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PO18完本>书库>综合其它>潮夏多暴雨(校园1v1)> 65、去见他 da n meixs8.co m

65、去见他 da n meixs8.co m

  第二天早上,赵清瑗醒来的时候天都已经大亮了,她拉开床帘,对面的丁菡听到响声,立马像惊弦之鸟一样转过头,盯着她看。
  赵清瑗被着直勾勾的目光注视着揉了揉眼睛,疑惑地问了句:“怎么这么看着我?”
  丁菡:“……不是,你别告诉我你断片儿了?你不记得昨晚的事了?”
  “啊?”赵清瑗面色呆滞地回想了一下,昨晚……他们去酒吧玩游戏,然后……然后……
  她想起来了。鮜續zhàng擳噈至リ:timi xs.c om
  瞳孔一瞬间放大,刚苏醒的心脏沉闷迟钝地一跳,她有些惊慌地抓了抓头发,原本就有些乱的长发瞬间炸毛。
  丁菡默默注视着她的举动:“你想起来了?”
  赵清瑗呐呐地应了一句:“我还以为……是做梦呢……”
  “天哪,瑗瑗,平时看不出来,你在梦里这么彪悍吗,居然会逮着不认识的人就亲?”
  “不是……”她已经从床上爬下去了,神色苦恼,手足无措地在寝室转了一圈,选择说实话:“不出意外的话,昨晚那个人,就是我说的那个……送我手链的人……”
  丁菡跟着她到了阳台,看着她挤上牙膏后眉头紧锁着开始刷牙,也是惊讶:“真的假的?这么巧?”
  “可能唔是巧……”赵清瑗边刷牙边回话,嘟嘟囔囔地说不太清楚。
  她以为的巧遇,估计是他蓄谋已久的重逢。
  丁菡全程跟着她转悠,听了一耳朵他们的故事,赵清瑗简单交代了一下两人的关系,一些隐私的东西略过,只说是因为家庭原因分手。
  赵清瑗呆坐在位置上点开了微信消息,最上方果然是李明沣,最开始的一条消息是昨晚:
  [你刚刚什么意思啊?]
  [喝醉了就可以乱亲人吗?]
  然后又是今早:
  [还不醒吗?这可是我这五年的初吻,你不打算负责?]
  [还是说不想理我?]
  最新一条就是半小时前:
  [我在你学校门口,能不能出来见面啊?]
  她心跳加速地收起了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哪儿有好多年不见,话还没说清楚,嘴先黏在一起的。
  赵清瑗后悔昨天去酒吧了。
  丁菡已经激动起来了:“他在找你是不是?天呐没想到这么小说的情节会发生在我身边,哎哟我好激动。”
  “你激动什么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还能怎么办,去找他啊,直接把他拿下啊,你情我愿的还不赶紧干柴烈火……”
  赵清瑗抱头哀嚎了一句:“啊你别说了,我觉得好丢脸啊……”
  丁菡不给她逃避的机会,把她拉起来:“你快点,化个妆换身衣服,别让人等急了。”
  赵清瑗晕头转向地被她拉到衣柜边去:“真的要去吗,我还想考虑一下,是不是太冲动了?”
  丁菡拒绝:“逃避可耻。”
  她殷勤地拿出一条白色吊带裙:“穿这个,之前去逛街买了都没见你穿过,明明这么好看,还不快去把他迷死。”
  裙子被塞到赵清瑗怀里,她呆呆地抱住了,居然也开始思考起穿着打扮:“真的要吗?可是这条是不是太暴露了……”
  “哎哟你别太保守了,就一小吊带,裙长刚好在膝盖上,有什么暴露的,我告诉你穿上特美特好看……”
  赵清瑗晕头转向地换上了,搭了双低跟尖头凉鞋,没化妆,就简单铺了个散粉涂了层淡粉色的唇釉。
  丁菡按着她左看右看:“还差一点……”
  “菡菡,我觉得我还是先和他在手机上说……”
  “不行,你可别想临阵脱逃啊,我想到了,我问下希姐她卷发棒放哪儿了,你等下啊。”
  王嘉懿和希尔琬一大早出门了,丁菡去旁边的储物柜里把卷发棒翻出来,又把赵清瑗按在位置上坐下:“来来,我给你卷卷,这头发不烫个大波浪可惜了。”
  之前她们在寝室胡闹时给赵清瑗卷过几次,卷发特别适合她,显得整个人多了几分娇俏可爱,不过她一直没去烫头发。
  插头插上,温度升到一百八,丁菡挑起她的头发就开始做造型,赵清瑗顾忌着卷发棒的温度不敢乱动,生怕她一激动烫到自己脸上。
  她又翻出手机看李明沣的消息,身后丁菡还在碎碎念:“你别回他,就这么吊着他,一会儿直接从天而降出现,啧啧,那场景,他还不直接把你摁在墙上亲,路过的人看到都炸了。”
  赵清瑗干巴巴地说话:“这不好吧,还是别了……”
  “嗨呀我开玩笑呢,你咋还是这么没幽默细胞,等你俩关起门来,要亲多少嘴就亲多少嘴,咳咳,今晚不回来也可以哈,我准了。”
  她深受言情小说荼毒,说起话来直白又大胆,赵清瑗被她弄得面红耳赤,好不容易脸上的温度消下去,头发也卷好了。
  丁菡按着还扭捏的人往门口走,她算是看出来了,赵清瑗的性格就是需要有人推一把,直接把她架上去,让她不得不去面对。
  “一鼓作气啊,等你好消息。”
  赵清瑗还想挣扎一下:“我……”
  砰——
  丁菡直接把寝室门关了,她就拿了个手机,没钥匙,进不去。
  没办法了。
  赵清瑗磨磨蹭蹭地下了楼,边苦恼边往校门的方向走,李明沣发完那条消息后还附了一张校门口左边街上那棵最大的樟树的照片,意思是他在那儿等她。
  都快过去一个小时了,他还在吗?
  如果不在了,刚好还可以不用见面,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都不知道一会儿该说什么。
  但如果他真的不在……
  赵清瑗又觉得,不希望他走。
  一路慢吞吞地来到校门口,她小心翼翼地踮脚往外看了一眼,左侧的步道砖路上,第一棵樟树下站着一个人。
  他没有对着校门的方向,而是微侧着身子面向马路,站在树荫底下,简单的白卫衣浅蓝牛仔裤,身形高挑修长,偶尔看两眼手机,安静等人的样子。
  赵清瑗默默摁开了自己的手机,对话界面,顶上的状态栏一会儿变成“对方正在输入中”一会儿又变回名字,几分钟了还是什么都没发过来。
  校门外,李明沣抬头望了两眼头顶的树叶,细碎光斑落在脸上带来暖意,他又侧头往校门的方向看。
  赵清瑗下意识地就往里躲了一下。
  真躲到行道树背后,她又开始后悔,人家还在外面等着,她在里面躲着不出去是什么意思?
  心尖好像蚂蚁爬过一样变得麻痒刺挠,她无意识地戳了戳树干,樟树抗议一样扑簌簌掉下去一块树皮,她立马收手了。
  做了一分钟的心理建设,赵清瑗觉得果然还是出去吧。
  总是要见的。
  心就像紧绷的琴弦,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就被人拉响,一直颤个不停。
  悸动、紧张、喜悦。
  她在踏出校门之后,几乎是凭着本能走到李明沣身后。
  他已经收回了视线,赵清瑗看到他又开始打字,却迟迟点不下去发送键,不停地重复着修改措辞的动作。
  吸气,呼出。
  赵清瑗叫他:“李明沣。”
  落声的下一秒,李明沣的动作停下了,身体愣住般滞了两秒,而后手机被摁黑,他转过了身。
  两人站的位置有些离得太近了,他刚刚沉浸在怎么给她发消息的思绪中,没注意到身后来了人,这下转身的时候,屈起的手肘擦过少女的手臂。
  她本就紧张,猝不及防的肢体接触又带来一阵心惊,条件反射地就要后退。
  但是李明沣伸手拉住了她。
  手指落到光滑的手臂上,握紧,慢慢下移,扣住了她的手腕。
  那上面挂着的葡萄手链还带着凉意,亲密地依贴进他的手心。
  两人就在这一刻对视。
  原本无声趴伏在枝桠间的蝉很没有眼力见地一起尖鸣,撕裂这份静谧,谱曲般高涨着神气,为他们奏响这支乐章。
  蝉声愈演愈烈,和鸟叫混浮起来,李明沣就在这吵人的喧嚣中慢慢勾唇,眉眼染上抑制不住的笑意,是快慰,是喜悦,也是终于抓紧失而复得的人后的心满意足。
  但是他的声音却放得很轻很轻,好像生怕惊动面前的人,又是欣喜又是苦恼地开口:“……怎么办啊?”
  赵清瑗的急促地眨了下眼,指尖蜷起,在慌乱的心跳声中也跟着他一起放轻呼吸:“什么怎么办?”
  李明沣黑眸耀耀地看着她,手指收紧,锁住腕骨,把她拉到自己身前,只差一点,就要紧贴在一起。
  两个人的心跳声缠在了一起,好像比不休不止的蝉鸣还要震耳。
  李明沣为难的苦恼声再次响起:“怎么办啊,好想亲你。”
  ——————
  哎嘿,下一章试图复健,你们懂的……(其他的慢慢说,先做、先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