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小说:意外赠品 作者:紫菜南芥酱
    服沾上了海水的痕迹,虽然不多。科里感觉到兴奋,这可以让他暂时抛弃某些东西,某些信息。
    他往前走了一点。
    如果背后那个冷气场男人不在,他或许会冲进海里。不过他还要顾及肚子里正在成长的孩子,所以最后科里只能遗憾地舔了下嘴唇,压住身体里沸腾起来的血液,慢慢地脱离大海,回到切斯特的身边。
    在切斯特看来,科里的乖巧让他惊讶。
    他们站在原地,大海的声音不断地传递。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愿意开口。以前捉摸不透的科里总是牢牢占据着主导权,现在他觉得没必要了。
    最后切斯特缓慢地说:“你有捡到什么东西?”
    他这样说道,像是装作某种不经意的平凡的态度。
    他想他需要知道这样做能不能让旁边的oga高兴,在之前他们不愉快的相处中这个oga总想要离开。就算他现在回来了,切斯特对科里还是一无所知。恰好有一天切斯特听到科里和佣人们的谈话,他们的关系一向好不是吗,切斯特认为。
    科里的回应有些慢。
    在盯了大海好一会科里才回过头,这反应就好像他听到的是大海的回声一样。科里露出了一个弧度很大的微笑:“并没有,先生。”
    他摊开手,正如此。
    “那你应该去捡些什么。”切斯特望向大海,“家里有地方可以放,你的妹妹也会喜欢。”
    哦,多么像命令的一句话。科里在内心里嘀咕。希望和要求永远是相联系的,你也是,凯蒂小姐也是,高高在上的有钱人,高高在上的alpha。
    科里想起了昨天,这是个莫名而来的念头。身边的这个男人顶着一身的余晖,可他还是处在黑暗里,像是隐藏着无数的不为人知的秘密。
    科里收回思绪,他觉得这个状态简直糟糕极了。
    “不,你不该这么说,这多奇怪,先生。”科里淡淡地摇摇头,“那只不过是一幢关人的大房子,而琳达也不一定会喜欢。”
    “你不能代表全部啊。”科里补充道,好像预示着什么。
    科里绕过切斯特向前走,切斯特跟在科里的身后。
    他们踩过沙地发出一前一后的声响。
    这种近在耳前的声音让科里烦闷,他的心里像是被谁塞进了一团棉花――美丽壮阔的大海也拯救不了。
    真实,这让他意识到身后是一个活着的人。
    ――先生,你可以试得去了解切斯特。包括,他会死这件事。
    凯蒂的话不适宜的挤进他的脑子。
    哦该死,他不应该想到这方面来。思考从来不是科里?达蒙该做的事情。
    你们在隐藏什么秘密。科里在心里问道。
    他加快速度,而他本身没有察觉到。
    忽然,正往前走的科里被身后的切斯特拉住,科里被迫停下来。他回过头,看到切斯特皱着眉看他。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表情,大概介于烦恼和不满之间。
    “科里……”
    “威廉姆斯先生,我之前就说过你不该这么叫我。”科里立即反驳,这快得似乎都没经过他的大脑。“或许你该统一一下称呼。”科里抽回手,抽到一半又被切斯特紧握住。科里愣了一下,抬头看向切斯特的黑眼睛,他的话语变得有些尖锐,“我觉得我们要相处开心还是很困难,如果你想要谁过得好,放手是一种值得提倡的方法。”
    他的这种反应来自于切斯特――他产生变化的行为看上去太像是在讨好谁了。哦,或许还是跟凯蒂小姐说的有关系。
    切斯特:“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科里。”
    独断的,没有一丝一毫回旋余地,也没有一点解释。
    男人从来没有解释,他从来不让别人知道他在干什么。
    “你总是刚愎自用,威廉姆斯先生。”科里对切斯特固执的称呼和态度感到反感,他又动了下手,最后笑得放弃了。“就像是你的行为。”科里说道,“之前的你和现在的你,你不觉得这其中存在着巨大的差别?”
    “我之前也说过,你的自以为是。一个alpha,我们谁能要求alpha耐心地说着什么。”
    科里摊了下手,他侧头看向大海,而这时大海也卷着白色的浪花袭上沙滩。
    切斯特走近科里:“我很抱歉,科里,你不喜欢这次出行?”
    他用了一个疑问句。
    切斯特虽然带着一个好态度,但他并没有弄清科里说得是什么。他们指向了不同的方面。这场想要缓解尴尬场面的对话转到了一个不好的方向。
    科里露出了个笑容。“得了吧。”他说,“别这样,别耍人。”
    天空更加昏暗,科里猜测已经到了傍晚,从城市到达这算是偏远的大海花费了很长的时间,这多么不容易,他们理应享受美好的自然景观。但是,科里感觉内心里涌起一股怒意,这怒意来势汹汹,它们跟着肾上腺素一起疯涨。
    科里看向眼前的这个男人,他会死,天啊见鬼。
    这关他什么事。
    “科里,我不知道……”切斯特说到一半,科里忽然往前走,他只能收回想说的话跟在他身后。
    “滚开!”科里像只野猫般龇着牙,“你们无非是要求我按到你们所说的做,这多荒谬!”
    海浪重重地拍击着石块,像只野兽在凶猛地吞噬。
    切斯特停下脚步,他看着科里。
    他们互相看着,对峙着。
    “你为什么要生气,达蒙?”切斯特低沉而又缓慢地问道。
    为什么,假如人能摸清楚自己并完全预测将来,一些愚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比方知道后来会喜欢这个古怪的讨厌鬼那么之前就要更加的注意――好的对待和隔离,又比方知道会被带回来那么就要更快的逃离。
    可变化因素,alpha和oga的吸引,天性,仅仅是在一瞬间。
    从一个完整的世界到一个完全崩塌的世界可是非常容易的。
    切斯特看着自己的手,手面上来自另一个人的温度已经消失。他用指腹触碰着充满凉意的皮肤,那个人的手从来比他的要暖。
    切斯特抬头寻找着科里的身影,他走得很快,身影缩短成一条黑色的宽线条。
    ――小杂种,你注定一辈子都是孤单一人。
    ――切斯特先生,你知道,国家不缺少傀儡,而开创者则要与常人不同。
    切斯特大脑里胡乱地想起这些话。
    他们都在等着你引燃炸弹然后去死啊,切斯特。
    他感觉有什么在不断的失去,切斯特快速向科里走去。
    挣脱了束缚的达蒙先生这时显得很懊恼,他为那一刻没有控制住情绪而后悔着。这让他感觉像是回到了母亲的身边,和亲切的家人在一起他不需要伪装。
    这样的矛盾让科里更快地向前。
    然而下一刻他的手又被包裹住,那个人拽着他。科里因为这种力量转身。
    “你为什么生气?”无征兆的举动让科里一时愣神,“或许,你对我也有感觉,科里?”
    这样的问句挑战着科里,在他想要反驳时切斯特又拿出另一个相当于鱼类炸弹的玩意。一个小的黑色的盒子,被切斯特打开后,在天鹅绒的装饰下两枚戒指静静地躺着。
    不不,这真可怕。科里发誓如果切斯特把这玩意带到他手指上,他会迅速拔下来扔向大海。
    切斯特拿出其中一枚戒指,随着他的动作系着戒指的链条慢慢落下。
    切斯特轻而易举地将戒指戴在了科里的脖子上。
    戒指冰凉的表层冻得科里想要哆嗦。
    “倘若你要拒绝,科里,你可以很容易扯断链条,这很细。”切斯特说,“可是每个人都有权利向自己喜欢的人倾述,科里,你不能阻止。”
    “好吧,你胜利了。”科里的思维在脑袋里古怪地转了一圈,他露出一个微笑,“我也喜欢你,喜欢你那些强大而优质的alpha信息素,它们很好闻,切斯特。”
    既然眼前的威廉姆斯先生想玩个恋爱游戏,拥有大量空余时间的他怎么会拒绝?
    即使天空始终是灰沉的,雨水还是没有降临。
    翻滚的大海在下半夜变得异常安静,平缓温柔地像是亲人柔软的手。
    切斯特坐在车子里透过窗望着外面,旁边的科里已经被睡意压垮。
    切斯特开了车子里照明灯,在黄色的灯光下科里卷成一团的头发显得更加的软,像是某种蓬起来的蛋糕云。
    切斯特调低了座位,又把外套脱下来盖在科里的身上。
    这些举动依旧没有吵醒科里,他陷入沉沉梦境中。
    切斯特低头吻了吻科里的嘴角,而后者则嘟囔地侧过身去。
    ――亲爱的切斯特,我的学生,在迎接新未来之前,人们总要受些苦难。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天神,也是如此。可是当苦难过去后,你会感到无比的喜悦。
    切斯特抬起头,继续面无表情地望着窗外漆黑的天地。
    他想他已经找到了,切斯特摸着挂在胸前的戒指,新的未来。
    作者有话要说:非常非常感谢我的基友毛毛tat
    为她点一百个赞!!!!
    ☆、第50章 金色
    坐落在西边郊区的私人住宅正沐浴在早晨温暖的阳光之中,在住宅门前的一排高木也努力地伸展着绿色的枝桠。此时的这个画面美好极了,白色和灰蓝色相融的大房子简洁大方,这不会让人想到,在去年秋天的一个夜晚,有人曾评价它为可怕的鬼屋。
    现在时间为五月,气温有了明显的升高,太阳也更愿意从云朵中露出脸来。
    作为私人住宅里唯一的女仆,萨妮?隆德在很早的时候就将所有的窗户打开,让房间通风。同时她会去厨房做好全人份的早餐,并主动送到每个人的手上。等待阳光出来后她便要拎着衣篮把洗干净的衣服晒到衣杆上,再回房子用湿抹布将大房子里的一切都擦拭干净。
    这几乎是每天都要重复一遍的工作,在这些劳劳碌碌中她还必须随时抽出时间来迎接她亲爱的先生。她的先生每天都很早地出去,再到深夜一身疲累地回来,她要为他准备好上等的缓解压力的咖啡。
    可是,最近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萨妮拿着抹布小心翼翼地走过大厅,她保持着不发出一点声音。而事实上坐在沙发上的两个家伙也不会注意如此用心的老女仆。
    切斯特?威廉姆斯,房子里的主人,此时的他正坐在大厅里的沙发上看书。而他的伴侣,科里?达蒙则平躺在长沙发上无聊地翻着童话。他翻得快极了,两只眼睛无力地眯在一起,书中的插画因为他的动作快速地连在一起。
    科里动了一下,毛躁的头发蹭着沙发。他打了一个哈欠,一只脚翘起来搭在另一只的膝盖上并来来回回地晃。
    这姿势并不怎么好呢,萨妮走过的时候想。
    很快的,当萨妮在走进主房时,科里已经因为无聊而睡了过去。那本崭新的童话书被他随意地扣在身上,他睡得很沉,从窗户里照射进来的阳光在他的脸上留下一点点浅薄的阴影。
    萨妮无声地走过他们,往里屋走进。房间同样是她打扫的范围,窗帘、矮柜、地板,这些都是随时需要清理的。辛劳的萨妮在房间里整理了许久,等她结束后拿着东西出来时,她看到原本坐在一旁的切斯特换了个位置坐到了长沙发上,睡得毫无知觉的科里枕着切斯特的腿。切斯特面无表情,他依旧在看书,只是用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科里的头发。
    萨妮看了看手中的东西,她所能做的只有立即离开并再不踏入这里。
    说实话,她那理所当然的房主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无数次的这样惊吓可怜的女仆。
    还有几次,在厨房做饭的萨妮看到切斯特拉着科里在花园里散步,或许那个可以称之为散步。科里在后面懒散地晃来晃去,萨妮觉得如果不是切斯特拉着他的手,他下一秒可能又要躺在草地上来个回笼觉。
    他和先生的手都拉成一条直线了呐,萨妮无奈地摇摇头。
    可最后做好早饭的萨妮再望向窗外,花园里的切斯特和科里正肩并着肩地走回来,从这个角度看起来他们很亲昵,科里还趁切斯特不注意时做了个鬼脸,这多精神。
    总之,虽然不知道之前两个关系差的人为什么会这么突然的在一起,作为大房子里的佣人,所能做的只有接受。
    况且,科里的肚子比四月份看起来要明显多了,特别是男人把高大的身体塞进饭厅的椅子里――他之前就喜欢做这种危险的动作,双腿架在桌子上不断晃动椅子。
    自从他进入五月份威廉姆斯先生对他的关注更加得多,至少萨妮每次看到的科里只能恹恹无趣地安静地坐在饭厅里,而威廉姆斯先生在他旁边看报纸或者其他的东西。
    “哦,达蒙。”
    走进房子里的克劳瑞丝给走出来的科里来了个拥抱。
    科里微笑地接受。
    “我很想念你啊。”克劳瑞丝拍着科里的肩膀,“你已经两个月没去我那里检查了。”
    正高兴的科里翻了个白眼,还真是扫兴。
    今天早上,在用过餐后佣人通告医生克劳瑞丝来拜访。
    结果当然是同意她进来,尽管在切斯特的印象里克劳瑞丝从来不会带来什么“好事”,但毕竟她是科里的看护医生,他们也很久没有见面了。
    “我必须要问问你之前去哪了,达蒙。”
    克劳瑞丝仔细地看了看科里,不错,跟之前一样活力充沛,不过身上的衣服宽大了些。克劳瑞丝极快地掠过,好吧,她也理解。
    科里笑着不回应她。
    “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去质问威廉姆斯,我有这个权利。”克劳瑞丝故作生气地说。
    “希尔顿。”从饭厅里出来的切斯特冷眼看着她,“有什么事吗?”
    “首先我必须要告诉你,威廉姆斯,你们很久没去我那了。”克劳瑞丝无奈道,“所以我自己来了。中途来得时候看见中心广场在进行庆祝会,我想我会带着科里在做完检查后去那里呆会,他会高兴的。”
    一身普通装扮的克劳瑞丝把这个答应权交给了切斯特。
    “当然。”切斯特回应。
    切斯特的干脆让克劳瑞丝有点缓不过神来,她一开始还以为要用尽各种理由。克劳瑞丝回头看着笑眯眯的科里,在心里呼了一口气,总算结局是好的。
    男人喜欢热闹呢。
    在走出房子前克劳瑞丝还需要做些准备,她先将手指按在科里手腕的监测器上,让监测器记录下指纹进行核对,在对着监测器的声控系统说出自己的身份,看着监测器露出通过的绿灯。
    oga只有alpha才能带出,国家古板的令人无可奈何的规定。
    “好了没,克劳瑞丝?”
    正在感慨的克劳瑞丝听到大门口科里的问话后,抬头给了科里一个笑容。
    “好了,达蒙。”
    她说道。
    在科里离开之后,切斯特走进了书房,萨妮应他的要求为他端来咖啡。
    切斯特在书房呆了四个小时,在此期间他不断地翻阅各种文件和书籍。虽然和罗森家族的关系让他缺损了许多,但成功的经验不会使他完全被上流社会孤立。
    再说切斯特的兴趣爱好少之又少,如果没有科里,他可以和书桌上任何一样东西共度一生。
    科里就是他的现实,他的天性。
    在切斯特自认为充裕而旁人觉得枯燥的四个小时结束后,切斯特家迎来了另一位访客,这位访客之前也曾频繁来拜访――在科里消失的那段时间里。
    l国的伯爵本恩?布克申。
    四十五岁的老先生依旧穿着华丽的礼服,坚实的拐杖打在光洁的地板上清脆作响。布克申进入大厅后先向切斯特问了下好,切斯特也同样回敬他。
    之后他们便在大厅里畅谈,布克申伯爵礼貌而不夸张地歌颂切斯特的一切――就如同以往那样。
    切斯特平静地应答。
    他对这位慈爱的老伯爵谈不上有什么好感,对于切斯特来说,伯爵的拜访和无数名流的拜访一样。他们会为了利益夸大任何的事情。
    切斯特不需要布克申的利益,也不需要和这位关系平淡的伯爵闹僵。
    直到伯爵有意无意地提到了科里时,切斯特才变得严肃起来。
    “他出去了,布克申先生。”
    伯爵做了个夸张的表情:“威廉姆斯先生真容忍自己的伴侣呢。”
    “是的。”
    切斯特看了下对面墙壁上的钟,下午四点,他和伯爵谈了四个小时,这时间有些长了。
    切斯特动了下手指,他发现自己有些坐立不安,甚至于确切地说他有些想念那个外出的家伙。alpha对oga的标记相当于在彼此的灵魂上都刻上联系,切斯特无法拒绝这种情绪。更夸张的是,他想起了和科里分隔两地的那段时间,那是个痛苦的过程。
    在他臣服于身体内部的天性时,对面伯爵的拐杖声已经响起。
    伯爵的笑容看起来诚心诚意:“既然您的伴侣都出去了,我们也该出去悠闲一下了。一起去打高尔夫如何,我想您不会拒绝我这个邀请吧,除非您觉得我这个老头没用了,威廉姆斯先生。”
    “当然不会,感谢您的邀请。”切斯特答谢道。
    切斯特穿好外出的行装后和布克申出去,一路上布克申又向他说了许多l国的见闻。阿瑟在大门前准备车辆,切斯特在布克申坐进车后才进入自己的车内。
    两辆黑车一前一后的使动。
    切斯特坐在后位,内心的感情仍在波涛汹涌中。这让过度忍隐的切斯特皮肤泛出不合时节的苍白――这表情和皮肤给人一种在严寒的冬天一般。
    一路向前,下午太阳也不吝啬地放出黄色的光芒。可惜光点被茶色的玻璃阻拦,他们照不了男人分毫。男人侧头看着窗外,阳光对于他来说也是遥不可及。
    接着,他们驶进了商业区。
    各种店铺飞快地从窗户上划过,前面的司机叭叭地按着喇叭。
    切斯特觉得这声音异常刺耳。
    从商业区到中心广场并不需要花费多久,尤其对于开车来说。
    很快的,切斯特窗前再度充满了阳光。
    因为中心广场在举行庆祝会――或许是哪个商家的销售主意――中心广场挤满了人。切斯特和伯爵的车在过道上小心地行驶着。
    中心广场……克劳瑞丝……
    这些名称在切斯特的脑子中飞快地闪过。
    切斯特起身对一筹莫愁的司机说:“在这里停一下。”
    黑色车子靠着边停下,司机弯腰请切斯特出来(司机现在的心情可以算是愁苦了,他以为切斯特不满意他开车的技术。天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人,司机在切斯特背后小声抱怨道。)
    出来的切斯特站在人群中,他压抑住体内说不清楚的感情。
    周围一片吵闹,远处断断续续地传来劲爆歌曲声。
    落日的余晖四处洒满,广场上有各式各样的推车。
    切斯特慢慢寻找过去,空气中充满了各种气味,他无法准确地寻找出科里。
    这时庆祝会到达了一个高|潮,最后一个姑娘放掉了一百个气球。那一刻广场上所有人都在欢呼,人们挤过切斯特的身边。
    切斯特的视线落在了一个粉色气球上,当它飞向高空时,切斯特找到了科里。
    他和克劳瑞丝站在广场最边上,克劳瑞丝手里拿着一袋东西在给谁笨拙地喂着(人群挡掉了大部分),他则倚在围栏旁调侃地笑着。
    他的整张脸都沉浸在金色的光点中。
    切斯特闭上眼睛。
    三秒后睁开。
    他依旧看到科里。
    那一刻,他感受到巨大的满足。
    “威廉姆斯先生?”前头的伯爵穿过人群赶到切斯特的旁边,“怎么了?”
    切斯特回过头,他的表情带上了一点点的茫然。
    “布克申先生。”似乎这个名字提醒了他,切斯特又恢复了冷漠的神态。他看向伯爵:“我想之前也许发生了什么错误,我并没有放弃孩子的抚养权。所以布克申先生,我很抱歉。”
    布克申敲了下拐杖。
    “威廉姆斯先生,你不需要和我说抱歉呢。这是件非常好的事情呀。”布克申微笑,“我只是想要邀请你去参加一场轻松的高尔夫。或许我们要在这里停留一下?”
    “不用。”
    布克申拄着拐杖离开。
    切斯特反身坐进车子,太过浓烈的阳光在他眼前留下青色的虚影。
    切斯特又闭了下眼睛。
    “开车。”
    他对前面的司机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前面一章修改了一下,不介意的姑娘可以再看一遍。
    没有信息素影响的感情才是坚定地【握拳】
    ☆、第51章 温暖
    科里最近明确的感受到了变化。
    他腹部的皮肤变得非常柔软。
    有点糟糕啊,科里小声地念着。
    他伸手点了下自己的肚子,过了会开始从上而下缓慢地抚摸,一种很怪异的感觉浮现在他的脑海里。科里抬起头,看着面前落地窗映出的影子,三个月前他还能看到自己的肌肉纹路呢,现在圆圆得像个小球。
    它会变得越来越大吧,科里为脑子里想象的画面笑了。
    不止是他,切斯特也同样感受到生命力的表现。
    然而他的伴侣是个好面子的小野猫,切斯特只能在科里睡着时感受一下当父亲的感觉。这多么神奇,他们以前从来不喜欢这个小家伙,现在却觉得他如此珍贵。
    切斯特有时候会想这个小家伙的样子,也许他会和科里一样拥有一双大海般的眼睛。
    这个想象,一直到现在――他和科里在商业街玩的时候――都没停止。
    为了遮挡住变化科里穿了比较宽大的衣服,可是在一些动作下,衣服还是能表现出来。这无可奈何啊,切斯特看着他。
    比起之前的全城广播这次的外出十分顺利,切斯特牵着科里的手一路走到尽头,在喷泉那儿停留了一会,在慢慢走到中心广场。说起玩,切斯特觉得用散步来形容更恰当。
    切斯特给科里买了许多吃的,基本是科里留意的健康的切斯特都会买下来。不过科里的食欲不是很好,切斯特付完钱回来后看见科里拿吃不完的玉米片喂鸽子。
    游玩结束后,他们在室外的候车站等巴士。
    科里坐在椅子上意外的觉得累了,他居然走累了。这使科里皱了一下眉,要知道他曾经还牵着一个快发情的笨蛋穿过房屋躲避警察的追捕。
    科里东想西想时,他闻到了一点很淡的味道,这味道类似于烘培好并加满糖精的蛋糕。科里寻着味道,注意到旁边的切斯特,从这里看去切斯特的半张脸被候车站顶泄露下来的光线笼罩。
    切斯特安静地站在科里的身边,他今天没有开车也没有安排警卫,今天的活动就像是街上出来玩的普通小情侣一样随意。他能感受到科里更加珍惜外出的机会,毕竟再过两个月他想让科里出来,科里也会找各种理由拒绝。
    他就是这么古怪,开始时从来不惧怕别人揭露他的短处,到最后又拼命阻止别人掩盖这种缺陷。
    衣角突然被蹭了一下,切斯特低头,看到科里正靠着他。
    只是很轻的碰触,切斯特都没感受到科里的重量。
    切斯特看着男人乱糟糟的头发,这种杂色在黑色的衣服上格外显眼。他不敢动,有些谨慎的保持着,他怕自己的急切会把好不容易靠过来的男人吓跑。
    这种难得的相处被一辆寻求搭伙的面包车打断。
    车主是个黑皮肤的热情男人,同样的上面的乘客也热情得可怕。
    强壮的乘客不停地从车窗里伸出手。
    嗨,一起走吧,巴士还要很久才来呢!一起的话钱还能便宜点。
    他们这样的说着。
    切斯特闻着扑面而来的alpha信息素,压抑住从身体内部翻涌出来的占有欲。他在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被轻视了,他们不该对有了法定伴侣的人这么喊。切斯特不悦地想着。
    旁边的科里倒不管切斯特是如何想的。
    他站了起来,“好的。”他回头对切斯特微笑,“你觉得如何,切斯特。”
    切斯特冷着脸拒绝回答。
    从海边回来科里就直接地喊他名字,这让切斯特满足。但眼下并不适合陷入感慨。他讨厌科里和别的alpha在一起。
    车上的乘客继续热情的招呼。
    等了一会科里点点头,表示认同。
    “既然这样,切斯特你就一个人在这里等吧。”科里狡猾地笑着。
    他的oga最大的爱好就是唱反调呢,切斯特头疼地想。
    乘客们纷纷表示赞同,司机按了下喇叭示意他们快点。
    科里不管不顾地走出候车站,他走了两步,回头对切斯特微笑,又继续向前走。快到车子边科里的手被拉住,好吧,他就知道,科里翻了个白眼。
    “哦对,切斯特,我忘了。”科里伪装好回过身,“我需要你的衣服……”
    一片暗影压上了科里的嘴唇。
    切斯特捧着科里的脸,闭着眼睛亲吻他。
    科里在这一刻闻到强烈的alpha信息素,它们匆忙地涌进口腔,犹如疯涨的肾上腺素,刺激着科里的一切,让他炫目。
    背后传来一阵呼叫声,还有乘客调侃地吹口哨。
    结束后,切斯特迅速脱下风衣披到科里的身上。“直接回家。”他碰了下科里的额头。
    科里看了他一眼,转身上车。
    他本来还想对切斯特说你直接走回去吧,你看上去最需要多走一走。现在他什么话都不想说了,该死。科里沮丧地扶着额。
    连切斯特的视线都没有回应,科里仓促地关上车窗。
    司机旋转钥匙,面包车开始突突地动起来。有乘客坐到科里身边问他那个人是不是他的男朋友,科里用惯有的假笑应付,侧头看向前方。
    面包车不断地向后退,科里透过玻璃看着切斯特高大的身影渐渐缩短,转眼,面前的景色就被中心广场所替代。
    科里靠着窗户,沉默地闻着衣领上的信息素。
    切斯特站在原处,看着面包车消失在拐角处。
    此刻,他的内心正被一种叫做失落的情绪霸占着。
    切斯特呼了一口气,向着面包车退去的地方走去。
    他不知道科里的本意也是想抛下他一个人,不过这种无意产生的结果也没什么不好。黑发男人之所以这样只是想起了他也这么做过,在深夜的停车场,他开着车绝情而去。
    懊恼、悔恨,它们和前面的情绪混杂在一起,使男人走得格外沉重。
    切斯特默默地走过中心广场,即使他的冷面也没阻止生为人的正常反应,高悬的太阳让切斯特出了一身薄汗。他解开衬衫领口的扣子。
    他走进商业街时引起了一些人―― 一些女beta――的注意。脱离黑色包裹同时又具有精致五官的切斯特格外的符合某些被系统教育的beta的梦想。不过她们的视线只在男人的身上停留了一会,成熟又帅气的alpha,他们的归属只有oga。
    beta收回念想,主动地远离切斯特。
    有一些人,即使融进人群里,也显得格格不入。
    从街尾走到街角,穿过分摆各处的试吃摊,男人来到了一个等车站。
    忽然,一股香甜而亲切的味道顺着风飘了过来。
    男人不可置信地停下脚步,很慢的侧过身。
    在他的旁边,那个小的等车站里,消失了好久的家伙正歪着头看他。
    科里朝他眨眨眼,脱离粗鲁的坐姿站起来走到他面前。
    “你是打算走回去吗。”科里左右望了望,微笑道,“你没等到车啊,切斯特。”
    切斯特露出了一个浅得几乎看不出来的笑容。
    他看着他。在科里的头顶是湛蓝的天空,背后是红色的等车站和绿树,左右两边是形形色|色的建筑和来来往往的人群,在这样的背影下,他只是看着他。
    科里抿了下嘴唇,他习惯了切斯特的沉默。
    所以现在他也不奢望听到切斯特说话。
    科里摇头晃脑地向前走,一路吧嗒吧嗒地往外倒着废话(故意讽刺的居多)。
    切斯特跟在他边上,试探性地拉了下科里的手,在科里没有拒绝后牵着他的手往前走。
    五月中旬。
    肯曼带着工具来修剪生长旺盛的植物。
    那天切斯特正好有事出去,科里便来到主房前坐在台阶上看他修剪树枝。
    萨妮为科里端来橙汁,给梅卡莎的是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御宅屋,御书屋,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nk7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rouw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