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PO18完本>书库>综合其它>偷窥总是被发现(NPH)> 吃豆腐被发现了

吃豆腐被发现了

  在易小玲每日坚持不懈地触碰下,许临川的恐惧症竟然得到了极大的好转,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他从只能接受握手,到变成可以忍受摸头、拍肩以及触碰所有露在衣服外的部位。
  易小玲一方面为同桌发自内心地感到高兴,另一方面,也不禁有些许惆怅。
  她盘腿坐在光滑的木地板上,看着在方形球场上自由灵活扣球的许临川,每当他矫健地跳跃,黑色的球衣会随风向上翻涌,露出少年精壮的腹肌,吸引着全场人的目光。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
  等他彻底痊愈后,估计就不需要自己了,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随便摸他。从天而降任她随意染指的少年,难道就要这样重新变回高不可攀的高岭之花了吗?
  “嘭!”方才还英姿飒爽的少年,被对面的排球击中头部,狼狈地摔倒在地。
  她立刻冲上前去,扶起他的身子,担心地问道:“没事吧?”
  他手捂着淤青的额头,缓缓回应,“没事。”
  但她还是不放心,强行拉着他来到了医务室。
  易小玲从冰箱中取出冰块,把它们用消毒后的毛巾包裹住,然后敷在许临川肿胀的乌青处。
  许临川坐在床沿边,冰冷的触感让他不自觉地瑟缩后闪,少女见状直接用小手握住他后脑的脖颈,让他无处可逃,两人间的距离也变得更近了。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她颤动的眼睫毛,轻启的粉唇,以及校服领口处若隐若现的曲线。
  他面红耳赤,自己也分不清是因为对少女鲁莽接触的反感,还是他不愿意承认的其它因素。
  他一把夺过对方手中的软巾,自己举着手敷在额面处。
  “只是小擦碰而已,我没有那么脆弱。”他低着头,闷闷地说道。
  “不,你有。”少女盯着他,毫不犹豫地反驳。
  “哈?”
  “你本来就有恐惧症,这样被撞了脑袋,说不定症状会变得更严重。”她四处张望,确认房间内没有任何人后,将门锁住,坐在他身边,一本正经地道:“不然我们现在就来检查一下吧。”
  “……好。”
  先是简单的握手,少年十分顺从,垂着头毫无反应。她又拍拍他的头,揉乱他柔顺的黑发。对方还是那个姿势,看上去波澜不兴。她起了玩心,干脆脱下鞋,用穿着白袜的脚去蹭少年的小腿。
  “哈……”他发出了沉重的呼吸声,胸膛前后起伏着,好像在努力忍耐什么。
  和之前比,他此刻的症状很轻微,易小玲没有放在心上。
  “嗯,看来都没有什么异常。”她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道“既然我们都到医务室了,不然就在这里完成今天的治疗吧。现在你衣服外的地方被摸都很正常了。但这还远远不够,想要正常生活在这个社会,总不免与他人亲密接触,现在我们要挑战衣服下的部位了。”
  其实是她想趁着最后的机会,彻底把他摸个遍。
  她心虚地偷瞄了对方一眼,见他仍一动不动,没有反对,也没有赞同,便当他默许了。
  少女小心翼翼地掀开少年的衣角,看着她垂涎欲滴的腹肌,伸出了邪恶的爪子,在他快快分明的肌肉上肆意抚摸。“可能会有点难受,但是你要坚持住。等这次成功了,你就再也不会为这种奇怪的恐惧症而困扰了。”
  “易小玲。”他把住游荡在他腹部的手,发出了冰冷的声音。
  “嗯?”易小玲抬起头,用纯真的双眸看着他。
  “我们也可以换一种治疗的方式。”
  “什么方式?”
  许临川抬起头,眼睛散发出寒芒,易小玲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被盯上的猎物,头上不由滴下冷汗。她讪讪然,想收回刚才放肆的双手,却怎么也抽不出来。
  “触摸也算是一种相互作用,你摸我和我摸你的效果不都是一样的吗?”他转过身,轻易地把女孩推倒在床,跨坐在她身上,将她两手腕并在一块,单手握住她的腕关节,少女双手被迫置在了头顶处。
  白色的校服随着女孩的动作被牵拉上引,露出她纤细的腰肢与平坦的小腹。
  见状不妙,她颤巍巍地道歉,“对不起,你不喜欢的话,那我就不摸了。”
  少年俯下身子,鼻息呼过她红润的脸颊,“谁说我不喜欢了?我很乐意和你继续治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