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九 灭神神光

    一个月后,另外一处三茅峰外,一片寂静。不一会儿就有阿古钻了出来,来到众鬼怪的隐身之处抱怨道:
    “我们这越往魂族地盘里面走,还是真的就越发的寂静了。”
    “现在竟然连一只鸟一条虫都快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了,这地方静谧地还真他奶奶地邪门。”
    问心珠也在一旁道:“我也觉得这魂族还真是奇奇怪怪的,莫非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千云生则摇了摇头道:“现在既然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也都不要瞎想。”
    “如果你们都觉得这地方邪门,那我们就赶紧把既定的任务全都做好,然后立刻撤退。”
    说完,他朝着阿古问道:“这三茅峰有什么发现没有?”
    阿古唾了口唾沫,垂头丧气地道:“队长还真是谨慎,几乎什么线索都没有留下来,我就发现了这个。”说完捧出一小捧灰烬来。
    千云生小心翼翼地把灰烬接了过来,研究了一番,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出奇之处,继而沉声道:
    “以我们最近在这些地方发现的情况看,分别有木架、灶台、几处小的有意开垦出来的鬼地。再加上今天发现的这捧灰烬,莫非是队长在南蛮深处研究着些什么东西?”
    余诸长老也在一边接话道:“你之前说队长的实力一直在下降,莫非是他在研究什么丹药好帮助自己恢复实力?”
    千云生摇了摇头道:“以最后队长的献祭看,队长的实力受损极有可能还是和献祭有关,我到现在还真不知道有什么丹药能够对频繁的献祭有所帮助。”
    “也许队长不是在研究什么丹药,而是别的一些要用到炼制之术的方法?”
    千云生这个问题,显然众人都不可能有答案。因此他也干脆放弃思考,而是把眼光放在展开的地图上,轻轻一指道:
    “我们现在只剩最后一个地方了,就是这个軛龙渊,也不知它能不能给我们惊喜了。”
    问心珠插话道:“咱们不是已经提前把伯灿长老派过去了?”
    “从它初步探听的消息来看,这个軛龙渊似乎又出现了什么奇怪的变化。以我们目前准备的手段,现在下去会不会太危险了一些?”
    千云生则目光坚定地道:“这軛龙渊虽然是南蛮有名的险地,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搞不好队长才最有可能将秘密藏在此处。”
    “既然我们在别的地方都发现了一些线索,那说明队长来南蛮非是无因。既如此,那这个軛龙渊我们就更要去试试了。”
    千云生说到这里,看着海兰珠给他的这一队鬼地精兵,和领头的余诸长老,暗道现在这恐怕是他能组成的最强阵容。胸中涌起了一股豪气,下定了决心似的一挥手道:
    “走!至于伯灿长老所说的变化,我们还是过去了之后看到实际情况再商量就是。”
    说完带着众人又花了三天时间,赶到了伯灿长老的藏身处。
    只听得伯灿长老犹有余悸地伸开黑漆漆的左掌介绍道:“这軛龙渊的灭神神光果然名不虚传,并且不知内部出了什么状况,似乎近期还更活跃了一些。”
    “你们看,我们只是深入了一点,想多探知点情况,一个躲闪不及就被灭神神光撩到,左掌就受了不大不小的伤势。”
    千云生仔细看了看伯灿长老的伤势有些了然地道:
    “这灭神神光果然厉害,看来我们怎么能深入渊内,还得筹划一番才行。还好我们来前倒是为了这灭神神光做了些准备,否则恐怕还真不敢就这么下去。”
    谁知伯灿长老却摇头道:“之前传给你们的消息乃是七天前的,那个时候只是这軛龙渊里有了些变化。”
    “但这几天情况又有改变。”说完摊开一张地图一指道:“你们看,四天前,有一波魂族专门过来,也驻扎在了渊的另外一边,看样子也是对这軛龙渊有了些什么想法。”
    千云生顺着伯灿长老一指,有些奇怪地问道:“这灭神神光对肉体的伤害还不算最为厉害,最为厉害的乃是对于神魂的伤害,可以说乃是魂族的大忌。”
    “照说这些魂族应该对于这灭神神光避之不及才对,为何还会巴巴的跑过来?”
    伯灿长老也摇头道:“我也还没探听出来,这一队魂族为何过来。似乎里面的高阶不在少数,所以我也不太敢过于接近。”
    “既然现在情况有变,这队魂族监视着整个軛龙渊,我们是不是要暂缓下渊?”
    千云生摸了摸下巴道:“对方的驻地离我们不算太远,要是我们现在开始行动,只要闹出一点动静,恐怕对方只要不是瞎子,想不看到都不行。”
    “这样看来,要不就是我们想些办法,搞清楚对方在干什么。要不就只能是耐心潜伏下来,等他们撤退了之后再行动。”
    伯灿长老在手心中逼出一团死气,模拟出它看到的对方立营的情况,还颇为维妙唯俏。
    它顺着营地里的立营情况,一个个指点过去道:“看对方这立营的坚固程度,似乎像是要长期驻扎。”
    “若是这样,恐怕我们还真的得搞清楚对方的目的、数量才能定下一步的行止了。”
    “万一对方真的是要长期驻扎,那我们死守在这里可就成了个笑话了。”
    就在千云生他们这里密议之际,在另外一边的魂族大营内,领头的两个魂族也正在密议:
    “库里舍兄,这一次本部那边把你派来和我同做这一项秘密任务,看来对我们期望甚大,未来是要重用我等啊!”
    被叫库里舍的顶的乃是一只灰毛鬣狗的躯壳,闻言冷笑道:“什么重用,无非是看着我们两个烦,所以远远的调开罢了。”
    “那多罗兄也应该是跟我一个意见吧!要我说啊,之前的那些地盘就不应该放弃。只有给人族狠狠的一击,才能让他们真正的承认我们种族在大陆上的地位。”
    “其实难道你没发现,只要是咱们内部主战的几个,最近可都一个个被调开了?”
    那个那多罗闻言也干笑了一下道:
    “咱们的根系可是通在二长老那里的,上次大长老忽悠那老狮子和人族龙虎山的张天师狠狠的干了一架,还惹动了仙人出手。”
    “但也因为如此,由于它自己离得他们太近,受到了仙人争斗的波及,伤势不轻。”
    “要是万一大长老有什么不测,后面还不是得咱们二长老掌权?这恐怕才是那些人不敢对我们怎么样,所以才给了我们这么一个肥差吧。”
    “不过说实话,最近发生的事情,让我的想法也有所转变。你难道没有发现,界山之后,人族主动停止了进攻,反而转移了大量人口过来。”
    “这一点倒是极为符合本部的判断,说实话在我们的地盘上,现在想要再弄到点新鲜的尸体可不容易。”
    “现在人类巴巴的给我们送过来这么多鲜活的肉体,未来只要我们把上次大战后的那批的尸体全都转化完,然后趁兵源最盛之际,再把之前丢掉的地盘抢回来。”
    “到那个时候,搞不好我们能弄到的新鲜尸体可是能让我族再爆发一次了,想必届时就能真正奠定我族在大陆上的坚实地位了吧!”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御宅屋,御书屋,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nk7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rouw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