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PO18完本>书库>综合其它>乱七八糟的短篇集( H)> 这个世界不能没有小狗!

这个世界不能没有小狗!

  写点阳光开朗小狗女主追阴暗批高岭之花。
  阴暗批在暗处阴暗爬行久了,猛地见到向日葵般的小狗被其身上的光芒照得睁不开眼,下意识想要退缩又不舍得,只能别别扭扭地欲拒还迎。
  小狗很勇敢,从见面开始就一直在打直球。球砸到高岭之花身上,把他砸得晕头转向,以至于每一次相处时都失去了思考能力,呆呆站着看小狗摇尾巴。
  小狗第n次表白,毫不意外被拒绝了。
  小狗有些失落又有些生气,说再也不要喜欢你了。委屈巴巴地放着狠话,清澈的眼里又盛着他的影子,看得高岭之花心里软软的。
  心里软了,嘴还是硬的,他瞥了眼小狗,说:“那真是太好了。”
  再勇敢的小狗也听不得这种话,豆大的泪珠往下落,小脸哭成一团,边抹眼泪边说:“不行,不能如你所愿,我就要一直喜欢你。”
  高岭之花心里乐得要死,面上还是那张冰块脸。他说随便你,然后抬手去给小狗擦眼泪。
  小狗哭得脸热,指尖抚过眼角,冰冰凉凉的,忍不住贴了上去。
  微凉的掌心扣着小狗的脸,暧昧的气息在二人之间蔓延。眼眸流转间是小狗黏糊糊的视线,像胶水,把他的视线也给黏住了。
  小狗偶尔会有想放弃的时候,毕竟不是真的狗,付出真心得不到回报也会难过。难过的时候去喝酒,喝到大醉,哭着说再也不要喜欢他了,可当高岭之花被小狗的狐朋狗友喊来时,又屁颠屁颠凑上去要抱抱。
  高岭之花被她猛地一扑下意识扶住她的腰,满身的酒气混着她身上的味道萦绕在鼻尖,掌心贴着暴露在空气里的那截腰身,温热细腻的皮肤烫得他浑身发麻。
  宿舍是回不去了,高岭之花把小狗带回自己在外的房子。
  到地下车库的时候小狗赖着不肯下车,他想把人抱上去,俯下身一贴近就被捧着脸亲了好几口。他好不容易把人抱起来,脸上已经留下了好几道口红印。
  进门把人放到床上,高岭之花也没想着做什么,对一个醉鬼也做不了什么。小狗迷迷糊糊被心上人的味道包围,又躺在软软的床上,下意识解开内衣扔在一旁,嚷着衣服太紧了要换一件。
  是很紧,露腰的小吊带,无痕内衣一脱胸前的乳粒就在衣服上顶出了轮廓,胸型也一览无余。高岭之花是个阴暗批,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没有阻止小狗继续脱衣服的动作。
  小狗很快就把上半身脱了个精光,细腻如玉的肌肤在黑色床单的映衬下更加白皙,乳粒粉嫩嫩的,在微凉的空气里立了起来。
  高岭之花就站在床边视奸小狗,裤子里的鸡巴硬得要死都不为所动。
  小狗也没醉得很厉害,脱完衣服被冷了一下后恢复了些许神智。看到高岭之花站在一旁盯着自己,她近视看不清他的脸,脑袋晕晕沉沉的,以为自己在做梦。
  春梦这种东西小狗没少做,有时还会想着他自慰。用大腿夹着枕头磨,小逼在枕头角上磨了半天,水痕湿了一大片,等到腿间都被淫水打湿,拉出枕头时还连着黏糊糊的爱液后,才气喘吁吁满头热汗地暗骂自己是个变态。
  在小狗的梦里,高岭之花一开始是不会主动的,得等她去勾引。
  于是,小狗坐起来把自己全身都脱了精光,赤裸着身子坐在他的床上。她很敏感,爬过去找他的短短几步,小逼就湿了。
  她跪在床上,抬手解开他的衬衫扣子。一颗,又一颗,衬衫下是轻薄而有力的肌肉,小狗贴上去吻他的腹肌。没什么章法,胡乱吻着,边吻边拉下裤链。
  他喘得不行,喘息的时候腹肌紧绷着,鸡巴跳出来打到小狗脸上的时候,呼吸都屏住了。
  跟梦中比起来现实里的鸡巴要更大更粗些,未曾使用过的鸡巴是粉色的。高岭之花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好洗完澡,所以此刻除了他的味道,还有沐浴露的味道。
  小狗只在梦里口过,她大大咧咧地含住龟头,自以为能像梦中一样吞进去,结果只含了半个头就吃不下了。动作也不熟练,艰难地吞吐,口水流到下巴上,被他抹开。
  努力的小狗会得到嘉奖,他没让她继续口,怕忍不住在她口中射出来。把人往床上摁,趁人没反应过来吻上去。新手,只会含吮唇瓣,后来摸到了门道,舌头交缠在一起发出暧昧的水声。
  顺着脖子一路向下吻,嫩乳是一手可以完全掌握的大小。怕她疼,小心翼翼揉着,无意间碰到乳尖,动一下,她就叫一声。
  分开她的腿根,埋进去无师自通地舔弄。小狗的胆子说小吧,半夜夹着枕头自慰,说大吧,逼里又没进过任何东西。他的舌是第一位造访的客人,探进去搅弄,嫩逼湿得不行往外溢水,爽得手脚发软。
  小狗呜呜咽咽地叫他的名字,抬腰把逼往他脸上压,高潮时喷了他一脸水。
  高岭之花鸡巴硬得发痛却难得想当一回正人君子,给人舔完逼就不打算继续做下去了。小狗现在不是清醒状态,他不想趁人之危。好吧,其实主要是因为家里没套。
  以往梦中他都是直接操进来,今天小狗等了半天都没等到,伸手去牵他,哼唧着撒娇让他进来。他说不行家里没套,小狗在他手心蹭了蹭,呢喃说之前他都是无套进入的。
  高岭之花的血在一刻都凉了,以为她说的是别人。哦豁,完蛋,阴暗批生气了,也不管什么套不套的,裤子一脱鸡巴就抵在她的逼上。
  穴里湿乎乎的,鸡巴被滚烫的肉壁夹着,他后背发麻却不敢继续往下入。太紧太小了,总觉得会弄伤她。一边生气,一边伸手去揉弄她的阴蒂。
  慢慢往里入,直到将她填满后腰才开始发力。小狗整个人被撞得晃晃悠悠,觉得今天比之前都要舒服,要真实,就好像真的在跟他做爱一样。想到这又摇了摇头,觉得他肯定不愿意跟自己做,因为他不喜欢她。
  想着想着就哭了,攀着他的肩一会说不喜欢你,一会又说好喜欢你。
  阴暗批是处,但能忍。小狗是处,但不太能忍。胯骨撞在腿心,水声黏腻,肉与肉相连,整根顶到深处猛操了几下,夹在他腰上的大腿就直打哆嗦,潮吹了。
  高潮过后的逼紧得要死,高岭之花想抽出来射,小狗不让,腿环住他的腰,让他射进去。因为之前的梦里就是内射的。
  阴暗批见她的动作这么熟练,以为是那个人经常内射,气得要死,在她臀上扇了一巴掌后把人翻过来后入。真成了母狗,被掐着腰猛操,又高潮了一次。
  内射的时候,他趴下去跟她接吻。吻得很缱绻,把小狗吻得迷迷糊糊,分开后还下意识追上去。精液全都灌了进去,清理的时候一股股从被操肿的逼里往外冒,看得人眼热。
  给小狗洗完澡,换完床单,把人放上去后,他摸了摸小狗的头,轻声说了句对不起,下次不射进去了。小狗睡了,感到有人在摸她的头跟她说话,也没听见人家说了什么,自顾自说梦话,念着好喜欢你。
  两个人第一次做爱就是无套内射,后面玩的肯定更花更重口。什么捆绑射尿,女上控射,冰块play,坐脸骑乘……
  虽然是玩的花的一对小情侣,但有时候也很纯爱。比如散步时牵个手会脸红心跳,偶尔喝水间接kiss后泛红的耳朵,还有嘉奖小狗时的拥抱摸头。
  小狗喜欢拥抱,把脸埋在怀里,嗅着他身上的味道,身后无形的尾巴晃来晃去。
  高岭之花和小狗绝配,我说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