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ō①8dě.νIρ 7胡思乱想

    这样打耳一听,严恪又有些没底了——这样秀外慧中又人见犹怜的好姑娘,或许早已有了心上人,甚至,或许早已经许配了人家?哪里犯得着为自己这样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莽汉等待这些年?
    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毕竟还是得人家姑娘愿意才行,自己也不是什么土匪头子,非要强娶了人家。
    再说了,严家二老三年前就已经找仙去,严家的地位在这城里也早不如当年订立婚约时那样位高权重,或许林家早都想要单方毁弃了婚约也不一定。
    但要真是那样,严恪反倒也觉得可以理解,毕竟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严恪可实在不想因为不过一纸婚约便委屈了好姑娘——这样一想,严恪反倒觉得心里轻松了不少,他实在是怕自己什么都没做就平白辜负了佳人。
    “可得赶快了!”荣祁兴奋地用指尖敲打着桌子:“没想到这林家小姐还是个香饽饽,全城的男人都牵挂着——”
    “就是!”林牧起哄道:“要我说,老大就该今天去提亲!”
    小楠像是看出了严恪的心思,轻笑道:“纵使你担心那林家小姐芳心许给了别人……或是,已经与旁人定了终身,你也总得上门说清楚。”
    “你要迎娶林家小姐也好,林家现在变卦、看不上严家式微,单方面要跟你解除婚约也罢,”小楠悠悠道:“都得把话放在台面上挑明了才行。”
    许是严恪实在不够深邃,跟他们三个人相处时总把心思写在脸上——又或是小楠实在懂得察言观色洞察人心,总之严恪几乎立刻便被小楠说服了——小楠说的实在在理。他自己这样胡思乱想总是无用的,婚嫁毕竟是两家的事,谁都不能做了对方的主。
    “今天天色渐晚,还是算了,最早也得等明天。”荣祁摸摸下巴,道:“咱们提前备好礼物,可以借口老大归乡所以上门拜会,纯粹是出于恭敬。”
    小楠补充道:“对,借此顺便问问婚约的事,也不算突兀无礼。”
    严恪心情有些复杂——林家若是看得上他那自然是最好,毕竟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能迎娶林家小姐也算是告慰双亲在天之灵;若是林家看不上他,似乎也无可厚非,毕竟严家已不是当年。
    无论如何,这都不是他能掌控的。
    第二天,严恪起了个大早,好生洗漱后,带着礼物驾马拜访林府,荣祁陪着他,小楠跟林牧留在府里照看。
    “楠哥,你说,老大他……”林牧把自己倒挂在院子里的兵器架上晃来晃去,有些欲言又止,他看到今天老大离开时表情可严肃了。
    “嗯?”小楠坐在石桌边,放下了手里的账本,微微皱眉道:“你说老大上林府啊?那可不好说。”
    林牧留意到他的头发已经很长了,只在脑后简单束了个髻,一直垂到了后腰。明明都是一起在军营里滚泥地的,怎么楠哥这才刚进城里没几天皮肤就又白跟雪花似的。
    啧,楠哥好漂亮,有点雌雄莫辨的味道。
    “想什么呢?”小楠伸手在林牧面前打了个响指,引得刚还在愣神的林牧一个趔趄,从架子上直接翻身结结实实踩在地上——像猫儿一样。
    小楠笑道:“怎么老大上门讨媳妇,你跟丢了魂似的。”
    “嗨我这不是好奇嘛……”林牧一屁股坐在地上,靠在小楠腿边,道:“你想啊,万一老大真要娶亲了,这府里可就要多个女人了……”
    林牧挠挠头,他没怎么接触过女人,总觉得女人挺——挺深不可测的。
    “多个女人怎么了?”小楠用手掌撑着下巴,反问道。
    “万一,万一嫂子不喜欢我咋整……”林牧吞吞吐吐道:“嫂子是大家闺…林府的大小姐……万一她不喜欢我呢…嫌弃我是个没文化的小痞子,咋整…老大是不是……我是不是就…不能住在这儿了…”他本就是孤儿,在这世上无亲无故,连名字都是严恪给取的,若是离了严恪,他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
    “想什么呢,”小楠笑道,伸手用力地去肉林牧的脑袋,随即认真道:“老大不会不要你,我也不会——荣祁也不会。”
    “咱们四个是拜过把子的,那就跟亲兄弟一样了,哪有人会不要自己亲弟弟的。”
    顿了顿,小楠轻声道:“若是被老大知道了你这样想他,他该伤心了。”
    ————
    恢复更新!ρo①⒏dé.Vīρ(po18de.viP)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御宅屋,御书屋,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nk7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rouw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