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PO18完本>书库>综合其它>朱砂刺(民国1v1 SC)> 第八十三回温存

第八十三回温存

  仙乐林一共四楼,一楼是舞厅,二楼是歌女和舞女们居住的地方,三楼是客人休息的地方,四楼是办公区,除了财务室外,其实四楼的很多房间都是空的。
  唐婉宁沿着蜿蜒的楼梯上了顶楼,奢华的地毯吸走高跟鞋碰撞地面的所有声响,相比于楼下大厅的嘈杂,这里安静到让人心悸。
  唐婉宁进了狙击手所在的房间,她没想到日向彻也在这里。楼层不高,后巷的一只猫叫在这里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她早想到他会找人在楼上监听他们的一举一动,可是她没料到他会亲自来。
  狙击手已经离开,窗户也已经关了,还谨慎地拉上了窗帘,就好像那里不曾有人蹲守过一样。日向彻还是那样谨慎,不会给她机会看到狙击手的脸,让她知道他是谁。
  日向彻分明早就猜到她会来到这间房,却还是淡然地开口:“怎么上来了?”
  唐婉宁瘪了嘴,声音半娇半怒的,避重就轻道:“他欺人太甚!不过就是我家从前的一个保镖,一个下人,在我面前有什么好得意的?”
  日向彻走上前去,把唐婉宁揽入怀中,安慰道:“今时不同往日了。”他像是在说夏潮生,又像是在说唐婉宁,也像是在说自己。
  “还有,你太心急了。”他轻言责备。
  唐婉宁默认,伸手圈住他的脖颈,讨巧地用头蹭了蹭他的下巴,两人宛如一对亲密爱人。
  日向彻漫不经心地玩弄她耳朵上精致的珍珠坠子,那是他去年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你该不是故意激怒他吧?是不是舍不得?”他语气轻松,似乎是在开玩笑。
  唐婉宁如芒在背。
  她伤心地伏在他胸口啜泣,“我只不过是气不过被一个保镖那样羞辱!即便如此,我跟他说话的时候始终都没有哭!可是你这样一说,真的让我好委屈……”
  唐婉宁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时机,把久别重逢的心酸、物是人非的难堪,和错失爱人的那份心痛都混合在一起,装扮成委屈,名正言顺地在他面前流泪。
  与日向彻来往的那些人无不见识过唐婉宁的骄纵跋扈,可是她示弱讨好的样子却只有和日向彻独处的时候才偶尔显露,分外珍贵。
  正是这样的唐婉宁,让日向彻无法自拔。她的无法无天、胆大妄为都是他惯出来的,她的脆弱无助,矫揉造作也是他宠出来的,这两种矛盾的特质在她体内巧妙的结合,经常让他捉摸不透她的心思,却也让他泥足深陷,病入膏肓。
  日向彻不再追究,搂紧了她,低头埋首于她白皙的颈窝。过了几秒,道:“这香水哪来的?下次别用了。”
  唐婉宁雨过天晴,咯咯地笑:“哪还有下次呀,登台前化妆的时候,喜鹊给我喷的。”喜鹊是仙乐林的一位歌女的艺名。
  听见她清脆的笑声,日向彻也不自觉地跟着笑,“我让财务给她涨些工钱,别用这么劣质的香水了。”
  唐婉宁捏着他的耳朵,作吃醋状:“你还挺怜香惜玉的嘛!”
  日向彻把她的手拿下来握住,她的皮肤油光水滑的,像是丝绸。他低头在唐婉宁的手背上留下一个吻,“我是不是怜香惜玉,你最清楚了!”
  唐婉宁眼睛往别处瞟,故意不看他,道:“我才不知道呢!”
  日向彻作势打她的掌心,“没良心的坏家伙!”其实他的手落下来之后,是在挠她掌心的嫩肉。
  唐婉宁怕痒,被他弄得直笑,奈何手被他捉得紧了,躲也躲不开,最后只好求饶,“哈哈哈,好了好了,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
  日向彻的脸都要笑酸了,他牵起她的手,“不闹你了,走吧,回家。”
  “我想吃宵夜,都忙了一整晚了,饿死了。”唐婉宁撒娇。
  “想吃什么?”日向彻问。
  她直言:“我想吃寿司,你亲手捏的。”
  明明暗杀失败了,她却还能理直气壮地命令他为自己洗手作羹汤。”好。“日向彻觉得好笑又无奈,偏偏自己乐意得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