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

  李珍珍软成水,彻底覆在李钺身上,连哼哼的声音都没了。
  李钺起身,将她抱回殿内,弯腰将她放到床上,肉棒脱离。
  李珍珍美目微启,迷茫道:“父皇……父皇……父皇不走……”
  李钺压在她身上,将肉棒插进去她湿答答的小穴,温温柔柔地肏她,看着她的脸,轻声道:“父皇不走。”
  李珍珍搂住他的腰,舒服得轻声呻吟:“啊~嗯啊~~父皇~~”
  柳絮与高盛都松了口气,知道李珍珍不见了时,李钺瞬时变成乌云雷电,一个眼神都能劈死他们,幸好什么事也没有。
  高盛到屋外候着,柳絮轻手轻脚收拾屋里东西,却发现她先前关上的窗户又打开了,可是并未有人来过,她纳闷地观察片刻,并未发现不对,心想是风的缘故,顺手关上了窗户。
  内室里,李珍珍软软滴哼哼唧唧着,要父皇肏她。李钺又坐了起来,将她抱在怀里肏,格外珍惜。
  李珍珍的身子摇着,小奶子也上下晃动,李钺低头咬住,身下肏弄得更用力。
  李珍珍舒服得已没劲说话。
  直到夜幕起,后又抱着李珍珍去泡澡的李钺才满足地自汤池出来,将珍珍送回床上,哄她睡着,再去处理政事。
  李珍珍一夜好梦,晨时正坐在镜前梳妆时,外头来了小宫女说贵妃娘娘想见她。
  李珍珍这才知道母妃也来了。
  她自小就是在文德殿,李钺身边长大的,与她母妃反倒不是很亲近,只是到底母女,总有血缘羁绊在。
  这些日子,她既幸福,心里又忐忑。她很怕这样的日子转瞬即逝,虽也不懂自己如今的身份到底算什么,不知反复的床事意味着什么,却懵懵懂懂地觉着对不住母妃,更不会主动去打听母妃的事。
  她只知道母妃从冷宫出来后,父皇并未苛待,甚至也未降位。
  她便觉着没事了,和从前一样,毕竟她从来都过得天真。
  其实李珍珍不知道,这样的事落在旁人眼里是多震撼。
  这都给皇帝戴了绿帽子,进了冷宫还能再出来,没血缘的十一公主照例被宠着,公主是有多被喜爱啊!
  且李钺为了李珍珍,并未惩罚宛贵妃,旁人接受到的信号便是,宛贵妃果然盛宠。
  这次来西山,李钺不管后宫事,其他人自然也把宛贵妃带来了。
  李珍珍去了她母妃那里。
  宛贵妃与李珍珍有五分相似,三十多的年纪,保养得好,看起来依然仿若二十出头,瞧起来像李珍珍的姐姐。
  李珍珍来后,给她行礼:“母妃。”
  她看着女儿发呆,女儿一身桃红襦裙,挑的是金线,胸前缀着的全是上好的蓝宝石,就连绣鞋上也是,头上一副赤金粉宝石的头面,步摇上的宝石流苏直拖到耳边,趁得她肌肤赛雪。
  再看她的面色,灼灼如桃花,叫人甚至不敢多看,太嫩太娇。
  李珍珍抬头看她一眼,双眼春水,清澈而又妩媚。
  她再想到自己亲眼所见的那些,亲耳所听的那些。
  袖中的手指紧握。
  女儿一直不在她身边,陛下喜欢,她面上也有光。今日她本是想去偷偷找女儿,想托女儿在陛下面前求求情。她还年轻,还貌美,还想再得宠爱。
  不防!
  宛贵妃深吸一口气,陛下已许久不进后宫,满后宫都在打听,是不是文德殿有了个新的妖精,盯紧了那些宫女。
  不料妖精是有,却是她的女儿,李珍珍!
  李珍珍看到她母妃的眼神,有些害怕,又叫了声:“母妃……您找女儿是有什么事?”再关心道,“母妃住得可好?若有不妥的地方,女儿去告诉父皇。”
  宛贵妃想到听到的“父皇肏珍珍,珍珍好爽……”,陛下的“朕的娇娇”,怒得用力将桌上茶盏推到地上,突然起身,指着李珍珍骂道:“你这个小狐狸精!还要不要脸!”
  李珍珍愣住,不解看她。
  宛贵妃看到珍珍正脸,美得不可方物。她也美,陛下却只宠幸过她几次,如今倒好。
  “呵呵!”宛贵妃冷笑,“勾引母亲的夫君,不孝!勾引自己的父亲,不洁!”
  “我,我,我没有……”李珍珍慌乱地往后退。
  “你没有?我都亲眼听到了!你这个小娼妇,脱了衣裳甘愿被自己父亲骑!娼妇!”
  李珍珍眼睛落下泪,摇头:“没有,珍珍没有……”
  “怎么?你也要当贵妃?跟我母女同侍一夫?我呸!”
  “我没有……”李珍珍抹着眼睛哭,不是这样的不是的,她心里越来越乱,什么也不知道了,更不会反驳。
  宛贵妃大笑道:“有趣!太有趣了!陛下竟睡上了自己的女儿,滑天下之大稽!”她伸手指李珍珍,“你这个红颜祸水,李珍珍!将来就是你!要害陛下被天下人,被后人耻笑辱骂!”
  李珍珍被她说得呆住了,双眼一动不动,更是楚楚可怜,宛贵妃怨恨地看她,看她这样的脸,看到颈子上没有遮住的印子,那都是陛下吸出来的!
  陛下那温软的声音,她何曾听过?
  宛贵妃忽然上前,伸手就要去甩李珍珍耳光:“你个小娼妇!”
  柳絮冲进来,挡在李珍珍身前,怒道:“贵妃娘娘这是做什么?”她用力将宛贵妃推开,回身搂住李珍珍上半身,“公主,没事儿,没事儿,不哭不哭,陛下要心疼的。”
  宛贵妃听了这话,什么形象也不要了,上来就再伸手去打李珍珍:“小娼妇!你个小娼妇!李珍珍你还不如外头妓女,你睡自己的父亲,你跟母亲抢男人!小娼妇——”
  柳絮将李珍珍挡在身后, 双手出去,将宛贵妃推倒在地,气道:“贵妃娘娘也别怪奴婢说话难听!有些事你也知道,您是凭什么当的贵妃?您又是凭什么做了那等丑事还能再出冷宫?您娘家又是如何封的侯?就凭您?!”
  柳絮蹲下来,压住她:“您做梦!您靠的是我们公主!您进了冷宫,我们公主跪了一天为你求情,生病发烧的时候,您在哪儿呢?!”
  “狗东西!”宛贵妃也要去抓柳絮的脸。
  柳絮将她死死压住:“奴婢也劝您好好想想!若是还想好好过日子,有些话给我都咽下去,不然你就是死路一条!”
  “狗仗人势!”
  柳絮嗤笑:“奴婢仗的就是公主的势!还请娘娘自重,否则奴婢这就去请陛下示下!咱们陛下能为公主饶你一命,也能为公主杀了你!”
  宛贵妃从来呼风唤雨,后宫第一人,如今被一个宫女这般下面子,崩溃尖叫,柳絮忍无可忍,扇了她一巴掌,恶狠狠道:“想活命就安静着!”
  宛贵妃痛得伸手捂嘴,柳絮起身,去扶已经吓傻的李珍珍,心疼道:“公主,您没事儿吧?”
  李珍珍木讷地摇头。看了看她母妃,双眼难受与痛苦,却又很害怕,她转身就走,柳絮扶着她一直往外走。
  李珍珍混乱极了。
  她母妃说的话,唤醒了她心中许多懵懵懂懂的认知。
  尤其母妃说她与母亲抢男人,李珍珍的眼泪流满整张脸,她回头问柳絮:“柳絮姐姐,我,我……我在和我母妃抢男人?”
  柳絮叹气,她就知道,公主早晚要懂得的。
  她轻声道:“陛下从来不属于后宫中的任何一人啊,公主您放心。”
  李珍珍哭出声来:“父皇也不属于我是吗?柳絮姐姐,父皇与我做的那些事,也,也会和旁的妃嫔做,包括,包括我母妃?”说到后来,她的声音都在打颤。
  “公主,陛下如今只有您啊。”
  “不是的不是的……”珍珍痛苦摇头,再看柳絮,“这,这就是宠幸吗?”
  柳絮心中叹气,只好点头,总要知道的。
  李珍珍回到自己屋里,躺在床上哭了一个上午。
  李钺为南方洪灾一事,一直在东殿议事,谁也不能去打扰,还不知道李珍珍这边的事。
  李珍珍躺在床上,想到母妃的话,骂她是小娼妇,说她勾引自己的父亲也就算了,她反复想的是母妃说,因为她,父皇要被后人耻笑。
  她的眼泪再度静静往下流。
  她又不是没有读过史书,有些前朝的皇帝,犯的错,会被后人骂上数年。
  她抽泣着想,原来她与父皇之间这样是不对的。
  父皇在宠幸她。
  父皇也不会给她任何身份,她只是父皇的公主。
  他们对外,永远是父女的身份。没有女儿,十五岁还住在父皇的寝殿,现在无人察觉,久了总有人知道。
  她也就算了。
  父皇呢?要为她背负罪名?
  父皇明明是那样威武,小时候,父皇告诉她,自己想做一代明君。
  李珍珍的眼泪越流越多。
  她该怎么办?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