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

小说:意外赠品 作者:紫菜南芥酱
    奈地把手伸回来:“洗好了,你在这里泡一会。”
    科里抬高头,大海一般的眼睛里水雾弥漫着:“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
    他把声音拖着很长,同时又发出了由酒液刺激出来的笑声。
    切斯特低下头:“不,科里,我觉得这很重要,而且你没和我说真话。”
    科里又伸出湿漉漉的手企图揽住切斯特的颈脖,被切斯特闪过。
    “你没有只喝一杯,所以我不希望,你明白吗。”
    切斯特摇了摇头,警告地看着科里。
    在科里完全地泡进热水后切斯特才起身离开。
    在经过一段意识不清的泡澡后,科里疲倦地走出来。
    房间里寂静一片,只有台灯在发挥着功效。这样的场景让科里愣了一下,他边用浴巾擦着头发边走到床边。
    床前的柜头上放着一杯牛奶,科里俯身摸了下,是热的。
    杯子底下还压了一张白纸,字体快得要飞起来。
    离开房间呆在书房里的切斯特瘫在椅子上。
    他慢慢地平息过快的心跳,科里的声音一直回荡在他的脑袋里。还有那些香甜的oga信息素,它们像极了一个热烈的邀请。
    切斯特克制着,慢慢闭上眼睛。
    空荡荡的书房里有一点冷,墙上的时钟发出转动的声音。
    切斯特动了□体,转椅嘎吱嘎吱的传来响声。
    哦,他习惯了这样的忍隐,在没有光的地方一直不顾一切地向前走。不过这样实现的前提是他没有一个活跃的爱闹事的伴侣。
    书房的门被人轻轻推开,有人走了过来。
    伴随着桌面清晰的声响,切斯特感觉到了压制的重量。
    “先生。”
    故意压低的声音传了过来,切斯特睁开眼,看见科里坐在他的腿上面对他微笑。
    “科里,牛奶喝了吗?”
    “是的,先生。”
    科里的头贴在他的怀里,让他感觉到真切的湿意――从科里没有擦干的头发上。
    切斯特偏过头,望到书桌上的牛奶杯,里面的牛奶只和之前有微微的不同――或许是他的伴侣格外好心地喝了一口。
    切斯特发出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
    与其同时,清脆的声音响在他的手腕上,金属特有的冷感带着束缚一并袭来。切斯特抬了一下手腕,手铐之间的链条在白灿的灯光下显出很深的阴影。
    他不知道这连接扶手的手铐从何而来,不过记忆里的片段翻涌了上来。
    他曾经也经历过――
    切斯特:“你真喜欢这样,科里。”
    金头发的男人挽起嘴唇,再次伏下去贴在切斯特的怀里。
    同时,释放出浓烈的oga信息素。
    意外赠品 第66章 过去
    6:10am 警局。
    “嗨,约翰。”
    骆发男人艰难地从文件堆里抬起头,值夜班让男人睡眠不足。
    约翰打了个大哈欠,苦闷地抓着头发。
    “上头下指令了,头儿意思是让你去做。”
    约翰眯着眼睛接过来:“什么……切斯特?威廉姆斯,这人是谁?”
    他指着文件中特别标出来的名字问道。
    “你真不该睡,约翰!”同事敲了他脑袋一下,“切斯特?威廉姆斯,威廉姆斯家的儿子,麦基?隆德的学生。至从麦基?隆德死了,上头就叫我们盯着他,最近我们决定主动约他。而跟他谈的人,就是你约翰。”
    约翰又打了个打哈欠,默默看着文件:“……让我扮成l国人,其实我一直觉得不过就是个老头死了,国家何必这么兴师动众!还要盯他的学生,这个人能做出什么来。”
    他弹了下那个被称为切斯特?威廉姆斯的照片,黑头发黑眼睛,更重要的是皮肤白得吓人。约翰觉得这人就是个标准的贵族,什么事都不会做。
    同事哈哈笑了起来:“这话小心别让头儿知道,不然他踢死你。记住了,晚上七点,地点在贫民区。”
    “是,是。”约翰把文件压在头顶,倒向桌子,朝还在的同事挥挥手。
    16:45pm 贫民区。
    一个穿白裙子的小女孩跌跌撞撞地从淡黄色的房子追出来。
    “哥哥。”
    金色头发的男人回过来,见到是小女孩连忙走过去把她抱起来:“什么事,琳达?”
    黑色长发的小女孩摇了摇头,抓住男人的衣服。
    男人笑了一下,抱着她往回走:“你在家睡一会,哥哥马上就回来,会给你带好吃的。”
    安顿了小妹妹后,金发男人再度走出来。
    他双手都插|进口袋里,背着光整张脸沉浸在阴影里。临近晚饭时间,贫民区的过道上几乎没有人。男人平静地走着,仿佛这条过道上只有他一个人发出脚步声。
    可是他这种念头没持续多久,对面就传来另一个脚步声。
    金发男人抬起头,迎着他走来的是一个骆色头发面带微笑的男人。
    他们相互走近,然后自然地插|身而过。
    交叠的脚步声又逐渐拉远,金发男人转过拐角。
    嘀嘀嘀的一阵车笛声响起,男人侧过身,一辆漆黑的车子驶过他身边。他看着面前车子茶色的玻璃,却看不到里面是什么。
    不过他也没耐心去探求车里的内容。
    随着车子的离去,金发男人继续往前走。
    完全没见过的人……高贵的车子……
    今天看到的东西真奇怪,男人摇摇头。
    17:00pm 贫民区。
    在余晖正浓烈的时候,一个金头发的男人缓慢地从过道的尽头走过来。
    他嘴里还叼着一根顺手摘来的狗尾巴草,虽然一路过来都是微笑,但整个人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像个活跃的小痞子。
    “科里,你来了――”
    一个酒保推开酒吧的木门朝他招招手。
    这间酒吧是贫民区唯一的,由史密斯老板所开。因为它的特殊,让所有好奇或者无所事事的年轻人在这里停留。
    当然他们也愿意在这个场所在这个多情的夜晚里宣泄自己的活力。
    被称为科里的男人不急不缓地走过来,他眨了眨海蓝色的眼睛,朝酒保微笑:“今天的聚会开始了吗?”
    “还没有,你来得正是时候。你的金头发还在,不是说要去染新发色吗?”酒保揉了揉科里的头发,“不过这样也蛮好的,像只小豹子。”
    科里退了两步,阻止了酒保这个破坏形象的举动。
    “哦,别这样,我迟早会去的。要知道我母亲也是这种发色。”
    酒保露出个古怪的表情:“我该怎么评论,叛逆的小男孩?”
    “嗨,这都是那个不归家的男人的错,我们过成这样全是因为他欺骗我们跑去大城市。”科里无谓地耸了下肩。
    “好吧,我们不谈这个。”酒保揽着科里的肩膀,走进酒吧,“这对于狂欢不好。”
    科里微笑起来:“你是明智的。”
    他松开木门,失去扶力的木门自然地回来荡着。
    把他们的背影打成一段一段的。
    22:20pm 贫民区。
    黑发男人切斯特?威廉姆斯从一场交易中脱身,在走出来的时候他疲惫地松了下领带。
    他的表情很明显地表现了刚才那场交易的结局是失败。
    对方开出的条件太具有引诱性,这让谨慎的切斯特选择退避。最后双方都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切斯特先行告退,而那个l国人则被一群beta包围完全不想离开。
    切斯特回头望了眼他们交易场所的招牌,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看起来很富贵的l国人喜欢把地点安排在这里,虽然它够隐蔽,但切斯特却有着说不出的反感。
    或许是这里的泥土味太重了,而人们又太过懒散和艰苦。
    贫民区的人和他并不在一个世界里。
    阿瑟看到雇佣主出来便走上前低声问:“要回去了吗,先生?”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
    “先生……”阿瑟迟疑着,在切斯特凌厉的眼神下不得不遵照,“是,先生。”
    等车子闪着红色尾灯消失在这条小道上时,切斯特才缓了口气。
    每次交易完后隆德老师的身影就会疯狂地占据着他的脑袋,压抑得让他无所是从。这是需要走路来消耗过多的脑回路的,即使走路并不是缓解的方法,但目前为止切斯特还找不到最好的处理形式。
    切斯特平静地往前走,沿街小店老旧的彩灯发出灯光斑驳在他的脸上。
    黑发男人的脸部线条坚毅锋利,即使是这些光也很难在上面停留,切斯特很快又陷入了黑暗中。
    忽然,他闻到了一点点很淡的味道,它与这里混浊的空气格格不入。
    这让他觉得奇怪,同时失败的交易又让他烦躁。
    切斯特走过一个小巷子,那股味道更深刻了。他迟疑着,在巷口停了下来。在这里他完全看不清巷子里有什么,但那股无法形容的气味在他的心头高悬着,有什么按耐不住想要冲出来。切斯特皱起眉,他感觉到了失控,这使他更加烦闷。
    切斯特握紧拳,冷着脸往里走。
    他要知道里面有什么,alpha从来都喜欢掌控一切。
    小巷里肮脏到难以用词语来描述,在这种环境下那股吸引他的味道更像是一个路标,指引着他不断向前。切斯特踢到一个酒瓶,酒瓶咕噜咕噜地往前滚,紧接着,切斯特听到呕吐的声音。
    浓烈的酒味传递过来。
    “该死的,以为我会输吗。”
    一个飞扬的腔调从巷子尽头传出来,切斯特眯起眼睛,他隐约地看到一个人的背影,而且是,一个男人。
    男人背部的线条绷直着,微薄的肌肉透过掀起的衣角显露出来。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后,切斯特又听到水声。
    科里用水漱了口后,跌跌撞撞地往回走。
    “嗯――”他眨了眨眼睛,好奇地盯着身后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影子,“这里……有个人?”科里走过去拍了拍。
    切斯特厌恶地抓住他的手甩到一边。
    科里含糊地笑起来:“真的有人……是来干什么呢。”
    他慢慢靠近那个黑影,仔细辨别了一下:“哦,是个男人。”
    切斯特借此看清楚对方的长相,是今天下午见过的人,在拐角的时候。切斯特奇怪地追溯起看见这个男人的细节。
    原来只是个酒鬼,切斯特习惯地皱起眉。
    科里笑呵呵地靠近,刚才接触到的手冷得吓人,这让他很不喜欢。对于寒冷,他比较喜欢温暖而热烈的东西。
    但眼前这个男人的长相很符合他的审美,高大英俊,轮廓立体的就像是被有名气的雕刻家精心雕刻一般。这使科里混乱的大脑里多了一些远久的记忆――小时候趴在教堂窗户上看到的那些白色雕像。
    他的视线大胆地在这个陌生男人上逡巡,最后摆着礼貌的手势慢慢远离他。
    “什么味道……”科里嘟囔了一声。
    他诡异地感应到了,身为beta的他对alpha和oga的气味并不是那么的敏感。第一次接触让他充满了好奇。但他无法真实地辨认出。
    ――即使alpha的信息素在这个黝黑的小巷里很明显,但他们谁也不知道。
    科里暗自地咧开嘴,歪着头朝切斯特露出个古怪的笑容。
    “真是个无趣的男人。”他评价道,慢慢走过切斯特。
    高大的男人看着他远离。
    一晃一摇的科里走了两步,那种味道越来越浓烈的,熏得他几乎想要去臣服。科里晃晃脑袋,意外地停下来。
    他回过头,目光落到了那个和黑暗融为一体的人。
    一股热感从他身体内部炸开,就像是灌进杯的啤酒自然冒出的白色气泡。
    没有人会去阻止这种现象。
    因为它自然,渺小,甚至于不值一提。
    现在他们尚且不知道这些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或者只是一场荷尔蒙旺盛的玩乐,又或者,仅仅是简单地对于天性的服从。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御宅屋,御书屋,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nk7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rouw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