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PO18完本>书库>综合其它>谁要跟前任约调啊!> 新玩意1(绳缚+sp+h)

新玩意1(绳缚+sp+h)

  于慈最近迷上了绳缚。
  尝试过几次,肢体的束缚体感并不算好。想挣扎时无法挣扎、想要拥抱时无法拥抱,而口头激怒换来的惩罚总是更加严厉,廖寄柯被绑在椅子上做到失禁,此后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尝试全身的绳缚。
  可于慈为了做悬吊,甚至专门在房间安上了铁支架,又买了几捆色彩缤纷的麻绳。
  廖寄柯其实不太喜欢身体悬空的感觉,但她又没什么理由拒绝可怜兮兮对她撒娇的于慈。所以在于慈把家里所有玩偶五花大绑展示自己的学习成果,发誓绝不会弄疼她、如果她说安全词立马停下之后,廖寄柯勉为其难地点头同意了这个新奇玩法。
  在于慈面前脱光衣服已经不能算是一件十分羞耻的事情,可拿着绳子一脸渴望地看着廖寄柯的于慈除外。廖寄柯有些局促地站在原地,双手交握挡在下身一团绒毛前面,手臂挤着胸,视觉看上去形成一条引人注目的沟。
  “躺下。”于慈淡淡开口。
  命令的语气让廖寄柯下意识听从,只不过口令从平时的跪变成了躺。在于慈的注视下缓慢躺在为这次绳缚铺的地毯上,有足够舒适的绒面,仰头看见固定结实的支架,廖寄柯被这样的氛围弄得有些紧张,她闭上眼睛,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十分剧烈。
  于慈光脚走在地上,发出的轻微摩擦声也足够在安静的环境中挑起廖寄柯的神经,她蹲下身子跪在旁边,绳子套成圈绕在廖寄柯的胸前。粗糙质感摩擦着柔软的乳头,身体的反应头顶灯光的照射下被放大,廖寄柯缩着肩膀,皱眉半睁开眼看向于慈。
  于慈穿了条跟情趣内衣差不多的黑色蕾丝短裙,网袜配腿环和细高跟,那张即使在被誉为照妖镜的官方镜头下都完美无缺的脸此刻在衣着的衬托下格外妖冶,像铁了心要勾引她似的。结果却只能看不能碰,廖寄柯垂下眼睛不想跟她对视,越想越觉得自己吃亏。
  “柯柯。”于慈叫她的名字,并不急着开始捆绑,反而把绳子放到一边,手在身上四处摸索。
  “嗯……”廖寄柯想要于慈亲亲她,于是用眼神示意,挺起身体晃晃。
  “要什么?”假装不懂,于慈扇了下晃动的乳肉。逗廖寄柯是每次前戏的重要一环,于慈时常觉得自己才是真有受虐倾向,明明知道逗她的后果生气的只会是自己,却还是忍不住想要看她憋屈炸毛的样子。
  “什么都不要!”廖寄柯气急,拍掉于慈的手侧过身去。
  于慈戳戳廖寄柯的肩,没得到反应,拿起绳子打在露出来的一边臀瓣上:“是要这个吗?”
  “嘶!”
  麻绳打在身上产生的钝痛让廖寄柯往前躲了一下,很快被按住,又是几下闷闷的响声挨在屁股上,她疼得龇牙咧嘴,把脸埋进地毯里遮住,还要忍痛说几句刺激于慈的话。
  于慈将人拽过来仰躺在自己腿上,手指摸到下身,已经在挑逗之下有些湿润:“被打几下就湿了,该说你欠收拾还是太敏感?”
  廖寄柯双腿缠住于慈的手蹭了蹭,勾上她的脖子难耐地哼哼着想要。于慈不理,手掌快速用力拍打几下阴户,中指陷进肉缝里沾起体液,她拧了把阴蒂,找来跳蛋塞进小穴里。
  “忍着,含住别被水冲掉了。”
  绳子在身上左绕一圈右绕一圈,手和大腿绑在一起,廖寄柯被迫蜷缩成一团,头埋下去只能看见自己的身体。拧着水渍的绒毛稀疏成一缕缕,两片阴唇藏在后面隐约可见,大腿两侧都牢固拴上绳子而分开,她努力收着小穴,将跳蛋吞进去。
  失去视觉后身体十分敏感,一股绳子嵌在臀缝中,摩擦着后穴,胸也被勒得鼓胀,乳尖压在腿上。最后一处是后颈,像被扼住命脉,身体一点点悬空,没有支撑点,廖寄柯感觉自己摇摇晃晃的,心也跟着悬起来。
  “于慈!”不安越来越强烈。
  “别怕,会很舒服的。”于慈揉了揉廖寄柯的头发,安慰道。
  另一处吊起的是尾骨的位置,廖寄柯不由翘起屁股,刚刚一侧被打出几道红痕留在上面。
  “左,还是右?”于慈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可以…都不要吗?”廖寄柯清楚地知道于慈不会伤害自己,但自我保护机制一旦开启,害怕还是占据了上风,她问出明知会被拒绝的问题。
  “左边是皮拍,右边是散鞭。”于慈在空中试了试拍子,“左边30,右边50,自己在心里计数,可以叫出来,你说停我就停。”
  话音刚落,皮拍就落在左边臀瓣上。因捆绑而发力的臀部打起来比平时硬一些,于慈怕伤到廖寄柯没有太用力。支撑的绳子晃动,打在身上的拍子轻重不一,廖寄柯脚趾都拧紧,细碎地发出几声抽咽,心里胡乱数数,早就被疼痛打乱节拍。
  “30!30了!”
  “嗯?”于慈真听话停手,检查打出来的伤。
  皮肤红肿发烫,没有淤血或者其他受伤的痕迹,于慈满意地用皮拍在廖寄柯屁股上再打了几下。换成散鞭,这次她一手拉着绳子不让廖寄柯的身体太晃,正面腹部抵住固定,方便自己用力。
  散鞭受力的范围更大,疼痛分散,红印的面积也更大。廖寄柯的手在空中无力抓着,手腕被牢牢禁锢,什么动作都是徒劳。
  “啊!”
  浑身一抖,塞在小穴里的跳蛋被挤出来,包着体液掉在毛毯上。疼痛占据大脑,廖寄柯顾及不到下面,只想鞭子快些过去。
  所有道具里她最不喜欢的就是散鞭,虽然按照疼痛体验来说比它狠的也有很多,但于慈打的时候总会先在空中钝一下。细条相互交缠发出的声音尖锐清脆,不算均匀地落在身上,带来的恐惧直往每个细胞里钻。
  “50了吗?”于慈停下来。
  散鞭顺着脊柱划过,本意是安抚的动作却让廖寄柯又哼出声,她的声音闷在怀里有些抖:“没有……”
  挨打的时间总是漫长,廖寄柯没有计数,凭借于慈最经常的频率预估。于慈看她难受的样子舍不得再为难:“还受得住吗?再报10下?”
  “好。”廖寄柯干脆闭上眼睛。
  挨完一顿后于慈先把人放了下来,廖寄柯蜷在地毯中央缩成小小一团,身上多了许多条麻绳勒出的红印。于慈跪坐在旁边帮廖寄柯舒展四肢,又沿着后颈亲吻着痕迹,将她翻了个身抱住安慰:“还可以吗?有哪里不舒服吗?”
  廖寄柯没说话,掰正于慈凑上去亲她,舌头毫不犹豫钻进去,借助位置压着于慈倒下去。被护着脑袋的于慈还有些懵,半睁着眼睛察觉到廖寄柯脸上残留的眼泪,忍不住笑调侃几句。
  “我打得这么轻,不会真变脆皮了吧?”
  “哎!”于慈嘴唇一疼,被廖寄柯的虎牙咬破了皮。
  “精力恢复了?”懒洋洋躺着,于慈手掐住廖寄柯的脖子。
  “于慈……”廖寄柯装可怜,想要往后撤。她知道于慈放她下来只是给时间缓冲,并不代表着到此结束,刚刚一直窝着只能用余光瞟见于慈晃来晃去的小腿,好不容易重见光明后没忍住去招惹。
  “把跳蛋捡回来洗洗。”于慈指指另一边掉在地上的小球。
  廖寄柯趴着身体四肢着地,乖巧地爬过去用嘴叼起跳蛋再返回。舌头舔过被自己的体液包裹的小球,洗干净后等待着下一步命令。
  “塞回去吧。”于慈好笑地看着突然开始讨好她当狗的廖寄柯,点了点头。
  “帮我。”廖寄柯说话含混不清,转过身塌下腰撅起屁股,双手掰开小穴主动送到于慈跟前。
  湿润的外阴掰开后还牵起几条银丝,于慈按住更红肿的一边臀瓣掐了一把,撑住身体伸手掏进廖寄柯口中,两根手指在口腔胡乱抠弄,压着跳蛋探得更深。
  “呜……”廖寄柯张嘴,口水顺着嘴角流下。重心不稳,她脸贴在地上,身后于慈也抵得很紧,耻骨顶着分开不断吞吐体液的小穴。
  折磨半天于慈才拿出跳蛋,手指一同塞进小穴。
  “好满!”廖寄柯松手想去抓于慈,被无情拍开,按住臀瓣继续保持之前的姿势把小穴露出来。
  “可她看起来很想要,一直在吸我。”埋在体内的手勾动几下,水顺着就流到掌心。
  “哈啊……于慈…我想要……”撅起屁股吞进于慈的手指,在捆绑之前于慈就坏心思地挑起廖寄柯的欲望,不仅放置不管还打了她一顿,心里的委屈和需求又在这时候全涌出来。
  缓缓抽插,另一只手往前摸到阴蒂,上下一齐,于慈仔细观察廖寄柯身体的反应,在即将高潮时收回手把她拉回来。
  “才刚开始,再忍忍。”于慈抽出手,掌心在阴户上打了打,满手都是黏滑的淫水。
  ————
  到底有没有2呢,小编也不知道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