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PO18完本>书库>综合其它>汹妄(1V1)> 番外:冬风起

番外:冬风起

  隔天,姜泠看到柏桑脸上的巴掌印,忍俊不禁好久。
  柏桑还骂骂咧咧地说,果然谁去那个酒吧都没好事。
  姜泠深表赞同。
  “如果我当年没去那里喝酒,也就不至于被某人缠上了。”
  不过,她还是给柏桑开了点草药,让他快点恢复帅气的形象。
  黄逸雯也是个奇才,昨天扇柏桑大逼斗,之后几天两个人又去集市斗鸡走狗,拿柏桑当遮阳伞用,姜泠都觉得他每天变黑一个度。
  好在柏桑软磨硬泡的方法有用,黄逸雯真的答应明年外派来槟城了。
  可能也不用等明年,医疗援助的文件打印出来再让裴枢签个字,也就五秒钟的时间而已。
  签完字,黄逸雯才发现自己被套路了,死也没想到裴枢名下的十七行商会连医疗行业都管。
  她欲哭无泪,微笑着承受了这一些,还兢兢业业地做了很多访谈笔记。
  等到刊物正式登出,已经是两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姜泠收到刊物的当天,正在给裴枢准备他参加生意谈判的着装。
  谈判对象是缅泰越的兵老大,一直要裴枢给他打个八八折图吉利,裴枢都无语了,晚上做梦还在和她吐槽说再提“8”这个数字他就去杀人。
  “那你喜欢什么数字?”姜泠在两件一模一样的黑衬衣之间挑来挑去,漫不经心地问。
  裴枢趁着出门前最后一点时间对她动手动脚:“老婆,我比较喜欢六九。”
  姜泠打掉他的手,没好气地怼他:“色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她帮他挑好了衣服,又“报复性”地给他选了一条老粗的银链子,让他戴在脖子上,看起来比较接近黑老大的形象。
  裴枢露出鄙夷的神情,表示这是柏桑才会戴的东西。
  “你做生意怎么还没个正经?”姜泠忍不住打趣他。
  裴枢依旧我行我素,比起银链子,他还是对杂志专访更有兴趣一点。
  两个人就这么你侬我侬地在一起把杂志看了。
  杂志里当然不方便揭露裴枢的真实身份,只是笼统地称他为南洋富豪,姜泠背后的男人,给她提供了很多精神上的帮助和支持。
  “只是精神吗?”裴枢读得很仔细,问得也很较真,“为什么没有身体上的?”
  “你觉得写出来能发表吗?”姜泠叹了口气。
  不过,她很快也有情绪了。
  因为她看到一段医院同事对她的描述,说她下班以后很神秘,喜欢独自小酌一杯,怕喝多了赶不回来出急诊。
  “什么叫怕喝多?”姜泠有些不满,表露出充分的厌世情绪,跟空气讲道理,“我还从来没加班出过急诊,也没喝醉过好伐。”
  在她看来,有人说她医术不好,她认了,但不能说她喝酒不行。
  她转头就和裴枢求证。
  裴枢想起那么一次两次三次无数次的酒后乱性,就差贴个“酒妖”的标签在她额头上。
  但是他还得哄她开心。
  “你酒量很好。”
  得益于裴枢的夸奖,姜泠免费帮他算了一卦,占卜的结果显示他谈生意能成功。
  果然,生意真的谈成功了。
  姜泠得空还翻了翻他随身携带的“样品”,是一把手枪,她认不清款式,但依稀能感觉出来不算最先进的货。
  这倒是和她预料的大相径庭。
  她调侃他,说以前认识他那阵,他上进的势头还挺不要命的,一年不搞一批新品出来就闲得慌,怎么现在开始修身养性卖经典款了。
  “现在我有老婆,怎么能和从前一样,”裴枢很满足地搂着她上床,“反正钱够花了,多点时间陪你,不好吗?”
  裴家的钱岂止够花,到他手里资产规模几乎翻了三倍,军火的供应线路遍布全球,国际军事政治的发展都要顾及他裴枢的意见。
  裴枢最近几年的意见就是:好好过日子。
  他始终生活在黑暗里,却和她一起把地狱变成了家,这也是值得留恋的,非常值得。
  难道不是吗。
  相比之下,她的事业也算有进步,用西方医学替他治疗一些老毛病,更多的时间花在研究玄乎现象上,所谓明枪暗箭,两边都归她管。
  她要保证裴枢的安全,避免他被暗箭所伤。
  她想,他如果有什么想做的就去做,她接受得起考验。
  毕竟军火大亨的妻子不是那么好当的,她知道。
  这些年没有人对裴家下手,也多半是由于裴枢的怀柔策略,用温和的手法收买了好几个帮派,黑道也没有发生特别巨大的势力变化,故而相安无事。
  风平浪静久了,总有导火索出现。
  在所有人休整完的时候,便会有冬风来袭。
  某年,裴枢有意将柏桑的儿子培养成继承人的消息不胫而走。
  暗流涌动,波涛重新在南洋翻卷。
  先是溜溜本来要去的那所幼稚园被发现有炸弹。
  柏桑比裴枢还着急上火,他这个护崽心切的爹当得还蛮称职,赶紧把不相干的工作人员全拉过来审,道上的人全绑回来揍,问了好半天也问不出线索,只能不了了之。
  黄颖和黄逸雯出于安全考虑先带着溜溜回内陆了,准备在那边先上一阵补习班过渡。
  屿邸重新进入一级戒备的状态,姜泠去极乐寺找佑天清修的行程也被迫泡汤,她只能靠自己来完成咒书典籍的修缮工作。
  哦,对了,这就是她未来的事业目标。
  目前这本咒术典籍还是佑天十几年前云游时采编的,她既然继承衣钵成为了裴家的新祭司,怎么着也得尽一份绵薄之力,把内容更新一遍。
  咒术不像医学,能够频繁地检验学习成果。
  姜泠研读了这么久,第一次实践,还是在她命中注定的病患身上。
  有天清晨,裴枢突然吐血了。
  ——
  蜜月期很长,辣个曾经的南洋也要回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