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恪听见了,也大概知道小牧突然的脸红和别扭劲儿的怎么回事了。他们家小孩儿才十六岁,可经不得别人这样嚼舌根。小楠和荣祁的表情也很不好看——荣祁是把不爽写在脸上直接拍了桌子,而小楠的脸上则是一如既往地深不可测。
    站起身,严恪往旁边桌走去,或许是林牧的错觉——整层楼都跟着老大的步伐开始有些晃动,他本想伸手去拉住老大,却被严恪轻轻甩开了手。
    荣祁跟小楠也跟了过去——他们深知严恪虽绝不是莽夫,日常待人接物都极为克制,算得上是温柔有礼,可若是真与人起了冲突,场面依旧会很难看。
    严恪在邻桌旁站定——像一堵墙似的遮住了背后那格窗户里透进来的光——就好像,一瞬间天都硬了。
    “过去,道歉。”严恪道,声音低沉,是不容置喙的语气。他抱着x,胳膊上的肌肉夸张地隆起,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这张桌子上的两人。
    “凭、凭什么!”其中一个公子打扮的有些尖嘴猴腮的人尖叫道,一边喊还一边用折扇不住地扇风:“我又没说什么!”
    “就是就是!”旁边另一个人跟着附和道:“我们又没指名道姓!!怎么这么心虚?”
    严恪皱眉,他确实不善辩驳,也实在是不想跟这些人费口舌,索性直接伸手拽住面前两人的衣领,直接把那两人从凳子上提溜起来——以他的x格是乐意把他们轮着甩几圈的,可又担心会撞坏这桌椅板凳,想了想,他直接朝窗边走去。
    两个人突然被提起来吓得像受惊的兔子,扑扑腾腾地对着严恪的胸膛和胳膊连打带踹不住叫骂,而严恪像是没知觉一般,一用力便把两人悬在了窗外。
    “我再说一遍,给他道歉。”
    虽说只是二楼并不算高,可这样吊在窗外还是吓人得厉害,一楼窗沿上的瓦片有不少被这两人蹬掉,他们像两只小j崽一样被悬在那里示众——街上的路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朝上看,大肆地嬉笑起来。
    “听说,像你们这样总在背后嚼人舌根的,”小楠靠在窗边看着两人,笑得一脸淡然,道:“死后……可是会下拔舌地狱的……”
    “何止!那可不得先下油锅再挖眼,最后才是拔舌头!”荣祁站在旁边看热闹不嫌事大,添油加醋道:“得整条舌头连着喉管子一块拔下来才行。”
    被悬在外面的两个人又怂又怕,一瞬间便开始哭爹喊娘——要是严恪现在松了手,两个人纵使不会送命也得至少摔断肋条鼻青脸肿。
    “爷,大爷,您、您息怒,息怒啊!”酒楼的掌柜从二楼撵上来结结巴巴地劝,生怕一不小心又惹着严恪,道:“我代他们两给您赔不是,您看,这这都是小摩擦,我们这也是小本生意,不至于、不至于啊……”
    ——不至于弄出人命啊。
    吃饭的馆子要是整出人命,他这酒楼还开不开了。
    “算了老大,”林牧也起身道:“算了,走吧。”他知道老大是在为自己出头,可他不想因为自己给老大惹上更多麻烦。
    严恪低嗯一声,把那两人从新拽进窗内,直接扔回凳子上——那两人惊魂未定吓出一身冷汗,似乎连裤裆都湿了。
    “小二,”严恪沉声道,一旁被吓呆的店小二连忙诚惶诚恐地凑上来,点头哈腰道:“爷、您、您吩咐。”
    一锭银子被抛至店小二掌中,其余三人也跟上严恪的步子起身离开这酒楼。
    “这、这太多了……”店小二哆哆嗦嗦把手里的银锭给掌柜看——他们这一顿至多不过吃了两钱银子,这怎么直接扔了十两过来……这、这怎么……
    “不用找了,”荣祁走在最后,回头道:“饭钱、还有其它乱七八糟的——哦对,可以给那两位公子买条新裤子。”
    毕竟被当众吓到失禁——可真不是什么光荣事。ρo①⒏dé.Vīρ(po18de.viP)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御宅屋,御书屋,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nk7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rouw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