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7

小说:意外赠品 作者:紫菜南芥酱
    ,而不是特意来和他讨论某个小天使的饮食习惯。
    “或者。”切斯特想了一下,“加些牛奶会好点,牛奶拥有营养。”
    康纳德张了张嘴,彻底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08【甜点】
    “我的上帝,康纳德,你又把安德少爷带这里来了!”
    萨妮急忙走进厨房,却被厨师拦住。
    “嘘,亲爱的萨妮。”康纳德做了个手势,回头继续把盘子上的甜点递给安德,“你一块都不需要,我觉得它们很美味呢。”
    “谢谢……”安德胆小地摇摇头,“爸爸说不希望我吃这么多甜的。”
    康纳德:“哦小孩子都爱吃甜食,这样会显得你很可怜呢,小安德。”
    “嗯……其实我早上还吃了一大包糖,草莓味的,很甜。”
    说着安德朝康纳德腼腆地笑了一下。
    萨妮走了过来:“好了,康纳德,别总是开安德少爷的玩笑。”
    康纳德耸了下肩:“我只是在测试他是不是抵挡得住诱惑!我不会真的给他吃的,威廉姆斯先生知道了也许会杀了我。”
    萨妮摇摇头,从医院里出来的康纳德仍旧没有什么改变,他这话真是说得夸张极了!
    她弯下|身对着安德笑道:“安德少爷,你怎么会跟着来这里。”
    “我其实……在找daddy……”
    “安德!安德!”
    说到一半的安德惊喜地回头,他听到了daddy的声音。
    “daddy!”
    安德看到科里的身影在花园中一闪而过,这让他有些急切地往前走。
    过度兴奋引发的结果就是小安德直接撞上了厨房透明的落地窗。
    “天啊,安德少爷!”萨妮尖叫起来。
    康纳德哈哈哈地大笑。
    “等等,萨妮。”康纳德边笑边阻止萨妮想要过去扶起安德的动作。
    因为康纳德的阻拦萨妮只能看着安德一个人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他首先是摸了摸头,再摸着落地窗一步一步地走到外面
    “你看,萨妮。”康纳德看向萨妮,有些自豪地说,“他很坚强。”
    “安德。”
    看到从走廊走出的儿子后,科里快速走上前。
    “daddy。”
    安德朝科里伸手,等科里把他抱起来后往科里的肩膀上蹭了一下。
    “怎么了,安德,你的头看上去红红的。”科里察觉到小安德的奇怪。
    安德摇头:“没事,daddy。”
    科里撩开垂在安德额头前的深咖啡色头发,看着和他一样的蓝眼睛:“好吧,安德,如果发生了什么你要告诉我,毕竟我不能随时都在你身边,你明白吗?”
    安德点点头,抱住科里的脖子趴在他的肩膀上。
    “开心点,宝贝。”科里拍着安德的背。
    虽然安德的表情看起来像是要哭了一样,但他还是决定不去过多的询问。
    科里抱着安德往前走:“还记得吗,爸爸说今天带我们去游乐园,你不是一直想要去。”
    “是的,daddy。”瞬间安德又朝科里笑起来。
    科里亲了下安德额头:“那我们去吧,爸爸在门口等我们。”
    安德再次点点头,出去玩的心情一下子就轻松地代替了刚才的疼痛。
    甚至在经过厨房的时候,安德还开心地朝康纳德和萨妮挥挥手。
    康纳德和萨妮也同样笑着向他挥手。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雾的宝石蓝投得地雷和lekersseni投得火箭炮!
    补充点当时科里逃走之后的细节。
    q1:科里逃走你们知不知道?
    阿瑟:不知道。
    康纳德:哈哈,这种事我怎么会知道呢,我又不是伟大的威廉姆斯先生!
    萨妮:不知道。那天威廉姆斯先生突然一个人回来,我就觉得似乎发生了什么。
    肯曼:上帝啊,我不知道。可是我来修剪树木的时候就没再看到他了。
    q2:切斯特是什么时候去找科里的?
    阿瑟:突然有一天,回来后看了眼房子就叫司机离开,自己开车走了,一直到天亮才回来。
    康纳德:哈哈哈……
    萨妮:在科里走后五六天吧,对不起,我也记得不太清楚了。
    肯曼:我来的时候威廉姆斯先生都不在。
    意外赠品 第64章 琐碎
    09【软肋】
    科里和切斯特吵架了。
    哦,该说他们在安德没生出来之前就曾进行过无数次这样无意义的“争吵”。
    当然,模式由科里用多到不行的词汇来攻击切斯特,而切斯特沉默的或者用为数不多的词语应对。
    “哦,既然你坚持这样,切斯特……”科里走到沙发那边抱起安德让他骑在脖子上,“安德,我们离开这儿。”
    “我们去哪,daddy?”安德问着,同时回过头去看站在原地的黑发爸爸。
    安德明白黑发爸爸在生气,他的脸冷得像一个大冰块。
    这使得安德不由放低了声音。
    “你不需要知道,注意门框,安德。”
    “是……”安德猝不及防地回过头,过高的高度使他准确地撞在门框上。
    切斯特发誓,他在这里都能听到响声。
    撞击让安德无暇再抓紧科里,他顺着科里的背一路往下掉。
    回身的科里连忙揪住他的衣服,慢慢把他放到地上。
    过了一分钟,科里发出了笑声。
    面朝地趴在地上的安德坐了起来,他爬过去抱住他天生爱看好戏的daddy的腿后,才因为疼痛哭了起来。而科里的笑声因为儿子的哭声越来越大。
    切斯特头疼地看着面前这个场景,看着他善变的伴侣。
    他走过去抱起安德。
    无助的安德带着哭腔叫他爸爸,一手又拉着科里的衣服不放。
    “没事,安德。”他认真地检查了安德的额头,“很痛吗?”
    安德委屈地点点头。
    科里艰难地收起笑声:“需要热鸡蛋吗?”
    切斯特看了科里一眼。
    “不需要。”他走过去牵科里手,一手抱着安德一手拉着科里走出主房的大门。“好吧,科里。”他无可奈何道。
    科里眨眨眼睛:“你知道我要去哪?”
    切斯特:“是的。”
    科里:“那安德呢?”
    切斯特:“车子上还有一些药。”
    科里得逞性地微笑起来。
    “让我来抱他。”他说。
    10【礼物】
    随着秋天的来临,无所事事的科里决定和萨妮学织围巾。
    最近他很少借用alpha信息素出去。
    因为他发现只要出去时间过长就会担心家里的小安德,而他喜欢去的地方小安德并不合适。这让科里莫名的有些苦闷。
    所以他决定在家里主动做些什么。
    还好这个时间萨妮都会亲自动手织些围巾、手套。
    安德现在戴着帽子就是由心灵手巧的萨妮织的。
    科里坐在萨妮的身边,看她熟练地用针挑起线,很快地完成一排。
    “达蒙,你先这样织完这团毛线吧。”
    萨妮拿来一大团毛线和新的毛线针,先教科里简单地打一排。
    科里笨拙地织起来。
    除了萨妮要工作必须离开房间,接下来的时间科里有机会就会在萨妮的房间里呆一个下午。这方便他不时地询问。
    就这样,由最初纯粹的好奇心到五天后,科里得到了一个由毛线织出来的一米多长方形长条。我们在这里只能如此简单的称呼它,毕竟它没有任何的技巧可言。
    等它完工后,科里仅有的耐心也随之耗尽。
    他望着手里算是柔软的手工品,思考着该怎么安置它。
    切斯特从大门里走进来,门卫阿瑟惯例地朝他行礼。
    天气越来越冷了,特别是晚上,切斯特几乎觉得会被那些奔涌而来的寒风吹成一尊不能行走的冰冷雕像――虽然已经有人这么认为了,在他正常的时候。
    切斯特走上台阶,缓慢地拉开门。
    大厅里的吊灯没有开,而壁炉里的火焰正好代替了光源。
    切斯特走到壁炉前。
    “切斯特。”
    有声音从过道里传过来。
    切斯特回过身,穿着睡衣的科里慢慢走过来,同时递给他一样东西。
    他平淡地接过,绵软的触觉从手指漫延开来。
    “送给你。”
    科里难得拘束地抓抓头发,最后抬起头正经的微笑。
    “是围巾。”
    于是,在这么一个秋天的夜晚,切斯特?威廉姆斯先生得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份礼物。
    而且是,由他的法定伴侣亲手为他做的。
    11【惩罚】
    “科里,科里――”切斯特边叫着他伴侣的名字边从书房里走出来。
    坐在大厅布艺沙发上的科里没有回头,只是轻应了一下。
    切斯特走到他面前,扬扬手中的文件:“你有看到我放在桌面上关于铁路资金的文件吗,我到处找都没找到。”
    “哦,切斯特,我从来不进你那个无聊的房间。”科里无精打采地眯着眼。
    他的肚子开始明显,但仍然很想睡觉。科里动了动身体,趴在腿上的小安浴― 一个五岁的有着深咖啡色头发的小男孩――头随科里的动作偏了一下,被他扶正了。
    切斯特弯下腰,声音也放低了些:“安运着了,叫萨妮抱他去休息吧。”
    “算了,他喜欢粘着我我也乐意让他粘。”科里恹恹的,手上却没有停止。
    切斯特点点头尊重他的选择,
    “你在做什么?”切斯特看到科里手中的纸变来变去。
    “一些小玩意,以前在贫民区里经常叠给琳达玩。”
    科里突然觉得找到了一个可以炫耀的对象,整个人不由得精神了一点。
    切斯特静静地看着他。
    科里将叠好的纸翻过来,纸面上一排英文露了出来。
    切斯特?威廉斯姆
    科里:“……”
    他迅速地把纸揉成一团。
    切斯特:“……”
    科里干干地说:“这太无趣了,换点别的吧。”
    切斯特站起来,捡起桌子上被科里剪得零零碎碎的纸。
    上面依稀有着铁路资金等对于他来说异常熟悉的字样。
    “达蒙。”切斯特把这些堪称是废纸的东西托在手心上,“你进了我的书房?”
    科里缩缩脖子,每当切斯特这样叫他时他都觉得好像要发生什么事,这样让他很不舒服。科里微笑:“我只是无聊。”
    “动了我书房里的东西?”
    “我只是想找几张纸而已。”科里把手里揉成一团的重要文件的残骸往后一丢,“哦,好吧,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科里眨着他漂亮的海蓝色眼睛,举起他的右手发誓。
    但切斯特知道,科里?达蒙的保证从来不管用。
    切斯特把纸放回桌上,走过去把他们的儿子抱到一旁,让科里倚着他站起来。
    他抵着科里的额头,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行了吧,切斯特。不就几张废纸吗,你当时应该多印几张的。”科里连翻了几个白眼。
    切斯特抓着科里的手往前走:“待会我会叫萨妮来。”他们走到书房前,切斯特旋开门把,侧头朝科里露出一个罕见的笑容,“我觉得我该做些什么事,好让你再也不想进这个地方。”
    科里:“……”
    12【亲吻】
    切斯特专心地开着车。
    周围的景色从高耸的建筑物逐渐过渡到简陋的绿色植物,可惜他的伴侣没有看到。
    窗户在科里睡着的时候被切斯特关上了,并且切斯特还开了一点暖气。
    他们很平静地来到海边。
    切斯特把车停在沙滩边,撑在方向盘上侧头看着科里。
    和科里一起睡着的还有他们的第二个孩子,一个在春天出生的小女孩,有着淡金色的头发和黑色的眼睛。她很小,才半岁大。切斯特给她取名艾莉,艾莉?威廉姆斯。
    现在,小艾莉正躺在科里的怀里熟睡着。
    “爸爸……”
    很小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安德趴在椅背上叫切斯特。
    切斯特把他抱过来让他坐在腿上。
    安德眨了眨眼睛,仰起头轻声对切斯特说:“她睡着了……daddy也是……”
    “是的,安德。”
    安德:“可是我们已经到海边了。”
    “那我们要把他们叫醒吗?”切斯特询问他的儿子。
    安德点点头,身体往前倾了倾。一会又缩了回来,不好意思地拽着切斯特的领带,小声说:“陪我……爸爸……”
    切斯特亲了亲他的脸。
    “好的,安德。”
    切斯特带着安德慢慢俯过身,吻在了科里的脸上。
    而安德也亲上了小艾莉柔软的脸颊。
    “醒来了,科里。还有……艾莉。”
    13【坏人】
    “科里。”
    切斯特拿着裤子走进浴室,而这时候正在刷牙的科里回过头。
    白色的泡沫堆积在科里的嘴边,滑稽得像个白胡子的圣诞老人――前提是这个圣诞老人是由年轻人假扮的。
    切斯特走过去用指腹抹掉科里嘴上的泡沫,开始直奔主题。
    “我说过不要把裤子直接丢进洗衣机里。”
    “为什么。”科里咕咚咕咚地漱着口,“萨妮会把它们洗干净。”
    切斯特:“你不应该把这样的东西让给萨妮,明白吗。”
    “那么你帮我洗吗。”科里不怀好意地微笑,“放轻松点,切斯特,这只是条游泳的沙滩裤,又不是什么私密的像是内裤的东西。哦,我知道切斯特先生所指的并不是这个。”
    切斯特皱起眉:“这并不是……当然,我可以帮你洗……”
    对于在早上这个时间段,切斯特和科里的对话成功地吵醒了还在熟睡的艾莉。艾莉迷迷糊糊地下了床,残留在她身体里的睡意使她走路还有些踉跄。
    艾莉揉揉眼睛,淡金色的头发乱糟糟地堆在她的头上。
    “艾莉。”已经解决完早饭的安德走过来。
    艾莉朝她九岁的哥哥伸手:“哥哥。”
    “你该穿上鞋子,艾莉。”
    安德从艾莉房间里拿来拖鞋,弯腰帮她穿上。
    艾莉扶着哥哥,习惯地揉着眼睛。
    “我们要去游泳了吗,我听到daddy在说话。”
    顺便一提,三岁的小艾莉最喜欢在家里的那个方形游泳池里游泳。在安德五岁的时候也喜欢这么做,不过现在的他有点难为情了。
    尽管如此,那个曾经被科里嘲笑的游泳池还是派上了用场。
    “不,不是。”安德老成地说,“他们只是在吵架。”
    “为什么?”
    安德拉着小艾莉往前走出房间站在过道上,从他们这里正好可以看到在浴室里说话的切斯特和科里,而他们的神态被安德定义为生气。
    安德解释:“爸爸说不听话的不是一个好孩子,所以daddy是坏人。但是,就算daddy是坏人我们也要喜欢他,你明白吗?”
    他笃定地为自己的言论点头,回头期盼地看着他的妹妹。
    可是小艾莉只是瞪大眼睛看向他。
    “哦,够了,切斯特,你真是越来越嗦了!在这么下去我会被你弄疯的!”
    科里抱怨地走出浴室。
    他一眼就看到了过道上的安德和艾莉。
    “艾莉你怎么起来了?”科里走过去,蹲在他们俩面前,“安德,你吃完早饭了?”
    安德快速地点头。
    “乖孩子。”科里摸摸他,转过头对艾莉说,“来,小艾莉,我带你回去穿衣服。虽然现在不太冷,可是……”
    突然冲进怀里的的小艾莉让科里停止了说话,他有些奇怪。
    紧接着艾莉大哭起来。
    还在浴室里的切斯特连忙跟了过来。
    艾莉抱着科里的脖子断断续续地哭道:“da……daddy……不、不是……坏人,dadd……daddy……不是……”
    科里:“……”
    切斯特:“……”
    安德:“……”
    切斯特摸着安德的头,蹲下来直视他的眼睛:“你是不是对艾莉说了什么?”
    安德支支吾吾地说是。
    “好吧,去墙角站着,我待会再过来。”
    安德:“……”
    14【守护】
    随着科里第二次心血来潮,他找到了康纳德想向他学甜点。
    当然,康纳德欢喜地答应了科里这个提议。并在科里做的过程中,无数次地夸耀他早该如此了。可是,尽管在康纳德的费劲解说下,科里做的牛角面包还是烤焦了。
    当晚,一家人看着桌子上黑漆漆的面包不说话。
    而十一岁的安德也习惯用沉默来面对这样的场面。
    “嗯,我们开始吃吧。”科里打破僵局,“安德,你需要来一个吗?”
    他热忱地朝安德眨着眼。
    安德不做声。
    一旁的切斯特也说话了:“安德,我教过你,不要浪费食物。还有你daddy的心意。”
    说到这他偏转视线望向科里,而科里也朝切斯特微笑。
    “那么,切斯特你一定想来一个对吗,毕竟这是你亲爱的伴侣的心意。”
    科里迅速地给安德和切斯特夹了个烤焦的牛角面包,然后他转过头,笑眯眯地对着身边的艾莉说:“我们吃玉米粥吧,萨妮做的,我猜一定很好吃。”
    切斯特:“……”
    安德:“……”
    安德默默抬起头:“爸爸你吃吗?”
    切斯特:“……”
    结束完晚饭后,科里抱着艾莉进房间。
    在安顿好小艾莉后,科里走出来伸了个懒腰。
    他觉得有些累了。
    这时,科里意外地发现了站在房间前的安德。
    这两年来安德越来越向切斯特发展了,科里看到他总会想起小时候腼腆微笑的安德。现在他抱他都要花些力气了,何况有点爱面子的安德不想他这么做。
    科里耸耸肩,朝他走去。
    站在阴影里的安德听到脚步声抬起头,这个瞬间竟让科里觉得像是看到了切斯特。
    ――虽然他的蓝眼睛出卖了他。
    “什么事,安德?”科里俯下|身,“或者,你想让我抱你去睡觉?”
    科里朝安德笑了一下。
    安德低下头,缓慢地摇了摇。
    科里似乎看到安德脸红了,这让他觉得有趣。
    “daddy,你拉……拉着我就行了。”
    哦,科里彻底意外了。他按压住心里的惊讶,牵着安德的手带他走进房间。
    房间里的台灯正努力地发挥着功效,使得整个空间都亮堂堂的。科里盯着那盏台灯,他感觉安德的手在缩紧。也许安德有什么话要跟他说,科里想。
    科里领着安德来到床前,安德自动地坐上去。
    他蹲在安德的面前,顺便把台灯往下压了点。
    坐在床上的安德已经比蹲着的科里要高了。
    “好了,躺下吧安德,我帮你盖被子。”科里微笑道。
    “daddy……”安德有点谨慎地开口,而科里耐心地等着他儿子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你还会走吗?”
    科里愣了一下。
    安德抬起头,他感到有些心急,daddy并没有第一时间否定,那么他听到的都是真的。
    在科里的角度,他甚至看到安德海蓝色的眼睛里弥漫着雾气。
    “哦,安德,你在哪听的。”
    “康纳德叔叔,萨妮阿姨,阿瑟叔叔,他们都在说……”安德勉强地说,“不过他们没有直接告诉我,他们在厨房里,是我听到的。daddy,虽然以前你和爸爸相处的不是很好,可是……”安德扑到了科里的怀里,“我爱你,daddy。”
    科里恍惚了一会,才紧紧地把安德抱住。
    他亲吻着安德的头发:“我也爱你,安德。”
    等到安德睡着后科里才悄悄地离开了房间,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体验,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安德躺在床上并拍着他哄他睡觉。
    科里心事重重地走回房间。
    正在看书的切斯特抬起头:“安德找你有什么事吗?”
    “你知道?”科里走到他面前。
    “他一开始来敲门了。”切斯特仔细地观察着伴侣的表情,“怎么了?”
    忽然,站着的科里俯下|身亲吻着切斯特。
    切斯特闻到久违的oga信息素,很香甜。他还看到了一大片金灿灿的光,就和向日葵田一样耀眼夺目。
    切斯特没有争回主动权,任由科里的横冲直撞。
    等这个亲吻结束后,科里对他微笑。
    “没什么,切斯特。”科里说,“没什么。”
    15【十岁小艾莉的日记】
    我的家,是在西边郊区里的房子,它拥有着白色、灰蓝色、朱红色和黑色。
    我有一个爸爸,叫切斯特?威廉姆斯,是位商人,大家都叫他威廉姆斯先生。我还有个daddy,叫科里?达蒙。他是个很古怪的人,总是喜欢微笑。每次爸爸和daddy在一起时,就显得爸爸特别古板和严肃,我怀疑是不是daddy把爸爸的微笑偷走了,因为他实在太会笑了。不过,有时候我会发现,爸爸在望着daddy背影时会露出很淡的微笑,非常好看。
    遗憾的是这一点不仅仅只有我发现,还有我的哥哥安德。
    听萨妮阿姨说哥哥小时候有点胆小,可我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他很沉默,不常和我说话,但是我的事他都知道。
    我的同桌露西说青春期的男孩子都会这样,她哥哥也是,等过了这个阶段男孩子就会变得很成熟。上帝,我一点也想象不出安德成熟是什么样子,还有“青春期”,这真是个奇怪的词。
    除了爸爸、daddy和哥哥,我的家庭成员还有萨妮阿姨、康纳德叔叔、阿瑟叔叔、肯曼叔叔和三个警卫叔叔。他们都抱过我还抱过小时候的哥哥。警卫叔叔们很厉害,似乎曾经赶跑过想破坏我们家的坏人。萨妮阿姨会做很多事,哦不,好像她什么事都会做,做的饭也好吃。康纳德叔叔很喜欢做甜点,可是甜点会让女孩子发胖,我很少吃,哥哥吃的比较多。阿瑟叔叔呢,和爸爸有点像。他不常说话,但摸过我的头。肯曼叔叔是我们家的园丁,他在外面也有家,所以不和我们住在一起,这点很可惜。
    但是肯曼叔叔有个女儿叫梅卡莎,梅卡莎姐姐非常漂亮,我特别羡慕她那头深红色的长头发,不知道为什么康纳德叔叔总爱取笑她为“假小子”。康纳德叔叔还说她想娶daddy,这一定不是真的,daddy只能是爸爸一个人的。哦,还有我和哥哥的。
    说起哥哥,其实我觉得他一点也没到青春期。露西说她的哥哥不怎么理人,不喜欢和人亲近。我经常看见哥哥跟在daddy身边,有几次他还抱daddy,daddy就笑得很开心。我决定以后也要跟在daddy身边,让daddy天天都开心。
    我们让daddy快乐,daddy就会让爸爸快乐(这里艾莉画了个大笑脸)。
    一个星期前daddy和爸爸带我们去参加了一场婚礼,婚礼的主角是daddy和爸爸的好朋友,医生克劳瑞丝?希尔顿。克劳瑞丝阿姨有时也会来家里玩,还会带礼物来送给我们。但是她的丈夫我不认识,似乎是叫约翰逊(艾莉做了个特别标注),哦,他老是纠正我们,要我们叫他约翰,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叫。他笑起来的样子和daddy有些像。
    在婚礼上我看到了两个小女孩长得很美丽,我发誓她们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小天使。可惜她们离着我有些远,几乎跨越了整个场所,我只能模模糊糊地看着她们。可是爸爸看得见,我站在爸爸身边时看到他向那两个小女孩的妈妈点了下头,那位妈妈也朝着爸爸微笑。后来daddy向我介绍她们是罗森家凯蒂小姐的女儿,凯蒂小姐是位很温柔很好的人。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同时我觉得她们的爸爸也是个很温和的人,因为他让那两个棕色头发的小天使坐在他的肩膀上,而凯蒂小姐挽着他的手,他们看上去很幸福。
    “艾莉……”
    切斯特敲了下门,艾莉连忙慌慌张张地收起笔记本。
    切斯特扭开门:“你该睡觉了,艾莉。”
    “是的,爸爸。”
    艾莉主动地爬上床。
    切斯特走进来为艾莉关台灯。
    “爸爸。”
    在关灯前艾莉叫了他一下,切斯特低下|身,艾莉迅速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晚安,爸爸。”
    艾莉乖巧地说。
    “晚安,艾莉。”
    切斯特关上台灯,房间里回归了黑暗。
    切斯特轻声走出来,把门关好后看到正走出来的科里。
    “艾莉睡了吗?”科里朝他问道。
    “睡了,安德呢?”
    科里点点头。
    切斯特走过去揽着科里的肩膀:“那我们也去吧……”
    房间里的艾莉抱紧床边的大熊布偶闭上眼睛,在进入睡梦前她反复想着刚才的日记,不知道这样写她的老师阿尔芭太太会不会满意。
    而且她还忘了写两句话。
    她爱daddy、爸爸,爱哥哥安德。
    也爱大家。
    意外赠品 第65章 醉酒
    切斯特倚在桌子边,打开的台灯发出黄色的光。
    可是这些光根本无法与漆黑的切斯特相比,切斯特的眼睛在微弱的灯光下显得更加黑暗,而他本身也肆无忌惮地散发出冰冷的气息。
    切斯特望向房间的窗户,外面一片灰暗。现在时间为凌晨两点,周围安静的连夜虫的鸣叫都听不见。
    切斯特沉默着,忽然,他听到了细小的声音从窗户那里传来,这在夜晚尤其的明显。很快,他看到一点点金色从窗角冒出来。紧接着,穿着厚夹克衫的科里从窗户跳进来。
    科里先是谨慎地回身关窗,等意识到有人来慢慢地站起来。
    “哦,切斯特。”
    他带上了飞扬的语气和昏暗夜里的寒意走过来。
    或者……
    切斯特眯起眼睛,alpha的特征让他非常明确地知道他的伴侣处在了什么样的状态。
    “切斯特,我不知道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科里呢喃地,靠在他的颈边。
    “你喝酒了。”切斯特闻到他身上漫延而来的酒味。
    科里发出一些含糊的笑声,手伸进了切斯特衣服的下摆。
    “只有一杯,切斯特。”
    切斯特抓住他的手,贴上来的科里带来的重量使切斯特往后退了一步撞在桌子上。“你发情了,科里。”他皱起眉。
    科里埋在切斯特的颈边,贪婪地索取着他散发出来的信息素。
    他说话的热度也传递开来。
    科里:“所以我回来了,切斯特。”
    切斯特抱住他:“可是你不该趁我不在的时候出去。”
    “哦,切斯特。”科里踉踉跄跄地贴近他,“你和那群无聊的合伙人出去外面多少天了呢,我只是有点无聊。”科里发出了一点亲昵的微笑,“我在安德睡着后才出去的,嘘――”
    “好吧,科里。”切斯特抱紧他,搀着他去浴室,“现在我们不谈这个,你去浴室洗个热水澡,然后睡觉。”
    科里眨了眨眼睛,他觉得事情不该是这么发展。
    在去浴室前他连忙搂住切斯特的颈脖,酒精使他变得异常大胆,发情的讯号又让他的大脑糊成一团。热感,铺天盖地的热感如潮水般向他涌过来。
    唯一能消解这一切的,他明白,只有面前这个alpha。
    科里吻了吻切斯特的嘴角。
    “先生。”
    而切斯特只是用冷脸和果断的动作回应他。
    科里被拽进了浴室。
    虽然现在的时间已经非常晚了,但切斯特还是耐心地帮科里洗头发。
    科里迷糊地坐在装满热水的浴缸里,感受着切斯特修长的手指在他的头发间,一点点泡沫从他的额头流下来,被切斯特快速地抹掉。
    周围都是热水铺张开来的雾气,科里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白茫茫的一片。
    他身体内部的oga信息素不要命地往外涌,可是身后的那位冰山先生却一点也不接收。科里发出细微的声音,他一点也不想忍耐。
    切斯特:“闭上眼,科里。”
    科里听话地闭上眼,温热的水从头顶往下延伸。
    “切斯特。”
    他感觉身体里的燥热越来越明显了,意识却越来越模糊。
    起泡的酒液、血液和肾上腺素这些词在他的脑中疯狂地飞过。
    科里抬高手摸着切斯特有力的手臂,顺着手臂抓住了一个手指。
    他闭上眼:“先生。”
    切斯特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御宅屋,御书屋,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nk7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rouw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