制止了。
    在科里挂电话后琳达讨好地搂住科里的脖子,她用头去撞科里的额头,很轻,撞了几下后便嘻嘻地傻笑起来。
    科里摸着琳达的头发,她的头发十分柔顺,拂过他脸时的触感像极了天鹅绒。
    科里起身牵着琳达往房间里走。
    在经过一个舒服的热水澡后,琳达躺在科里的床上打滚。他们所处的房间在第一层里屋里,自从上次从医院回来后科里就没有再去过二楼,失去阳光的优势更是让科里连楼都懒得爬。科里躺在琳达的旁边,他想着切斯特也去过二楼,不过在他离开他的房间后他很快又搬了回来。
    科里莫名露出个笑。
    琳达滚到科里的身边,看着科里:“我想你,哥哥。”
    科里摸了摸她:“我也想你。”
    琳达:“那我能一直呆着这儿吗?”
    科里:“不行,你这样会让妈妈担心,你明天就得回去。”
    小琳达有些难过,暗色的灯光照着她眼睛里尽是水光:“我很想你,你什么时候会回来?”
    “很快,相信我。”科里答道,“你现在该睡觉了,亲爱的琳达,充足的睡眠会让你心情好些。”
    琳达顺从地让科里为她盖好棉被,她盯着她的哥哥,在床头的台灯下,她哥哥的脸显得坚毅又帅气。琳达伸手摸向他的腹部,她近乎有些天真地问:“等这里生出小琳达的时候?”
    “哦,你真是什么都知道,你这个小大人。”科里笑着吻了下琳达的额头,伸手关了台灯。房间顿时陷入黑暗,科里在黑暗中发了好一会呆后才缓慢地又近乎是困难地问道:“或许会,琳达你听我说,如果哥哥生出来,你会讨厌这样的哥哥吗?”
    他感受到他妹妹的手一直都在他的周围,房间是这么的黑,他甚至看不清对方的脸。
    但温暖一直都在。
    “不会,因为妈妈说生命是神圣的。”
    很快,他听到他的妹妹琳达这样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科里开始考虑孩子的事了,切斯特也是__
    这章可以和【第二章】【第八章】【第二十八章】相联。
    萨妮不是很普通的佣人,这个在【第十九章】【第二十章】就点了一下= =+
    感谢秦一的地雷=3=
    最后,附送克劳瑞丝?希尔顿小姐的美图,由鬼sa绘制,超美的!非常感谢!
    ☆、第33章 野性
    琳达睡得并不安稳,导致她整个早上都是迷糊的。他们在饭厅吃过早饭后,科里送琳达去大门。从主房到大门的这段道路上,琳达左手牵着科里,右手牵着萨妮。
    没人说话,大家似乎都在享受着离别前的这份宁静。
    在看到大门前的车子时,琳达才崩溃,她抱着科里的手臂怎么也不愿走。科里只得抱起她轻声安慰,琳达趴在科里的肩头哭。
    在一旁的萨妮也不免湿了眼眶,但她不敢有多余的举动,先生还在房内。
    最后琳达还是上了车,科里帮她系好安全带并禁止她把头伸出窗外。
    黑车渐渐远去,直到它消失在拐角处科里才离开大门,他帮萨妮整理了下女仆帽,对她说回去吧。萨妮轻声说是,然后他们顺着来的道路再慢慢走回去。
    三月,春天来临。
    躺在床上似乎都能听到在万里之外冰河解冻的声音。沉寂了几个月的河流涌出冰面,按着欢乐的充满生命力的调子奔向前方。
    阳光、绿意都将回来,而冬雪、寒冷都将远去。
    当冬天踩下最后一个离别的脚印时,人们在闲暇之余望着窗外的景象,望着鲜花望着绿草,偶尔回想起就在不远前,白色的雪粒覆盖了广袤的漆黑大地。
    连下了好几天春雨,空气潮湿,冰冷还未彻底过去,不过较之冬天来说这点凉意根本不算什么。科里足不出户,他难得有耐心地呆在房间里,他实在讨厌下雨天。
    绿芽发得很快,这几乎让科里产生错觉,好像他只是睡了一觉醒来就看到一个绿油油的世界。现在还处于回暖的阶段,萨妮每天都会进来帮科里添木炭。
    科里经常可以看到穿着雨衣的肯曼在花园里走来走去,春天是生长的季节,他需要好好看护那些幼苗。
    一个星期后雨终于停了,科里站在主房门口打哈欠,空气中尽是泥土的淡淡腥味。他惊讶地发现之前那些光秃秃的枝桠上都冒出了小绿叶,它们看上去一点都不庄严。说真话,科里还是喜欢不上春天,即使她让万物复苏春意盎然,春之神的双手始终联系着生命。可是春天还是太温柔了,阳光也是。
    科里怀念着那种干燥的甚至会蹦出火花的炎热,那些白色的让人无法直视的刺眼光束,他知道这并不会很远。
    科里沉浸在美好自然中还没多久,克劳瑞丝的小护士就来接科里去接受产检。产检一月一次,切斯特从来不带他去,科里也完全不当回事,到头来只有靠克劳瑞丝来操心。
    小护士拿出克劳瑞丝的医生证件在oga监测器的显示屏上一划,监测器最顶端亮起个小绿灯,表示身份已核实带出要求通过。这种由外人带oga出去的行为需要半个小时就让监测器检测一次,以防止中途有意外发生。
    科里一般很少会有举动,因为机会真的太少。他随着小护士一出房子大门就有车子来接,直接将他们送进医院。
    今天的司机是阿瑟。
    小护士上了前座,科里一个人坐在后面。
    车外景色不断变化,而oga监测器却没有响,科里觉得颇为可惜。
    克劳瑞丝先听了胎音,又做了其他一些检查。科里躺在那些无数人都躺过的床上,让那些冰冷的工具接触他光裸的腹部,科里在犯着恶心的同时又感到可耻。然而男人不会表现出来,他微笑地听着克劳瑞丝讲那些老掉牙的话,他很好,一切顺利。
    科里必须佩服腹中这个小玩意顽强的生命力。
    科里呆坐在走廊的塑料椅上,他把手塞进口袋里捂住腹部,他需要舒缓一下由医疗器具带来的不适感。
    过了好一会他才起来,坐姿的不正确让男人的脸浮现奇怪的苍白。男人穿过走廊来往的人群,走出大门。在医院大门前停了两辆车,同是黑色。阿瑟已站在车外迎接他,科里往后面那辆车走去。
    这时,前面一辆的车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个骆色头发的男人。
    他的出现正好挡住了科里的去路。
    骆发男人开了口:“先生,来医院检查?”
    科里平常是不介意这种搭讪的,可他今天格外的不舒服。科里的眼神充满了警惕和防备。
    骆发男人完全不在意科里的眼神,他笑道:“原来你也会乖乖的做检查啊,alpha的特权让我一下就闻出你那股怀了孕的味道。但是你那天把我们打得这么惨,局长都差点拿枪把我毙了。”
    科里似乎想到了什么。
    “哦你这么快就把我忘了,我可真难过。”骆发男人怪异地瘪着嘴,“你让我整整半个月都没有通讯器,你不知道我有多爱它多想念它。”
    科里也笑,他的笑容在苍白的脸色下显得很勉强,科里从来不会在乎这个。
    “我当然不知道。”科里道,“不过这样把一个良好市民堵在医院门口不知道是不是警察先生专有的特权呢?”
    骆发男人从喉咙底发出低低的笑声:“要不是因为威廉姆斯家族的关系,你早就以殴打公职人员的罪被关进牢里,才不会像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御宅屋,御书屋,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nk7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rouw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